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1

    老爸 - [_冥想盆]

          老爸节日快乐=v=。

     

          自打记事起就没正儿八经叫过几声“爸爸”,总是“老爸老爸”地叫,长大了又变成拖着长音的“老爹~”。反正就是没离开那个“老”字。

          于是老爸就真的一天天老了。吃羊肉泡一顿吃五个馍、或者一次吃掉十几大碗面的辉煌经历都已经成为历史。我才盛了半碗饭,老爸就说“够了够了”。

          举哑铃的次数也在悄悄减少,相对的是每次的呼吸声都越发粗重。我在隔壁房间也能想象到老爸吃力的表情。

          尽管身材魁梧一如往常,但干起体力活儿,不时出现的这儿那儿的疼痛,让他困扰不已。

          时间显示出狰狞的面孔,在各种场合不断提醒着他岁月侵蚀的力量。而老爸仍然若无其事地拖地板,修电灯,缝我断掉的书包带,照料他的花和鱼,喂饱车间不期而至的十几只小土狗,替四只小龟锯木板做挡板,在厂里加班加点洗货车——用极大的身体消耗换取一点加班费,以弥补经济危机带来的工资折扣。

          在此之外的时间,他坐在小矮桌旁边,写作,或者算算彩票号。旁边是我初中淘汰下的旧台灯,有着刺目的白光。

     

          我们在饭桌上聊起天。学校的趣事八卦,报纸电视的新闻,接触到的新知识,历史地理文学哲学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我们说歌手A的新歌还不错,专家B的观点纯属扯淡,同学C的家人太有趣,学者D的理论其实可以这么理解……我们心领神会地怪笑,互不相让地辩论,一本正经地分析,添油加醋地调侃。

          我坐在小凳上,聚精会神地捕捉老爸智慧的火花。并且在那火花偶尔卡壳的时候,默契地帮他补充后面的话。极有成就感。

          老爸也坐在小凳上,缓缓道来。老爸不是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人,深入表达的时候不够连续流畅常惹人发急。然而这样的老爸,已经足够我用一生去仰视。

     

          老爸在36岁那年才成为老爸。于是我印象中的老爸似乎没有年轻的样子,如今倒也不显老,就这么从36岁走到56岁,除了被岁月磨去些许暴躁严厉,其他似乎一概未变。

          多么希望永远不变。

          我惧怕时间在老爸身上发挥威力,把老爸变得不再那么挺拔,那么强大,无所不能,无可匹敌。

          ……请容忍我再迟些长大,再多享受一些老爸的魔法。

     

          6月21日。

          凌晨1点。老爸关掉客厅电脑,给鱼缸和鱼虫换水,收拾垃圾,整理厨房,招呼我过去吃西瓜。

          凌晨1点50。老爸换衣服出门,回工厂继续值夜班。我上前锁好防盗门,然后隔着栏杆吻老爸三下,这是十九年来不变的惯例。

          凌晨1点53。我发短信给他,说父亲节快乐,附有搞怪的表情。

     

          总归有一天会认真写写老爸。大事小事,都巨细靡遗地记下来。老爸的故事那么多,写一辈子也写不完。

          中学写过一篇关于老爸的作文,结尾是这样的:

     

          当我长大的时候,老爸就真的老了。

          ——老爸一天天地老了,而我还没有真正长大。

  • 2009-06-11

    怪梦记 - [_自留地]

          昨天晚上没太睡好,被蚊子闹醒一次,肚子疼醒一次,6点来电宿舍吊扇自动运转(我昨晚明明关了它……)被吹醒一次。

          于是醒呀睡呀的间隙,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最后都只记得一些印象深刻的片断。

    其一:

          高中学校的走廊。这个梦到过很多次。不过这次没有任何人物和事件(或者压根忘了),就剩下教学楼内走廊的空镜头。两边的教室桌椅门窗墙壁,都有点美化的成分。像文艺小说的插图照片。

