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31

    2012结束了。 - [_冥想盆]

      对“2012”的概念和很多人一样缘于那部灾难大片。我记得当时从放映厅出来已经是深夜,我和少爷跟着缓慢前进的人群走过狭窄的散场通道,下了电梯,又一同走向最近的钟楼车站。一路上人群都在低语,内容普遍是“如果真的世界末日了你怎么办啊”“想和谁一起过”这样应景的讨论。我和少爷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却已经想不起内容是什么。

      是“陪在父母身边”还是“和我爱的人呆在一起”?我只记得最后说了“总之大吃一顿然后去死”。

      因为比起充满了未知恐惧的世界,我还是更想和大多数路人甲一样平凡地死掉就好啦。我很懒的,而且又胆小。

     

      于是最终也和大多数路人甲一样普通地活过了那一天。年末最后的10天为末日策划年终策划和一堆待办事项忙到心力交瘁,那几天压力格外大,身体也出起状况来,累的想哭。不过最后还是重整河山,吭哧吭哧地买了原料回来,给同事们烤圣诞饼干小点心。

      就在一片兵荒马乱中,2012的尾巴“嗖”地跑掉了。

     

      28日晚上和小孩回了吉林。同事纷纷吓唬我东北的极限低温多么可怕,不过真等下了火车却反而觉得温和许多。来的那天没有风,整个城市笼罩在雪中,显得灰溜溜的。我们去吃了路边小吃垫饥,初来乍到的忐忑心情在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中变得熨帖。

      后来我们还吃了回族火锅,吃惯呷哺小盘的我,在东北的一大盘厚厚手切羊肉面前就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本来很想去哈尔滨圆梦,但因为没时间也没钱只好作罢。遗憾就留到下一个冬天吧,希望那时候我有一件又厚又漂亮的羽绒服,可以坐上梦想的五光十色冰滑梯。

      于是这一年的岁末,31日,就在异乡的严寒中溜掉了。人生真是奇妙,去年的我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的场景。 

     

      回头想想这一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大事件,却纷繁又措手不及。工作稳步前进着,稍微变瘦了一丁点。技能方面没有什么进步,除了厨艺有了不小长进。身边的朋友各自经历着不为人道的艰辛,聚散别离在这仓皇的北京。

      不过2012依然是个有奇迹发生的年份。最为奇妙的大概就是触发了完全意料之外的恋爱flag。

      无论性格还是背景设定都和自己的预想有很大的偏差,攻略起来意外地困难。很容易走到BE线的样子,却总是起死回生地没有game over。捏着一把汗地走到了今天。

      有时想想也不知这段爱情给自己带来了什么。说陪伴太浅,说被照顾又好像正相反。不过终究也算明白了,感情就是这么一种毫无理由可言的东西。

      无法自拔。

     

      2012,不知道自己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不知道自己正走在人生道路上的哪一段。

      亲爱的你们,路途遥远,一起走吧。

      总之,2013还请多多关照。

     

    2012年回顾问卷

     

      ◎2012年、やりたかったことはできた?(想做的事情有做到了嗎?)

      嗯,算是吧。专题上有了进步,变得开朗了一些,也脱了团。

     

      ◎2012年1番一緒にいた人は?(最常在一起的人是誰?)

      抖子和某小孩。也经常和同事们混吃混喝。

     

      ◎2012年、恋愛はどうだった?(戀愛如何了呢?)

      恋爱了喔。和一个长不大的小孩。

     

      ◎2012年1番の収穫は?(最大的收穫?)

      发现了自己的一些潜力,变得稍微有自信了。

     

      ◎2012年、何度映画観に行った?特に良かった映画は?(看了幾次電影?特別覺得好看的電影是?)

      好多次……最好看的果然是《复仇者联盟》 啊哈哈。

     

      ◎2012年1番観た番組は? (最常看的節目是?)

      不怎么看番组了已经。

     

      ◎2012年1番聴いた曲は? (最常聽的歌曲是?)

