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对话

      我:

      每个人在心里对朋友都有亲疏远近的区别,但我心里的这个区别取决于,我愿不愿意向你索取。

      cc:

      ……没懂。

      我:

      就是说只要被我当作朋友,在任何时候我都是愿意为之付出的。但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些人我会心无芥蒂地向对方寻求帮助,而有些人我不会考虑。

      cc:

      ……

      我: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越是被我视为亲近的人,可能我向他们索取的会越多。反而是我心里较远的人,我既会认真付出同时又不考虑索取。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不够喜欢的人反而很占便宜?

      cc:

      ……你吃的有点多。

     

      第二次对话

      我:

      我是会主动降低别人/事/物在我心里的地位的那种人。。。我从小就是这样

      我:

      一个东西如果无论如何也不属于我,我就会让它对我变得“不重要”。我会暗示自己这个东西没有意义,我的生命不需要它。

      如果一个人真正使我伤心,我也会这样。比起改善什么,我更倾向于选择改变内心,让他/她对我变得不重要。

      少爷: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 =

      我完全不了解我会怎么做- -!

      我:

      我会从心理上摒弃让我感到不快的人,让自己不再在乎他们——尽管表面不会有什么变化。

      但因为我内心把他们的意义降低了。他们对我就变得无关紧要起来,所作所为也就不再能轻易使我伤心——就是这样,是我的一种 逃避伤害的方式。即使只是微小的不快,我的潜意识也在进行着这样的动作。

     

     

      我就是既在乎外在和谐、又无法回避内心敏感的水瓶O。

  •   跟老妈逛了一通南京路步行街。刷卡刷到要爆掉。

      说好要给老妈买衣服,带她进去逛巴不得把价签都遮掉免得她对每件衣服都摇头。最后基本是察言观色,一感觉到她的认可马上奔去付账。总觉得挑中的衣服不够衬托老妈的漂亮想再买些,还是被拦住了。

      顺路想给自己看两件衣服,一踏进店就觉得意兴阑珊,再一翻价钱更觉得不划算,匆匆走掉。

      去了一直很喜欢的点心店铺给老爷抖抖挑手信,觉得这个也好吃那个也不错,干脆每样都拿两个,免得谁有哪种尝不到……虽然也不一定都喜欢。

      顺便想给自己解个馋,拣了七八个,又觉得太贵划不来,丢出去一半。

      好像每个人都是这样,给别人买东西总是兴致勃勃,轮到自己身上就觉得没什么劲。

      大概因为送东西的时候,自我满足和期待雀跃的心情能在心里留很久。而给自己买东西,更容易出现的心情是后悔吧。

      就连逛淘宝,给笨蛋喵刷东西也比给自己刷东西果决多了。

     

      给北京和上海的同事都挑好了礼物。要是都能喜欢就好了……非常忐忑。

  • 2011-06-27

    2011年06月27日 - [_拾荒者]

      晚上做了个非常离谱的梦,早上醒过来觉得有点好笑,但居然又有点怅然。

      至少在梦里,很希望它是真的。

     

      过去了这么多年,居然又梦见你,而且还是在这一天。是白天的短信没有回音?还是傍晚发微博的时候想起了那并不遥远的中二旧事。

      你在梦里没什么变化,与我脑海中现在仅存的那些镜头一样,随意地笑起来,周围的气场随之被微微搅动,模糊,温柔又明快。

      一场长而又长以至成了惯性的暗恋,一场中二青春期意义不明的独角戏。那之后的若干年梦见过你好几次,每次都过程清晰但画面模糊,不同的情节,不同的教室,不同的设定,唯一相同的画面是你靠在桌子上转过来笑,在每个不同的梦境。