    其二:

          老爸老妈和我,我们坐公交车路过一处地方,看到一个我们都很熟悉的建筑(是土门的超市或者大学or中学的教学楼…或者别的什么)着了很大的火。有很多消防车和消防员在下面救火。整个画面都非常清晰具体,包括浓烟、火苗、水柱、断壁残垣甚至消防员手上水管水龙的样子……而且持续了很久,每一个现场的细节、抢险工作的进展都被梦境忠实地记录,时间流逝极具真实感。公交车貌似也一直没走的样子(……),我们说着“这一下不知道又得有多少人出事”,之后梦境就淡了。

    其三:

          画面中出现很多报纸(而且都是外文),意义不明。

    其四:

          老爸老妈和我,在一片荒野上行走。四周一望无际,广袤而空旷的样子。然后从背后传来爆炸声,回头看到远方极为巨大的蘑菇云,灰色的部分多过黑与红。接着蘑菇云开始愈发扩大,从极遥远的地方波及开来,并且越近速度就越快。我们转回身子跑起来,但似乎因为知道不可能跑得过爆炸,所以也没有很紧张很拼命地跑,完全是迎接死亡的心情,有一点恐惧但不强烈。这时听到有声音(不是爸妈,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声)说“看来连宇宙都要吞噬了”。背后轰隆隆的声音迅速渐强,我说“妈妈我爱你”,隐约听到她回答“我也爱你”。然后即刻感觉背后有庞大的热浪与力量覆盖上来席卷一切,我想“于是这就是死了”。瞬间梦境归于黑暗。从爆炸开始到最后,整个过程非常短暂紧张,却又清晰得毫发毕现。

          但画面全黑没有持续很久,过了一会纯黑底色上渐渐出现许多银白色的字句,像是很多人在聊天的感觉。各种很细且发着光的手写字迹,很随意地漂浮。就是这样一个混沌的特殊空间。但那些随意交谈的语句似乎都很愉快,我也抱着很轻松的心情在这些文字里寻找,很快遇到了熟悉的朋友。我们如平常一样地聊,还画了"=)"这样的笑脸表情。周围的一切都热闹却静谧,有种奇妙的感觉。总的来说有点愉悦,有点轻松,有点好奇,还有点期待,并且没有丝毫的不安。

    其五:

          我怀疑这是上个梦境结尾的延续,虽然场景并不同。

          夜空。不是城市里那种一小片几何形的小气的天,是生活中从没亲眼见过的,极其广袤的苍穹。天圆地方,墨蓝幕布,银白色繁星……没错和那个异空间很相似的感觉。

          草坪,斜坡。环境和气氛都不像中国。地上坐满了人,都是年轻的学生样。梦境仍然延续着轻松愉快的调子。直到我和别人讨论起哈利波特与火焰杯里那个来自保加利亚的勇士,而我们突然都记不起他的名字。我试图回忆却总是想到塞德里克,我觉得急躁又恼火……

          之后闹钟持续震动拽我回到现实。昏昏沉沉起床,一点一点拼凑梦的残片。然后在去水房洗漱的路上轻而易举地想起那个名字——维克多尔·克鲁姆。火焰杯的书被我反复重温过无数遍几乎能复述,何况区区一个名字……然而我确实在梦里为它纠结地绞尽了脑汁=  =。

     

          弗洛伊德说梦的本质是愿望满足……于是我按图索骥,用脑袋里那点别说皮毛连汗毛尖儿都没沾上的弗氏理论,反复想了一天也没从这乱七八糟的梦里提炼出愿望的蛛丝马迹。干脆作以记录,留存日后回味思考探索吐槽。

          赶紧睡觉去……梦这玩意想多了比看鬼故事还毛||。尤其大半夜…………啊原来已经凌晨了。

    P.S. 发现大巴的日志发布时间是开始写日志的那一刻……然,现在已经凌晨3点49= =……天都要亮了OTZ||。

  •       ……怀旧不是个好习惯。没事去翻些老掉牙的东西更欠揍。

          十分钟之前我翻硬盘去找一篇论文作业,结果却钻到旁边“未完成”的文件夹里回顾起以前写的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来。

