•   忙里偷闲的时候,心血来潮看了自己前些年的日志。

      那时的心情都还留存有一点印象,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人生RPG里打着怪,一面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变得强大,一面又为许多细枝末节黯然神伤。眼下回忆起来,很想告诉那时的自己:加油,再往前走一点,就能遇到生命的奇迹。

      21岁生日那天,我这么写: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未来总有神奇的际遇等待着,痛苦是宝贵难得的加速成长期,幸福什么的只要自己相信就能握在手里。

      真的是这样。

      那年拖着巨大行李箱走过西站广场的时候,那年满心惶惑地站在西单天桥上的时候,那年拎着大白菜走过冰冷雪地的时候,那年抱着笨蛋咪去做绝育的时候,那个跨年夜仰起头,看着茫茫万家灯火的时候。那些长夜痛哭,那些怅然作别,那些历历在目的拥有与失去。

      那些时候的我,一定想不到会有这样好的遇见。

      曾经的挣扎和迷茫都消散,自卑和自负都淡去,孤独、软弱、彷徨,都留在遥远的昨天。

      在24岁这一年,遇到一个人,让我生出从未有过的安心感,让许多困扰我的心绪都变得不再重要,让我知道任何事都不必再逞强独自面对,让未来的形状忽然变得清晰,触手可及。

      我像倒退了十岁一样雀跃,像故事里的兔子一样,拼命地张开胳膊想表达我的爱有这么多。可是你只要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让我感受到你爱我更多,比我能比划出的最多还要多。

      无论以后能走多远,此时此刻,我已经见到了人生至今为止最不可思议的风景。

      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让我曾经独自走过的那些路,都变得值得。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2-12-17

    雪天 - [_自留地]

      北京前几天下了场大雪。之前的第一场雪在我周末的懒觉中悄然结束了,于是这就成了我今年冬天看到的第一场雪。

      下雪那天晚上我们小小地怄了气,沉默了一路之后又在漫天大雪里彼此说着宽慰的话。你眼睛里有点小小的水光,而我眼前是雪花纷纷扬扬。我们傻气地拥抱和好,商定去吃一锅热腾腾的米线。

     

      去年冬天负债累累(而今年竟然重蹈覆辙),为了省下最后一点钱买票回家,去菜店买了2元一棵的大白菜。沉得拎不动,顶着北风一路上走一点歇一点,让我想起夏天扛着猫粮和抖子一起回家的那个夜晚。沉重的喘息和无甚悲喜的心情成了留下来最清晰的记忆。

      前几天看到篇文章,说发生在雪天的一切,都会让人印象比夏天深刻得多。而对我来说雪天的回忆反倒最终都变得轻描淡写。大概因为寒冷让自己的骨头也坚硬了吧,就觉得在那凛冽的自然面前什么都是能抵御过去的。夏天伴随着大风暴雨的痛哭,在冬天也只会变成雪地上红着眼睛咬着牙踩过的一排脚印。

     

      想了想,如果12月21日真的世界末日了,这一生活得也算无愧于心吧。认真地努力过,拼了命地向前看,即使偶尔偷懒大部分时间也在奔跑,抓住想要留在身边的一切。20年过得虽然平淡,却也算不辜负自己。

      总之还是要好好生活啦。还是想看很多光怪陆离的世界。软弱又充满希望地活下去。

     

      年尾要再写一篇回顾,看着去年的一些东西恍然觉得像是另一个人写的。

      今年冬天格外的冷。

      所有悲伤都耻于提起,所有悲伤都理直气壮。

  • 2012-11-30

    无影踪 - [_自留地]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早上抖子又说起相思曲,扒出来重温了一下。

      我俩跟这歌相关的回忆都不算多愉快。我听这歌最多时在上海,每天行走在巨大的人潮涡流中,身边无伴无友,一个人惶惶不可终日。她则是在北京,我们挤在中关村小破屋里祸不单行的那段时间,进账寥寥还背着一身债,晚上反复循环着这歌,简直泫然欲泣。

      宿酒不敌晚来风,晚来风凉人不寐。

      可抖子说,当初只对这两句有感,现在听来简直字字血泪。

      我说,大概不管多苦多难的日子,只要没开情窍,就当得起“没心没肺”吧。

     

      我又想起我们初识不久,她说你不觉得火龙果的味道“很空灵吗”。我听得乐不可支,心下想这姑娘的pace怎么这么妙。一来二去迅速熟络起来,从QQ到短信,从同事到相方。翻回去看最开始的QQ聊天记录,是又雀跃又生涩的傻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两年过去我还是扎着一样的马尾,她还是散着一样长长的自来卷。两年里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大事。可是套用那句很俗的话: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两年里我们挥师北上,我们熬过昏天暗地的时光,我们像情侣一样吵过严重的架,我们前后脚地喜欢上相似的人。我们时而统一战线时而争辩不休,时而如胶似漆时而想狠揍对方几拳。

      现在我们时时怀念从前,在西安的日子。在公司后面小街上的零食店里买瓜子和鸭盹。边吃边聊,讲着傻气的笑话,像两个高中生。那时候有烦恼吗?记不清了。无论是什么现在回头看起都觉得不值一提吧,怎么想都觉得真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所以未来的日子一定会更艰难,现在遇到的一切,以后想来会不会也觉得,风轻云淡。

      而在那所谓的很久以后,经过许多风云变幻大起大落,拥有过种种尚未可知的悲欢离合,我们还会不会随时随地坐下来,拉住对方,你一言我一语地吐着槽。

      只如初见。

  • 2012-04-20

    喜欢。 - [_自留地]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1-10-19

    喜欢。 - [_自留地]

