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平地方是非常好的,历史上为保留下一些有意义极美丽的东西,物质生活极低,人极和平,春天各处可放风筝,夏天多花,秋天有云,冬天刮风落雪,气候使人严肃,同时也使人平静。

     一九三一年六月 北平 由达园致张兆和 沈从文

     

      一年前的今天,此时此刻,我站在北京西站北广场上,背着巨大的背包拖着38寸的大箱子茫然四顾。眼前是拥挤的人潮和滚滚车流,我和死党站在一片嘈杂中似乎突然踏进了广角镜头,像一滴水瞬间砸进大海。

      然后,一年唰地就过去了。片段很多,有的日子过得飞快,有的又格外漫长。

     

      如果用两个字形容北京我大概会说“蓬勃”。千年厚重的文化积蕴没有使这城市怠惰凝滞,清晨的阳光下那些名字古朴的大街融合了诗意与朝气,仿佛踏上就会涌出干劲儿。

      这一年,也曾遇上一些不开心的事,就像我在任何城市都可能遇上的一样。然而有一点是决计不同的,就是令我意外的“自由”感。我曾觉得可以在许多与家乡类似的城市中体会到这种自由,却没想到北京也是如此。“自由”源自它的广阔与宽容,不必追求过分的精致,不必在某种千篇一律的价值线上挣扎。你可以选择任意你喜欢的方式生活下去,可以在这城市的一角自由地描绘人生。这里的人大多活得自信又自在,因此坦然,因此怡然自得。

      它很匆忙,却没有多么浓重的金钱气息。人们嘈杂熙攘热闹非凡,生活十足地接着地气儿。它四季鲜明,大风大雪大太阳大蓝天,永远是扑面而来的凛冽。

      CBD步履匆匆的精英白领,胡同巷子提笼观鸟的老少爷们儿,长衫马褂混着南洋北海的ABC,谱成千万种表情。

      长安街的朝霞,南锣鼓巷的午后,鼓楼大街的夕阳,景山后街的夜幕。灯红酒绿的后海,光怪陆离的三里屯。

      我很遗憾没有生在从前的时代,见识一下旧时的北平,领略地道的北京城风味。但现在的北京仍然是我喜欢的,给我无穷力量的一片土地。那些魅力并非源自某个人,某件事,而是这城市的气候,水土,街道,砖瓦,草木阳光,人情风貌。每个城市都有善良的人与美好的际遇,却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风景。

      北漂,尽管是“漂”,却仍然因活得充实而心满意足。生活与生存,差距大概并不是车子房子户口,而是有没有找到其中的乐趣享受,并不断发掘。来北京遇到的最好的事,便是我比自己想象中更喜欢这座城市。

     

      抵达北京一周年。

      在这里遇到成长,遇到力量,遇到风景,遇到生命中的小小奇迹。

      那么,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 2012-04-21

    夏花。 - [_四季鐘]

      约在了学校门口见面,算是久违的老地方。

      下车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紧张,踏着高跟一路走过去,街边的店,道旁的树,要等的人,一切都没变。“我有没有变得好一点呢”这么想着。眼前是一张张年轻的脸经过,最熟悉的神采飞扬。很容易生出“像是曾经某位同学”的错觉,戴着厚眼镜留着短发的女生,穿着无袖T恤剪着刺头的男生。

      而后她们接连向我款款走来,cm是绿色风衣长卷发,游刃有余的动人气质;xm则是利落的工作装,很奔忙的样子,眉眼是一如既往的灿烂热情。

      都没有变……太好了。

     

      我们又走进那些熟悉的小路,谈笑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以前和现在,分享他们她们的八卦。谁谁和谁谁分手了,谁订婚了谁又要结婚了。她说四班的某某要生孩子了,预产期在四月。我试图把脑中的记忆和“人妻”这样的词联系起来,眯着眼睛回忆却只能想起我们军训时的初识,她起了奇怪的外号给我,叫了我四年。

      是的,我记得她微笑着弯起圆圆的眼睛,在初秋的烈日下喊我“狐狐”。

     