          写了一半的日志,脑海里忽然钻出来的句子,反复设计了很久却只扔些关键字的小说桥段,半途而废的剧评碟评影评漫评读后感。都是些七早八早的东西,堆在这个简直可以更名叫“烂尾大全”的文件夹里。

          然后里面有一个连名字都没起的东西,顶着“文档111”这种名字躺在那里。打开看到一些没什么关联的日志段落,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整理贴出来过,反正长长的一堆,灰不溜秋排列着。

          边拖边看到某一节,看着看着眼泪居然泛出来。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看自己写的东西都会BLX发作么喂……

          07年X月XX日,我这样写。

          ……

          【从小就活得很不洒脱。外表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在偷偷地纠结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自己对自己的看法总是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之上。所以会在中学时代常常听到的关于学习方面的赞扬声中,变得对成绩这类东西较真又自负。

          而相对的,在其他80%,或者90%的方面,充满着自卑。

          好比逛街的时候会躲着各种镜子,哪怕只是能映出自己形象的一面玻璃。看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慌忙低头走掉或者扭开脸,总之就是不敢正视自己。

         在别人用手机或者相机的镜头对准自己的时候,也会下意识地用东西挡住。大一全班春游爬山,有同学带了摄像机。回来欣赏带子的时候发现那么多对着镜头欢快地做手势摆表情的女生里,只有自己是一脸慌乱地避开,嘴里还紧张地嘟囔着什么。样子可笑又难看。

         很少逛街买衣服,在试穿的环节永远是一脸小心翼翼的紧张表情,不会认真地看着镜子左右端详,而是局促问身边的朋友还可以吧?”“不太难看吧?”——“漂亮吗这样的句子,无论如何都和自己搭不上边。

     

         掰指头能数出自己太多的缺点,扭头却永远看不到背后的梅干。

         常常会不确定地想自己真的有值得别人称赞甚至羡慕的地方吗?毕竟从小到大能自己承认的优点也只有一个擅长自嘲

          并不是做作地自怨自艾。而是真的无法找到自己有任何,任何值得喜欢和能被肯定的方面。但即使这样也总是在安慰自己梅干会有的。总会有一些微小的闪光点存在的。会有人看在眼里的。

     

         不能任性,不能闹脾气,不能说出自己的要求,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不能使气氛尴尬。因为明白自己不是可以撒娇耍赖的可爱女生,不会被人又好气又好笑地迁就。

         ——抱着这样想法的自己。

         不能忧郁,不能悲伤,不能颓废,不能哭。那是精致的女生才能做的事,自己做起来像东施效颦一样。所以要保持快乐的样子,常常笑,难过也要轻描淡写地说。

         ——抱着这样想法的自己。

       

    连四大名著也没有读全的自己。

    渺小平凡如宇宙间一粒最细微的尘埃。

     

          最后突然莫名出现的“连四大名著也没有读全”让我噗嗤笑场,却没法阻止那一点眼泪晃啊晃。

          隔了快两年再看也还是能够完全触摸到那时候的心情,毕竟事实没有任何改变,我仍然是那副样子。躲避镜子与镜头,也没找到所谓的梅干。只是很久没有再去想这些事,也没再写下类似的话。

          在时间的彼端,敲下这些字的女生熟悉又陌生,好像是和自己并存的另一个人。她和我讲着自己小小的纠结和烦恼。让我非常、非常想穿过时光的荒野走过去,拥抱她。

          ——接下来你会遇到很多事,它们悄悄地改变你教你变得坚硬,然后总有一天忘记这些,连想都忘记去想。

          即使现状一如既往,你也不会再轻易为这些事难过了。

          ……现在是2009年6月1日。儿童节快乐。

  • 2009-05-29

    端午 - [_四季鐘]