      每段时间都在变化,喜欢上好妹妹的歌是个美好的意外。

     

      ◎2012年、「出会えてよかった」という特別な人1人を挙げてください。(今年讓你覺得 「遇到你真好」的人請舉出一位)

      遇到现在的朋友与恋人都是蛮幸运的事吧。

      

      ◎2012年にした1番高価な買い物は?(12年買過最貴的東西)

      买了新的手机,爱死我的索尼小2。

     

      ◎2012年1番の悪事は? (最倒楣的事情是?)

      房子又漏水了 器苦修……

      

      ◎2012年1番嬉しかった事は? (最開心的一件事是?)

      恋爱啦。

     

      ◎2012年1番悲しかった事は? (最難過的一件事是?)

      恋爱啦。

     

      ◎2012年1番怒った事は? (最生氣的一件事是?)

      恋爱啦。

     

      ◎2012年1番ハマった事は? (最熱衷的事情是?)

      恋爱后变得没有什么业余爱好了真糟糕……

     

      ◎2012年あなたの1年を漢字で表すと何? (請用一個漢字表示你的11年)

      乱

     

      ◎2012年12月31日の予定は? (12月31的預定是?)

      在大东北打哆嗦

     

      ◎旅行行きましたか?(去旅行了嗎)

      去了新加坡马来西亚,还去了天津和北戴河。

     

      ◎芸能人会いましたか?(有遇到藝人嗎?)

      出外采倒是遇到不少。

     

      ◎最後に2012年の抱負をここでどうぞ(2012年的抱負)

      是说对明年的吗……加油变成真正的大手吧。

     

      ◎2012年を振り返らせたい6人は?(接力棒要傳給哪六人)

      看到的人随意啦。以及新年快乐=3=。

     

      2012升级报告:

      地图:帝都·京。

      宠物线缓步升级中,猫子美貌值增加10点。

      技能升级:烹饪技能强化50%。

           仕事本领强化40%。

           社交技能强化30%。

      体力值:上升10点。

      感受值:上升35点。

      武勇值:上升12点。

      智力值:下降10点。

      当前疲劳值:5点。

      恋爱flag触发。hard模式开启。

    =================

      “不要撒娇了,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明年此刻,又会怎么样呢。

  • 2012-06-08

    朝花夕拾 - [_冥想盆]

      有次我跟相方说,讨厌一切形式的离别。

      任何类型的挥手,再见,离开,分别;与人,与物,与环境,我都讨厌。

     

      这世界上一切虐心的悲剧,比如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手足反目,知己殊途,生离死别,物是人非,理想倾垮,信仰崩塌,求而不得,力不从心,穷途末路,咫尺天涯,都可以用“告别”作解。告别热血,告别青春,告别情谊,告别昨天,告别生命,告别回忆,告别天真,告别灵魂,告别期待,告别希望,告别未来,告别幻想。归根结底,都是某种撕扯的分离。

     

      一

      早上想起今天是一个姑娘的生日,发了短信过去,失联很久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换号,就那么突兀地写了几句祝福按下发送键。没想到对方还记得自己,顿时熟络地哈拉起来,曾经是怎样没有节操后来又萌了什么新墙头。觉得二次元的友情真好,即使很久没有交集,也不会在重新说起话的时候出现“最近在忙什么有空出来吃个饭”那些不痛不痒的对话。

      姑娘是几年前上日语班认识的,短短一期课一共也见不到几次面。因为二次元共同的爱好互换了QQ和手机号,那时候都还没有微博。后来QQ各自潜水手机换了又换,我们很多年没有说过话,却在北京的晨光里忽然想起来“啊,今天是一个姑娘的生日”。

      曾经FO过她的博客,时不时地会摸进去偷窥几眼。姑娘留着利落的短发,瘦瘦的很好看。我在博客里翻到一张她古早的长发照,顿时被动人的少女气息秒杀。后来就那么不做声地阅读她的个性与才情,在心底暗自小小崇拜着。

      再后来不记得是因为废柴兔整体被墙还是别的什么,我再也打不开链接。跳出的错误页面就像信封上的“查无此人”,让人惶然又无可奈何,觉得四下一片空落落。

     