      我们走过操场,说你看主席台还是那么丑。我们绕到开水房,却发现那家好喝的奶茶店已经不在了,连具体位置都想不起来。我们看见路边的书报亭,笑说现在摊子大了好多。我们经过食堂大楼,看着改造一新的样子试图还原它当年的景象,我说我们那时候一起在这里买锅巴和玉米豆,cm说那边原来是个窗口我们总在排号买砂锅,xm说二楼的食堂甜经常来买炒拉条子,我们抢着絮叨这些琐碎的往事,快乐地大笑起来。

      我们走向宿舍,改成出租房的宿舍楼已经没有以前的齐整,楼梯口小卖部和一脸严肃的楼管大妈都不知所踪。曾经的女生宿舍楼现在变成男女混住,对面的103已经被男生占据。cm大胆地去敲了原来属于我们的那扇门,里面倒还是姑娘,温和地任由我们这样冒昧又突兀地进去交谈,我们笑着发现连床帏床单都有很多一样的花色,房间也是一样的杂乱和温暖。

      我有点怀念那间简陋的小卖部。5毛钱的“辣辣”和黑米冰棍,在无数个夜晚与夏日午后抚慰了我们浮躁的心。

     

      我们后来去吃了火锅,在蒸腾的雾气中笑说战斗力不减当年。我们沿着街边行走,去纬二街那家瑶瑶买了好喝的酸奶混饮。我们打车去唱KTV,在将近零点的午夜打电话给远方的甜,给她听当年在下铺最喜欢放的歌。

      后来我们在KTV门口分开,简单地挥手,没有拥抱或者不舍,就好像当初的每一次短暂离别。

     

     

      我们说了很多过去的事,聊了很多有趣的事,而我最开心的,是你们都没变。

      就像我走在那些路上,仿佛转头就能看到cm穿着雪青色的卫衣站在我身边,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附带极其可爱的酒窝和虎牙。我们好像正在扛着被子要去楼后的空地晒,或者拎着呼啦圈来一场半小时的减肥锻炼。

      就像我每每回忆起大学生活的序篇,就能看到xm穿着白色的泡泡短袖,热情地站在对面的床前招呼我,有着丰富的手势和大嗓门,笑靥如花,可爱至极。明明站在阴凉的宿舍内,却好像揽进了一室的阳光。

      那些画面日渐生动地浮现上来,我们一起看六人行笑声震天;我们打屁聊天说着串味儿的各地方言;我们在穷得叮当响的学期末聚餐,数着签子吃麻辣烫,刚刚好吃够十块钱。

      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大学生活留在脑海里的笼统印象是铅灰色。西安特有的干冷的冬天,灰白的天空与渗骨的冷风;或者燥热的粘腻夏日,傍晚不期而至的瓢泼大雨。我提着水壶走在狭长的小路上,我抱着书本趴在图书馆陈年的木桌上,我穿过尘土飞扬的操场,跑过树荫下长而又长的小巷。这些画面都像是刻板的陈年素描,带着僵硬的氛围,薄薄的铅灰色。

      而在此时此刻,那些镜头都褪去了,换成许多飞扬恣肆的笑容,时光里寻常朴素的情节,她们在一个又一个的慢镜中起舞,调子明快鲜亮。画面只剩阳光与色彩,生动如夏花。

  • 2012-04-20

    喜欢。 - [_自留地]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2-04-12

    洪流 - [_冥想盆]

      久违地去游了泳,推开更衣室的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消毒过的池水味儿。气味总是能迅速调动起沉寂已久的某些细胞,把记忆以最立体的方式重现回来。

      水下永远是最让人有安全感的地方。四肢都好像要融化在水里。歌声,笑声,嘈杂吵闹声,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掉,世界安静得像一片虚空。身体以反重力的方式自在地行动,奇异的自由感。

      游累的时候枕着浮标看玻璃天顶上面的天空,从白色变得苍蓝,暮色渐沉的时候天色总有一段时间格外迷人。忽然就想起高三的教室外那片小小的天空,我在无数个晚自习上看它变换颜色,想着茫然的未来,手边是一摞一摞的课本和习题,身旁是投契的同桌与好友,窗外的树梢上偶然停了不知名的鸟,楼下有占了大半条路的小摊商贩,和挤作一团的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吵嚷的声音一路传进坐在四楼的教室,是幸福又普通的每一个日常。