      跟许多人都提到过与你相关的故事,毕竟我的中学时代那样乏善可陈。你的样子在反复的提及中渐渐变得难以捉摸,惟独剩下十几岁的笑容固守在流光里。

      你在世界的哪里。过得怎么样呢。

  •     说起BUMP OF CHICKEN,知道这支乐队的契机是漆漆给我那首“星のアルペジオ”。但后来完全萌上却是因为这首【三人のおじさん】……那之前搜了很多他们的歌来听,觉得歌词总是很有重量,意外地打动人也非常值得回味,于是对这支乐队抱着小小的敬意——在这样的前提下打开了这首歌的视频。

        前奏响起就隐隐觉得“是首悲伤的歌啊”,待听完第一段便抱着“是个很特别的寓言吧”这样的期待。“它到底想隐喻什么揭示什么表达什么呢…?”一直这样思考着。尽管中间时不时被歌词戳到笑点,但仍然坚信着最后一定有个意料之外却发人深省的结局。

         于是最后真的是意料之外……而百感交集中占据最大部分的是“……这神马啊!搞毛线啊(╯゚Д゚)╯︵┴─┴!”这样的感想OTL。

         觉得“被骗啦!”的同时,也不可自拔地萌上这支乐队了……就是这样。

         今天又打开他们的播放列表听的时候,想起这回事,去重温了这个视频于是觉得一定要推荐一下……晚上回家给老妈放,在旁边偷窥着老妈像我当初一样的表情,笑到满床打滚泪流不止XD。

         【歌曲地址(附中译字幕):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a47AEKUiIE/

     

         P.S. 因为自己是只听歌不太关心歌手的类型,对乐队成员本身了解甚少,下午心血来潮去看了他们的百科,结果被成员简介戳坏了HHP……到底是多爱晕倒啊我说XDD!这个乐队大丈夫?!

  •     ——想不想奋不顾身一次?

        对某件事忘情一次,抛弃一切,翻山越岭,拼尽所有力气砸上去,穿过漫漫无边黑暗去看一生一次的熹微曙光。

        对某个人忘情一次,比八点档狗血又怎样,自尊骄傲都揉成一团皱巴巴的纸,我喜欢你不行吗,一个字一个字刻上去啊。

        想要为了什么,努力到世界的尽头。

        想冲最看不顺眼的人比一个中指,想把缠绕成蛛网的繁杂琐碎一脚踹开,想把现在的生活甩到脑后,想拎着包就去火车站闭着眼睛选目的地走一遭。

        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有这样的事。

        没有对谁倾心,没有非做不可的梦想。

        没有机会任性妄为,因为不是一个人在生活。

     

        眯着眼睛看闪闪烁烁的屏幕,虚拟无边的二次元。

        看他们是如何不计后果,听他们讲出自己心底的话,在他们的故事里体味温暖,循着他们的脚步感受波澜起伏的人生,顺着他们的手指触摸幸福。

        又温暖,又虚无。

  •    「甘えるな!世界を広げるのは自分だぞ!!」

        我时不时地需要铃木达央的这句话给自己以激励。疲惫不安或者缺乏勇气的时候都会反复听那一期RADIO的那一段,反复默念那一句。只要这一句就好。尽管并不是同类的事,也任性地拿来自我代入了。

        别撒娇了。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别撒娇了。让自己变强才是真的。坚强到拥有源源不断的勇气,不会累也不害怕。

        现在面对的这些,以后一定会觉得微不足道,经历过的人一定会觉得不值一提。

        所以别撒娇了。

       

  • 2010-05-20

    一念 - [_拾荒者]

    继续充满干劲地过日子。

  •     除夕了。

        自己这种一热闹tension就down的性格,跟过年气氛总是有点格格不入。但满街的喜气洋洋仍然是令人温暖和愉快的。

        那天早起上班,看到院子的小路两边已经挂起了红灯笼,暖暖的朦胧的光晕。脚下是一夜积起的白雪,天空还是沉睡的墨色,有细雪飘下来。忽然一瞬间很有生活着的实感,觉得自己是非常非常幸福的。