          在端午节还差32分钟就结束的时候,终于吃到了粽子……菠萝味的,好奇怪的感觉。不过总算是吃了。我对“在特定的节日吃特定的食物”还是保持着相当纯朴的执着。喷。

          不过比起小时候无论日历上还是脑海中都是凸显的红色字样的特殊存在,如今的“节日”已经变得乏善可陈,连群发“粽子节快乐”的力气都没有。……大概是清闲过头的每一天都像是在过节…吧。大三后半的生活显得格外随心所欲,有大把的时间拿来挥霍。拿去投资以后的人生,或者即时兑现享受脱离象牙塔前最后的狂欢,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

          ……扯偏了,我没想感叹时光飞逝或者探讨大学生心理调适问题…

          总之目前节日对我的意义就是朋友小聚。三人组,吃饭唱K也好,压马路瞎晃悠也好,在米旗坐半下午闲聊天也好,哪怕是站在闹市街口重复无意义的问话和回答,也都不无聊。

          ……至少我觉得不无聊。

          世界上还存在那样一两个人,可以说说那些话,蛮好的。

     

          雨过天晴的时候,我在米旗外面打一通不怎么愉快的电话,完了在门口呆站半天,又烦又堵又难受。然后转身进去回到位子上,看到阳光里的你和你,忽然一瞬间觉得真美好。

          特别美好。

    --------*-------*-------*--------

          认识了端午节生日的人,觉得“啊好帅> <”。

          本人也是个让我第一眼觉得“啊好帅> <”的人……噗。某天心血来潮去偷窥人家的BO(发现我还蛮爱干这种事……),暗自在里面胡乱晃悠,后来也时不时扒着墙头去瞅两眼。

          于是慢慢在头脑中累积出另外的模糊形象。有小执着和小纠结,还与自己有某些微小的相似之处。有才华,有很多很多很多让自己羡慕的地方。

          觉得是挺特别又相当出色的,很好的女生。

          可惜只见过几次面,以后大约也不太有机会吧…很残念的。

          嘛~不管怎样生日快乐~虽然在知道的当下有说过,现在又已经过时了……不过还是要祝的w。总归快乐点就好了。希望生日愿望成真~www

     

    P.S. 写着磨着就晃到了5点……活该最近又爆发一脸痘痘= =。纯属自找……

  •    今天出门。

       被持续半个月的睡眠不足(一半是外界影响一半纯属自找= =。无比怀念小时候那个打雷都劈不醒的我…)、有点囧的肠胃状况、飙升的温度和大太阳搞得テンション有点低。于是大脑思维短路,说话辞不达意,走路晃来晃去……如此糟的状态也算少见了OJZ。

       最后被坡跟凉鞋搞到脚疼得要抓狂……以我这种修行,想必日后学会了穿高跟鞋又是一场灾难= =。

       唔,高跟鞋。虽然以前也有说过要开始学学穿之类的,但也就是说说而已。于是现在还处在穿个坡跟凉鞋逛半天街就龇牙咧嘴的阶段。粉底不知道分几层打,眼线眼影都不会画,隐形眼镜有哪些种类也不懂,发型几百年没变过……虽然这不是优点但我也不觉得是耻辱= =。所以那天被某位十年不曾谋面的仁兄“起码要收拾收拾自己”“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之类的虚无告诫搞得莫名火大。我一不奇装异服二不扮嫩装熟更不会迈向飞猪流,哪点有影响到市容啊我说。起码整洁干净搭配正常,咱形象不咋地那就低调行事,至少不会像校园某壮女烫爆炸头外加粉红连衣裙蕾丝小阳伞出来吓人。

       扶额,师太了。嘛我承认在这方面我的心理还停留在高中阶段……那就先这样吧。总归会到想要改变的时候。在此之前先让我背着双肩包穿着高一买的T恤中裤顶着一堆痘痘的素颜泯然众人中吧。

       ……本来因为テンション低的缘故今天的日志准备走消极路线……结果怎么变这种风格了|||

    -------------------------------------

    P.S. 爱人听完了……回头写感想(…或许吧?)