      二

      高中另一个朋友也是今天生日,回我短信笑说好几年没过过生日了。我记得高一我们同在一个班,我在他生日那天请他吃了两块五的盒饭(……)作为礼物,他第二天请我吃了一顿德克士。

      第二年还是第三年我送了他一本书,扉页写了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候我挠头想了很久给男生送礼物要送什么好呢,钢笔太正式,模型我又买不起。

      再后来我们就毕业分开,我偶尔听到一些关于他的小道消息,长于辩论的他在大学仍然进了辩论队,毕业后留在了湖南。我想起他高中在辩论赛上一鸣惊人,吸引全场目光。他在台上激昂挥洒滔滔不绝,台下掌声欢声四起,热闹非凡。

      双子和水瓶最容易一拍即合。那时候我们中午下象棋五子棋国际象棋,他也会利用一米八的身高跟我搞“把手表放风扇上”这种恶作剧,我暗恋班上的某男生被他开过不知有心无心的玩笑,我们分了班还是照样打屁聊天斗嘴逗贫。

      有次大家一起骑车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同学,我看见他带着风骑上马路牙子,高高扬起手掠过路旁的行道树,午后阳光从树叶间散落下来,面前穿着黑色T恤系着蓝白校服的背影此后就成了我心目中“少年”的标准定义。

      我们在上个月恢复联系,简单交换了近况。他在银行有了不错的工作,我们随口约了过年回西安小聚,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和记忆中一样快乐明朗,意气风发。

     

      三

      恢复联系的还有初中的同桌。也不算恢复联系吧,QQ一直彼此都有,只是很多年以后才突然说起话来。

      聊起天还是旧有的贫嘴模式,他说你越来越爷们儿了我问你有没有泡到妞。后来我说我可一直记着你呢嘴特欠,他说那时候还小太哗众取宠,我差点一口水噎死以为见到鬼,这实在太不像他风格,我说你可快别吓我了这正儿八经的,他说长大了来着。

      想想也是,人都会长大的嘛,怎么能和十二三岁的时候比。然后讶然,已经十年过去了啊。

      坐同桌那会儿都还是毛头小孩。他起了很多很多外号损我,在课桌下面掰我小拇指疼得我嗷嗷叫,我就往死里拧他。我小学关系最好的女同学后来成了他哥哥的女朋友,我们惊叹了很久世界真小。他画画很好看,曾经送过我一幅铅笔画,被我用吸铁石贴在家里的铁门上。画的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后来吵架把画丢还给他被随手撕掉,为这个我唯一一次当众掉眼泪,在晚自习上哭了大半小时。中二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他当了小领导有了妹子,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穿西装打领带出现在职场中的样子。他在我脑海里还是十几岁,精瘦,一笑会露出大大的虎牙,手欠嘴欠,像个猴子。

     

      四

      说到同桌就又想起一个人。

      高一坐了一年的同桌。短发自然卷,皮肤黑黑的,被我起外号叫“黑人”。是看起来爽朗内在却很细腻的女生。

      高中毕业我写的“那些事,那些人”第一篇就写给了黑人。我们高中三年大多数时间都一起回家,穿过半截周家围墙的巷子,一路全是小商贩和下班放学的人群,吵闹拥挤不堪。

      交集最多的还是坐在一起的那一年,我们有说不尽的笑话,玩不完的心理测试,有很多幼稚的把戏和死蠢的段子。她有件卫衣的袖子上印着个毛茸茸的字母J,手感巨好我总是伸手去摸。我去她们家蹭过午饭,她许诺过说要送我个大娃娃作生日礼物。我记得她给我讲过很多旧事,家庭朋友,快乐的和不那么快乐的,说到某些事的时候她会陷入沉默,靠在教室的白瓷砖墙壁上,长而浓密的睫毛低下去。我就在一旁紧张起来。

      但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笑。她有大大的酒窝,笑起来很可爱。习惯双手抱着水杯喝水,像个幼儿。

      分开一段时间之后她也写了篇日志怀念我,在最后说“要继续活下去啊”。我再偷溜去她空间找居然还找得到,默默地笑了好久。

     