        以下是近两个月来听到的最爱的一首歌。自己翻了一部分,不会的就去求助百度叔了OJZ。

        歌词大爱。十星推荐。

        就这样。牛年BYE BYE。所有的人,新年快乐=3=

       

    《オーダーメイド》-RADWIMPS

    きっと仆は寻ねられたんだろう | 我一定被谁询问过了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谁かに | 出生之前就被哪里的谁询问过了
    "未来と过去どちらか一つを | 未来和过去
    见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 | 我可以让你看到其中之一
    "どっちがいい" | 你要看哪个
    "どっちがいい" | 你要看哪个

    そして仆は过去を选んだんだろう | 然后我一定是选了过去吧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 比起坚强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と | 还是更想成为温柔的人啊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 能够让我理解“回忆”是什么


    続けて谁かさんは仆に言う | 接着那个「谁」又对我说
    "腕も足も口も耳も眼も | 手、足、口、耳、眼睛
    心臓もおっぱいも鼻の穴も | 心脏和胸 还有鼻孔
    二つずつ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 我都会成双地配给你
    "いいでしょう" | 你觉得怎样
    "いいでしょう" | 你觉得怎样呢

    だけど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 但是我提出了我的愿望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 | 嘴巴只要一个就够了
    仆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 | 为了让我不会一个人吵起架来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 | 为了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

    忘れたい でも忘れない | 想忘记 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何と呼ぶのかい | 这种心情应该叫什么呢

    少し不机嫌な颜のその人は | 显得有些不高兴的那个人
    また仕方なく话し始めた | 无奈地又开了口
    "一番大事な心臓はさ | 最重要的心脏
    両胸に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 我会给你一边一个的
    いいでしょう" | 你觉得怎样
    "いいでしょう" | 你觉得怎样呢

    またまた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 | 可是我又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仆には | 真是不好意思啊
    右侧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 | 右边的心脏还是不要了吧
    わがままばかり言ってすいません" | 总提些任性的要求 真是抱歉

    仆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 | 当我拥有了重要的人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时はじめて | 当我最初拥抱他的时候 
    二つの鼓动がちゃんと胸の | 会深深地感觉到
    両侧でなるのが分かるように | 它们跳动在胸口的两侧
    左は仆ので右は君の | 左边是我的,右边是你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仆の | 左边是你的,右边就是我的
    一人じゃどこか欠けてるように | 一个人的话就会有所欠缺
    一人など生きてかないように | 让我无法 一个人生活下去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 | 想忘记 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 这种心情该叫什么呢
    胸が騒がしい でも懐かしい | 胸口骚动着 却觉得很怀念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 这种心情该叫什么呢

    "そう言えば 最后にもう一つだけ | 说起来 还有最后一件事
    涙もオプションですけようか | 眼泪也帮你去掉吧
    なくても全然支障はないけど | 有人觉得没有它也无所谓
    面倒だからってつけない人もいるよ | 可是有的话却很麻烦哦
    "どうする" | 你准备怎么做
    "どうする" | 怎么做呢

    そして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 然后我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 比起坚强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 | 还是成为温柔的人吧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 能够让我明白“重要”是什么

    "じゃあ ちなみに涙の味だけども | 那么 顺便说一句
    君の好きな味を选んでよ | 眼泪的味道 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来选哦
    すっぱくしたり 塩っぱくしたり | 酸的 咸的
    辛くしたり 甘くしたり | 辣的 甜的
    どれでも好きなのを选んでよ | 喜欢哪个就选哪个吧
    どれがいい" | 哪个比较好
    "どれがいい" | 哪个比较好呢

    "望み通り全てが | 我的全部愿望
    叶えられているでしょう | 都可以帮我实现吧
    だから涙に暮れる | 那么就让我以泪洗面吧
    その颜をちゃんと见せてよ | 让我好好看清楚那样的脸
    さぁ 夸らしげに见せてよ" | 来吧 让我好好看清楚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 真是非常感谢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 | 麻烦了你这么多
    最后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 最后只有一件事了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 | 我在哪里 见过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