  •     Inter社又偷跑了……回家就赫然看到愛しいこと已经华丽丽地挂在群邮首页。结果QQ邮箱又欠S了,继续群邮下载不能。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掀桌-___,-。

        跑去换MEGA载点,双碟大包终于以40K/S的速度欢快地前进……内牛满面。(对于俺家的破网还能指望它什么呢?知足常乐吧╮(╯_╰)╭)

    ------------------------------

        蹲等得无聊决定去整理一下恋声相关的文件夹……被自己囧到了。下了没有立即解压结果现在压根找不到解压码的压缩文件若干,名字如“僪儘僢僾傾僂僩”的乱码文件夹若干,名字为意义不明数字或字母的文件夹若干……而且都没BK没盘面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以我废柴的耳力别说剧情连分辨是哪位CV萨马都难…………你们会成为我电脑里永远的谜团么

        抽打自己。并发誓以后下了资源一定立刻解压整理更改文件名……

    ------------------------------

        APH的vol.2初回限定特典CD是菊君和眉毛子的滚地球。二位的气场都太冷静了||……我还是爱听意呆的治愈版TwT。special talk是露中…(误),以后有空再听了。

        没记错的话下一张是米法的地球歌,耀君要到9月了。不知道会是什么feel……/v\

    ------------------------------

        忽然想起APH17还没看,该是仓库扫除了吧。预告不厌其烦地卖关子,总算是见天日了。

        奔去看。

        爱人下好要凌晨了,忐忑不安期待中……

  • 2009-05-17

    虚荣。 - [_拾荒者]

        被虚荣心驱使而做的事,总会在时间褪去之后逐渐显露出不堪的色彩。

        源于可笑的动机,附加仓促的掩饰。言语编织成虚构或者夸张的话,半真半假就轻易地溜出来。

        不用经过多少年以后,哪怕时隔一小时再回头看,它也已经从"虚荣心获得满足"的慰藉中迅速脱离变质。

       

        成为记忆中不能直视的,突兀的一块阴影。

  • 2009-05-16

    搬新家 - [_自留地]

         05年年末开了第一个BO,在里面絮絮叨叨了三年半。模板、顶图、背景音乐甚至名称都没换过一次。

         当初建它的契机简单得用不着回忆。高中年代的自己,思维方式和那些青春文艺小说没差。有了这样一片地方,我就可以不用学“国王长了兔耳朵”。那点小破心思扔在茫茫虚拟空间,比告诉大地更有安全感。

         于是就这么开始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微不足道的心情,统统扔进去,自娱自乐。没有费心打理过,因为不觉得会有别人来看。它一直忠实地扮演着垃圾桶的角色,收纳了我的牢骚文艺自言自语,稀奇古怪的想法,漫不经心的流水账,还有那场无疾而终的暗恋。

         渐渐朋友变多,也开始有认识的人来看我的BO。不敢再拿它当私人日记本来放肆,偶尔开始斟酌词句,小心地表达自己的心情。被自己的纠结搞得束手束脚,又被老旧的后台管理弄得没了更新的兴致。

         终于某一天想要改变,却发现无从变起,干脆另辟他处。

         本来打算找个契机,看看日子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就算了。

         选了模板,折腾了几天代码,简陋地装修一下。新BO落成,在这个没什么特别意义的日子和时间。随便取了名字,还是那块最初的自留地。

         一切的一切,写给我自己。

    =============================

         九把刀说,我们要为十年后的自己投一张信任票,绝对…绝对不要成为我们看不起的那种大人。

         或许我某一天会长成那样的人,到那时至少可以回头看看,时间是怎样一点一点爬过。

         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风筝の时光印记】(2005.11.11——200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