      五

      三角说8月要去美国了,我一惊担心没有机会再见。然后听他说7月会和团团来北京聚一次,立刻心中大慰,雀跃起来。

      美国,好远啊。隔了一整个半球的时间。

      我只在去年出差去上海的时候见过一次三角,和魔都海贼帮的群聚。三角和想象中一样(废话看过照片),后来在酒店房间面杀的时候,三角拿袁绍埋伏许久后疯狂地放乱击,哼哼哈哈地喊着“全都去死吧”把我们都干掉了。

      我们会在新番月互相推荐几个番,一起打各种游戏仙剑古剑轨迹系列逆转系列从头到尾地吐槽,我找他帮忙翻译了毕业论文的摘要,也送过他唱跑调了的歌。直到现在有英文相关的难处还是去骚扰他,开场白总是“△在咩”,那边回一句“嗯”我就安下心来。

      三角大约是真正意义上让我觉得趋近完美的一个男生,我和死党两人曾经私下赞叹过很多很多次。后来三角脱了团,女朋友也是个性格极好的女生。才华横溢又可爱,画的小插画美妙得简直可以立刻集结出版。于是他们又成了我心中趋近完美的一对情侣,现在经过漫长的异地恋终于要相聚在美国,我感慨“一定要永远幸福下去啊!”觉得目睹朋友的美满是件极好极好的事情。

      真的,一定要永远幸福下去。要是我身边有什么“又相信爱情了”的典范的话,那就是你们了。

     

      今天又和同事说起了关于离别的话题。

      基本所有分分合合的场面我都不会动容,觉得在一起就把酒言欢,分开嘛就相忘江湖。真要想见也能见得到,又不会像古代要翻山越岭骑马去找。如果彼此都有新的圈子,那在某个偶然的瞬间想起来笑一笑就足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壮士后会有期。

      人总是要变的,也总是要分开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情缘一场,宾主尽欢就好。

      可是又打心底里讨厌所有形式的分离。巴不得就永远不改变,从十几岁到六十几岁,我们都坐在同一棵大树下,讲着无聊的笑话,吃着冰棍儿哼着曲调不明的歌。

      去年这时候我写了一篇日志,叫“我想把我所看到的一切都与你分享”。我说我们慢慢长大,世界的定义就从一张床,一个家,一处院子,一片城区,一所城市,变成一个国家,整个地球,就那么随着时间流逝扩展成无限大,茫然而渺远。我们要用很大的力气,付出很多代价,做出很多努力才能呆在一起,一起去买一杯奶茶,吃一盒章鱼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乎还是不在乎。

     

      我不记得有没有写过这个题目的日志,反正很喜欢这四个字就对了。我总是文不对题,今天的题目其实应该叫“突然想起了很多人”。

  •   北平地方是非常好的,历史上为保留下一些有意义极美丽的东西,物质生活极低,人极和平,春天各处可放风筝,夏天多花,秋天有云,冬天刮风落雪,气候使人严肃,同时也使人平静。

     一九三一年六月 北平 由达园致张兆和 沈从文

     

      一年前的今天,此时此刻,我站在北京西站北广场上,背着巨大的背包拖着38寸的大箱子茫然四顾。眼前是拥挤的人潮和滚滚车流,我和死党站在一片嘈杂中似乎突然踏进了广角镜头,像一滴水瞬间砸进大海。

      然后,一年唰地就过去了。片段很多,有的日子过得飞快,有的又格外漫长。

     

      如果用两个字形容北京我大概会说“蓬勃”。千年厚重的文化积蕴没有使这城市怠惰凝滞,清晨的阳光下那些名字古朴的大街融合了诗意与朝气,仿佛踏上就会涌出干劲儿。

      这一年,也曾遇上一些不开心的事,就像我在任何城市都可能遇上的一样。然而有一点是决计不同的,就是令我意外的“自由”感。我曾觉得可以在许多与家乡类似的城市中体会到这种自由,却没想到北京也是如此。“自由”源自它的广阔与宽容,不必追求过分的精致,不必在某种千篇一律的价值线上挣扎。你可以选择任意你喜欢的方式生活下去,可以在这城市的一角自由地描绘人生。这里的人大多活得自信又自在,因此坦然,因此怡然自得。