      买了很多七七八八的便宜东西,地毯纸巾盒墙贴熊靠垫,把房间一点一点装饰起来。窗帘一狠心扯了挺贵的厚布,粉色格子与碎花,衬着米色的衣柜,有阳光的下午看上去很漂亮。

      去了很多趟超市和杂货摊,厨房的角落变得越来越丰富。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按部就班地陈列在那里,带着踏踏实实的烟火气息。

      那天挑土豆的时候突然想到,若干年前,还是高中的自己在日记里写下憧憬的生活。朝九晚五,下班买菜,回家做饭,浇花养鱼。如今虽然是朝八但早车不挤,没有种花养鱼却机缘巧合收留了只猫。桌上姑且摆了个草头小人,算给房间添了一点点绿。

      算不算,过上了曾经最想要的生活。

     

      即使来了这么久,仍然时不时会觉得没有实感。看着车窗外划过去的景色,想着“我在这儿”。耳边是转着腔调的京片子,眼前是典型的北方城市模样。是我喜欢的城市。嘈杂,热情,有干爽的空气恣肆的风,毫无保留倾泻下来的阳光,有鲜明的好与不好。

      一切都不错。虽然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或许就是……艰难的时候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相信自己有无穷的能量可供使用。等境况好了些,又总是觉得不够满意。

      欠得慌。

     

      爬墙爬到White Collar。看看以前的墙头,那些从前喜欢过的游戏,剧集,动漫,人。即便热情消退,当初的感动也无法淡忘,沉淀下来变成某种属于自己的幸福。曾经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看待它们,是不是流泪,欣喜,激动,纠结。有过这些感情,那些人事物在心里的位置就再也不一样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到淡漠的原点,而是封存到新的角落,标志着于己而言的与众不同。提起来的时候会认真到有点好笑:“我曾经非常非常喜欢”,“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或者“它对我很有意义”。

      喜欢,一定不会是廉价的感情。

      那年那月,我看到那些画面,我听到那些声音,我收到那些物品。那些时候我是怎样地高兴着,那样的心情,一点也不想背叛。

     

      我相信人心的力量,永远比想象中的更强大。

  • 2011-08-05

    小船 - [_自留地]

      晚上回家逗着笨蛋喵,把它放在腿上,圈在臂弯里,感受它传来柔软的热度,听着它边啃咬我的手指边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看着它眯起眼一副享受的样子、两只前爪无意识地轻轻乱挠,把它放回地上它就会绕着我的腿蹭,跟在我后面一溜小跑从这个房间到另个房间。

      被需要了,真好啊。

      一瞬间有种幸福到无以复加的感觉。我对这只猫咪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至少暂时是。

     

      因为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不安起来。除了父母这样先天既定的关系以外,自己并不是任何人的必须。不是谁的朋友里特别的那个,不是最重要的存在,不是谁的不可或缺,没有跟任何人达成什么特殊的羁绊。只是可以慢慢被取代掉的一个家伙罢了。

      如果是AVG游戏的话,一定是好感度过分平均又没有达到必须值而触发BE的主角吧。

     

      每天每天随着地铁里汹涌的人潮移动着,总觉得好像会不知不觉溶化掉。化成茫茫人海中面目模糊的一团,长着任意的一张脸。

      从来不敢说辛苦两个字,因为身边就有很多比自己辛苦几百倍却并不自认辛苦的人。所以每当觉得辛苦就会很快被羞愧感压过。“是自己还不够强”这么想着,为了能变得强大、能不断提升对“辛苦”“难过”这些词的衡量标准而努力着。觉得一切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觉得接下来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觉得自己会慢慢变成出色一点的人。一直一直这么走着,觉得有能力让内心慢慢变强大,各种负面情绪都能够自己化解。

      为了不向别人索取而努力着,觉得不伸手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才是最好。可是从来没想到会因为没有人向自己伸手,没有人需要自己而感到不安。

      这种不安感要怎么办呢,并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从来没有这样拼尽全力也不能齐头并进的环境,没有彻彻底底独来独往的生活。如同深一脚浅一脚踏在前路未知一片苍茫的虚空,从没有过的强烈的不安感,渴望被需要,被肯定价值。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不想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想啊。  

     

       “至少一个人也好,想要成为彼此最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朋友。”为什么在已经走了这么远的今天产生了这种渴望呢。人生的前20年都干嘛去了,因为不留恋所以就擅自放开手,觉得一个人也不错所以没和谁保持深入交往,这么做的家伙不就是自己吗。现在即使有了想要认真交往的朋友,也已经错过了可以一起共度的那么多年,落在Ta的很多重要的好朋友后面,成为众多关系不错的玩伴中的一个。不是青梅竹马,不是知己,不是至交,不是任何一个“最”。和很多很多人平行着,消失掉也可以被慢慢替代。

      还说什么拓宽自己的世界,根本就是个封闭的家伙。外表随和可是内心苛刻,看起来外向交往起来却很慢热,被动的要死,又理性到冷血。这样的人还想要别人来依赖自己……做什么白日梦。

     

      大概还是一个人最好了。

      自己有一百种让自己高兴的方法,自己是自己的全部,自己是自己的不可或缺。

      没有期待就不会期待落空。没有渴望就不会失望。

     

      各种惶惑。

      做的事有没有价值,自己能不能被认可,是不是足够努力,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确,脑海里冒出的想法应不应该。

      每天都在想着这些,像奔跑在RPG里的迷宫,地图是一片未知,每时每刻都困惑自己迈出的一步是不是合适的路线。不知前方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期待,只能一直小心翼翼地宽慰自己,忠实内心就好了。

      只要忠实内心就好了。

      

      工作上也是。

      再努力再努力一点的话,或许就会得到一点肯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