      它很匆忙,却没有多么浓重的金钱气息。人们嘈杂熙攘热闹非凡,生活十足地接着地气儿。它四季鲜明,大风大雪大太阳大蓝天,永远是扑面而来的凛冽。

      CBD步履匆匆的精英白领,胡同巷子提笼观鸟的老少爷们儿,长衫马褂混着南洋北海的ABC,谱成千万种表情。

      长安街的朝霞,南锣鼓巷的午后,鼓楼大街的夕阳,景山后街的夜幕。灯红酒绿的后海,光怪陆离的三里屯。

      我很遗憾没有生在从前的时代,见识一下旧时的北平,领略地道的北京城风味。但现在的北京仍然是我喜欢的,给我无穷力量的一片土地。那些魅力并非源自某个人,某件事,而是这城市的气候,水土,街道,砖瓦,草木阳光,人情风貌。每个城市都有善良的人与美好的际遇,却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风景。

      北漂,尽管是“漂”,却仍然因活得充实而心满意足。生活与生存,差距大概并不是车子房子户口,而是有没有找到其中的乐趣享受,并不断发掘。来北京遇到的最好的事,便是我比自己想象中更喜欢这座城市。

     

      抵达北京一周年。

      在这里遇到成长,遇到力量,遇到风景,遇到生命中的小小奇迹。

      那么,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 2012-04-12

    洪流 - [_冥想盆]

      久违地去游了泳,推开更衣室的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消毒过的池水味儿。气味总是能迅速调动起沉寂已久的某些细胞,把记忆以最立体的方式重现回来。

      水下永远是最让人有安全感的地方。四肢都好像要融化在水里。歌声,笑声,嘈杂吵闹声,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掉,世界安静得像一片虚空。身体以反重力的方式自在地行动,奇异的自由感。

      游累的时候枕着浮标看玻璃天顶上面的天空,从白色变得苍蓝,暮色渐沉的时候天色总有一段时间格外迷人。忽然就想起高三的教室外那片小小的天空,我在无数个晚自习上看它变换颜色,想着茫然的未来,手边是一摞一摞的课本和习题,身旁是投契的同桌与好友,窗外的树梢上偶然停了不知名的鸟,楼下有占了大半条路的小摊商贩,和挤作一团的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吵嚷的声音一路传进坐在四楼的教室,是幸福又普通的每一个日常。

      时间,它倒也走得这么快。

     

      洪流一样的时间。让陌路人执手,也让相爱成怨怼。抚平伤痛也撕出裂痕,水滴石穿,沧海桑田。像是庞大却不动声色的神物,抓不住的虚无。

     

      未来,我一秒种都不敢想的未来。我说活在当下,我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说我相信秒秒的瞬间我不信年年的永远,我说就当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那样度过吧。

      我把这些话说出来,写在纸上钉在墙上,在每个可能的瞬间反复告诉自己。因为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勇气和乐观像全部都被抽真空了一样,遍寻不着。像是第一次上台的小丑,带了一个假面笨拙地动作着,我在厚重的油彩下看向台下的观众,心脏像悬在万丈高空。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软弱,茫然与仓惶。

      

      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变得强大,变得更强大。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我们。我想要强大到能够保护两个人的感情,对抗岁月流光与心里叫嚣的每一只怪兽。

     

      我的小船小小的

      缤纷带一点灰色

      属于你了

  •   3号那天去电影院看了《战马》。动物主题的片子总是容易使人感动的,它们的眼睛里印着纯粹,和着情节又似乎添上了诸多说不清又化不开的情感,越发容易直直戳进心里去。

      其实去看这电影的主要目的还是看大银幕的Benedict,我跟所有人说要看战马,说那是斯皮尔伯格的大片嘛,显得很理所应当的样子。其实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除了E.T.和辛德勒的名单我都没看过,我纯粹想看一眼大银幕上的BC罢了,立体声效果下他那把低沉声线想必也更秒人吧——我HC地想。

      然后果然没有失望。除开那些以情动人的温柔片段,感官上狠狠敲击了我的是BC和那位金发军官赛马的情节。我看着他骑上那匹英俊得无以复加的黑马,昂首执剑,挺拔如松,身边是温柔坚韧的副官。他相信自己将打一场必胜之仗,意气风发,眼角眉梢都是昂扬的战欲与快意。

      ……所以如此迅速的折戟才让人不忍直视,我看着他在该死的剧情里低下高昂的头颅,宁愿他像金发副官那样直接死掉。

      多希望在另一个肆意妄为的时空中,他就与黑马这样作伴,能出生入死却没有性命之虞。纵情沙场,百战百胜。挥霍青春与豪情,直到最后一秒。

     

      记得当时看《金陵十三钗》,我喜欢的地方有很多处。但唯一一段流眼泪的,是十二个金陵女子唱起秦淮景。吴侬软语一句句勾到人心里,她们就在那样的歌声里款款走来,穿着最最精致的旗袍,行走在不真实的梦境中,犹如被天堂的圣洁光晕所包围,斑斓的虚幻时空中她们风姿绰约。暗波流动,光影迷离。我和书娟一样看着她们骄傲走近的身影,看着那份不可思议的风情,歌曲哀婉凄绝,容姿却只有纯粹的美,美到极致。

     

      越来越长大之后,变得很容易被纯粹的“美”的事物所打动。学生时代好像对“纯粹”与“美”都无甚概念,最经常的是被文字里的情绪感动,为微小的共鸣而触动,总是一些积淀和酝酿许久的、隐蔽在静水流深之下的事物才能击中自己,或者说,是大脑先于心脏被击中,然后才顺理成章地觉得,被打动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另一种情绪抢在大脑的意识之前攻占心脏,毫无征兆地开启泪腺或者别的什么。在那些纯粹的“美”面前,思维已经退后了许多。

      那些又美丽,又纯粹的东西。锋芒毕露的,毫无遮掩的,骄傲恣肆又一往无前的,天生的,直接的。

     

      想起学生时代总喜欢听慢歌,听校园民谣,听八十年代的老歌,听苦情的口水歌。而老爸喜欢飞儿乐队,老妈喜欢听林肯公园。聊起来的时候老爸说,“我已经老了,所以更喜欢有活力快节奏的”。而我在慢悠悠被时光浸染的旋律里,新奇地体会着久远的魅力。

     

      总是这样,喜欢的永远是对立面,是自己在人生的选择分支里没有走上的那一条路,是自己未能抓住的过去或是摸不到的将来,是自己向往却已经无法实现的样子。不同于选择了这样面貌的自己,他们的周身都散发出光芒。扑面而来的美好与生命力让人无法企及,却又挪不开目光。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 2012-02-16

    二十二。 - [_冥想盆]

      22岁了。

      真切地觉得生日的意义已经面目模糊。离开家之后,连“一家三口围聚在蛋糕边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这样的形式也无法进行之后,生日就只剩简单的一个数字,标划着年龄的简单区别。

      但也不是过了这一天,体力智力身材相貌就会突然发生什么变化,不会突然成熟一格,不会突然迈了一级新台阶。没有什么“必须到22岁才能做的事”,也没有因为22岁之前没有做过什么而遗憾万分。

      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罢了。

      21岁的最后一天依旧是情人节,每天下班必经的地下通道里,熟悉的卖艺小提琴手正在拉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序曲。很是兴奋了一下,身为对音乐知识相当无知的人,很少听到能直接叫出名字的曲子。穿过通道的时候乐曲正演奏到高潮,雀跃的旋律滑行在四周,冲撞在墙壁上带出令人恍惚的回声效果,我看到留着半长发的乐者沉醉其中像在发光一样。

      好像一段生活大戏的BGM。每个路过的角色,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22岁,普通地上了一天班。连续几天的睡眠不足生出点黑眼圈,办公室暖和闷腻的午后让我不断打起哈欠。晚上请相熟的同事们简单吃了饭,吃到一半大家忽然不动声色地举杯,我笑着反应过来,跟每个人一一碰过去,叮当的玻璃杯轻碰声像珍珠直直落进心里。

      每个人都面目温柔,彼此说话轻松肆意,像是在学校一般。

      何其幸运,总是遇到这样的人们。

     

      这一天再次收到了许多来自手机和网络的祝福,又超乎了自己的预想。照例开心地一条条截图存下来。每年都是这样,因为一些期待中的祝福落空而略微失落,又总有许多意料之外的祝福让自己惊喜。

      被很多人,温柔地对待着。

     

      迈入22岁的这一天,也照例有些别的事。

      觉得自己很满意的一项优点(或者说是厚皮?),就是可以自动过滤批评。排除掉单纯的责备,给自己留下批评背后“期待”这样的意图。只看未来,只想今后,只把目光放在下一步要怎么做,不允许过去时的消极信息占领自己的大脑。

      那么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吧,一生悬命地起舞。

      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晚上回家发现储电恰好用完,站在漆黑的室内忽然莫名地想到,忘记许愿了。

     

     

      《那些年》里,柯景腾说,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这个世界有一点点不一样。

      听了是很共鸣的,只不过这个“不一样”相对自己来说,是希望“让身边的世界有一点点不一样”。

      让父母更骄傲一点。让朋友更舒心一点。让经过的每个人都稍微开心一点。

      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身边的世界稍微愉快了一点。她们因为我而笑,因为我而多快乐了几秒,在分开的很久以后,想到我而有一点点的开心。

      那就是我作为“我”的目标,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在生命走过整整22个年头的这一天,我觉得自己是格外幸福的。

     

      翻了翻去年的日记,结尾处的心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终归还是想要做那样的人……坚强又温柔,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有驱散黑暗的光芒,有面对一切未知的勇气,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即使目睹过再多的黑暗,也要始终注视光明的方向。至少一直这么坚信着。

      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未来总有神奇的际遇等待着,痛苦是宝贵难得的加速成长期,幸福什么的只要自己相信就能握在手里。一直这么坚信着。”

      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23岁的时候,又会变成怎样呢。

  •   2011,来了北京,去过上海。

      一直向往的两座城市。我曾经把它们想象得十分美好,而身临其境后发现,它们比我想象的更好。

      当终于呼吸到这座城市的空气,触摸到它的砖瓦,才会发现它真的比想象中更令人惊喜,每个美好的细节都变得具体生动,坦然地展示给你看。南京西路上疾行的精致白领,锣鼓巷喧哗混杂的人潮。古老的城市安静地散发着魅力,守护着精巧的建筑、藏匿着狭长弯曲的小路,或是带着世事变迁的风尘,拥抱历尽千年的沧桑。它们都那么美好以至于令人兴奋和感动,美好到走在那些夜晚的街道上,会觉得源源不断地获得力量。

      那些琐碎的、热闹非凡的市井气息,人间烟火,烙着这座城市的气味,令人感到新鲜又跃跃欲试。打从心底里喜欢着这两座城市。鲜明的魅力,与背后源远流长的温柔。

      为能有这样的机会,庆幸并感激。

     

      2011就这么普通地走了下来,怀揣着坚定和迷惘。

      学习一点点放下源于自卑的清高,以及自负发酵出的苛刻。在自卑与自负的夹缝里寻找一丝自信的光。认真接纳每一个走进生命的人,而碰壁也不能再若无其事故作毫不在乎地走开。学会在露水情缘中尽欢,学会与在乎的人坦诚相处。

      要把珍惜的一切,都亲手牢牢握住,才可以。

     

      2011的末尾,收到两年多未联系的基友的QQ消息:“我要从日本回国发展了,有需要带的吗?想好了就给我留言。”

      看到的时候半是震惊半是感动。原本并没有太多深刻的交情,后来更是各自忙于工作很久不再联络。而此刻对方在回国这样重大的事务面前,想到了自己,甚至不顾行李上再多些负担。

      我扪心自问没有这样的无私,更不要说总是轻轻松松就放任一切交情流逝。

      就像时隔多年后我忽然念起她的温柔,他的坦率,她的善良,都是难得而永不再有的宝物。而我却简单地作别,任由他们消散在背后的风景里。

     

      12月31日的晚上,加了班,和同事简单聚了餐。挥手告别后坐上回家的公交。一如既往拥挤的车厢,和因为夜色渐深通畅不少的马路。

      北京站的整点钟声那时正响起,《东方红》的调子空旷地回荡在城市上空,冲散沉沉夜色。

      车轻快地驶上高速的时候我迷蒙地睡了过去,紧紧攥着手机,如同捏着一个虚妄的梦。

     

     

      2011升级报告:

      地图:古都·秦→帝都·京。

      开启宠物线,获得:猫仔一只。

      新技能习得:烹饪,换灯管,修水龙头,通下水道,通马桶,etc。家事本领强化70%。

            仕事本领强化30%。

      体力值:上升14点。

      感受值:上升20点。

      武勇值:上升12点。

      智力值:上升17点。

      当前疲劳值:2点。

      恋爱flag未触发。

     

     

      2011,有了很多新的际遇。认识了很多可爱的人,经历了很多有趣的事,和意外的人重新取得了联系,见到了许多想见的伙伴,看了很多想看的风景,去了曾经向往的地方,学到很多,也留下了很多。

      谢谢所有人。二次元,三次元,同好基友,身边朋友,让我随时汲取力量,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让我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生命里有你们在,真是太幸运了。

     

      老爸老妈,死党,相方,老爷,哈尼,微博,红月,海贼,新朋旧友,愿你们一切都好,幸福安康。

      来年も、よろしくね。

     

     

      这一年陪伴我的仍然是某个人的两句话:

      “如果你明天就能振作的话,那么今天沮丧一下下也可以。”

      “不要撒娇了,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或许现在又加了一句——“我眼里只有未来,我只会看着前方。”

     

      2012,还有什么在等着我。

  •   工作外采的间隙,用手机偷偷看着九把刀在北大的演讲,“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他又说起那耳熟能详的故事,那段青春对他来说那么刻骨铭心以至于根本不需要回忆吧。他把它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让它放大又具象化,巨细靡遗地反复重现,在一次次咀嚼中回甘。让每个读者每个观众每个路人都知道17岁的他最想说的话是“沈佳仪我喜欢你”。

      晚自习,前后桌,都是些还不至远到淡薄的记忆,非常适时地在脑海里活跃起来,彰显着叫做“共鸣”的情绪。于是尽管知道结局,依然窃笑着,热血着,心酸着。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当初看的时候还不知道这是九把刀“百分百自己的故事”,那时的自己努力地努力地想要往前跑,把它当做一段青春注脚匆匆读过。若干年后,穿着衬衫绑起马尾的自己,坐在某个枯燥的发布会台下,再一次又看起了这个故事。

      台上的音响放着一首没听过的歌,很校园民谣感的男声和女声合唱着,音响模模糊糊的,只听清了一句。

      “这束鲜花是给你的 我们一起上路吧”

     

      某天跟少爷打屁聊天,少爷说,你现在变御姐了。腆着脸反驳一句“我还是少女哦”。少爷在那边回道:以前可是害怕到不敢进办公室呢。

      愣神了一下,好像是有那样的时候。

      奔跑在打怪升级的道路上,“害怕”这种情绪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怎么能害怕呢,露怯是大忌。

      再心里没底的事情,也只要说“没问题”就好了。

     

      某个下班的傍晚。

      公交驶上高速路,车厢灭了灯。一片黑暗中闪动着无数个屏幕浅白色的光。抬头看去,抓着吊环的人维持着相同的姿势,整整齐齐的一排,像是某种奇异的仪式。

     

      时间大刀阔斧,又不动声色。

      行走在16岁未曾设想过的地方,做着大相径庭的工作,循着命运带来的峰谷行走,期待着每一段新的启程,享受每一场际遇。

      “那时的自己,一定不会想到……”

      如果看到了,会怎么评价呢。

      没有和以为的那个人在一起,会露出失望的表情吗。

     

      午后3点的出租车,身边是在“害怕到不敢进办公室”的少女时期曾敬畏的遥远的上级姐姐。我们愉快地聊着天,约好哪个周末一起去逛宜家。

     

      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 未来的未来 从没想过

      当故事失去美梦 美梦失去线索 而我们失去联络

      ——五月天《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