      时间,它倒也走得这么快。

     

      洪流一样的时间。让陌路人执手,也让相爱成怨怼。抚平伤痛也撕出裂痕,水滴石穿,沧海桑田。像是庞大却不动声色的神物,抓不住的虚无。

     

      未来,我一秒种都不敢想的未来。我说活在当下,我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说我相信秒秒的瞬间我不信年年的永远,我说就当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那样度过吧。

      我把这些话说出来,写在纸上钉在墙上,在每个可能的瞬间反复告诉自己。因为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勇气和乐观像全部都被抽真空了一样,遍寻不着。像是第一次上台的小丑,带了一个假面笨拙地动作着,我在厚重的油彩下看向台下的观众,心脏像悬在万丈高空。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软弱,茫然与仓惶。

      

      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变得强大,变得更强大。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我们。我想要强大到能够保护两个人的感情,对抗岁月流光与心里叫嚣的每一只怪兽。

     

      我的小船小小的

      缤纷带一点灰色

      属于你了

  •   3号那天去电影院看了《战马》。动物主题的片子总是容易使人感动的,它们的眼睛里印着纯粹,和着情节又似乎添上了诸多说不清又化不开的情感,越发容易直直戳进心里去。

      其实去看这电影的主要目的还是看大银幕的Benedict,我跟所有人说要看战马,说那是斯皮尔伯格的大片嘛,显得很理所应当的样子。其实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除了E.T.和辛德勒的名单我都没看过,我纯粹想看一眼大银幕上的BC罢了,立体声效果下他那把低沉声线想必也更秒人吧——我HC地想。

      然后果然没有失望。除开那些以情动人的温柔片段,感官上狠狠敲击了我的是BC和那位金发军官赛马的情节。我看着他骑上那匹英俊得无以复加的黑马,昂首执剑,挺拔如松,身边是温柔坚韧的副官。他相信自己将打一场必胜之仗,意气风发,眼角眉梢都是昂扬的战欲与快意。

      ……所以如此迅速的折戟才让人不忍直视,我看着他在该死的剧情里低下高昂的头颅,宁愿他像金发副官那样直接死掉。

      多希望在另一个肆意妄为的时空中,他就与黑马这样作伴,能出生入死却没有性命之虞。纵情沙场,百战百胜。挥霍青春与豪情,直到最后一秒。

     

      记得当时看《金陵十三钗》,我喜欢的地方有很多处。但唯一一段流眼泪的,是十二个金陵女子唱起秦淮景。吴侬软语一句句勾到人心里,她们就在那样的歌声里款款走来,穿着最最精致的旗袍,行走在不真实的梦境中,犹如被天堂的圣洁光晕所包围,斑斓的虚幻时空中她们风姿绰约。暗波流动,光影迷离。我和书娟一样看着她们骄傲走近的身影,看着那份不可思议的风情,歌曲哀婉凄绝,容姿却只有纯粹的美,美到极致。

     

      越来越长大之后,变得很容易被纯粹的“美”的事物所打动。学生时代好像对“纯粹”与“美”都无甚概念,最经常的是被文字里的情绪感动,为微小的共鸣而触动,总是一些积淀和酝酿许久的、隐蔽在静水流深之下的事物才能击中自己,或者说,是大脑先于心脏被击中,然后才顺理成章地觉得,被打动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另一种情绪抢在大脑的意识之前攻占心脏,毫无征兆地开启泪腺或者别的什么。在那些纯粹的“美”面前,思维已经退后了许多。

      那些又美丽,又纯粹的东西。锋芒毕露的,毫无遮掩的,骄傲恣肆又一往无前的,天生的,直接的。

     

      想起学生时代总喜欢听慢歌,听校园民谣,听八十年代的老歌,听苦情的口水歌。而老爸喜欢飞儿乐队,老妈喜欢听林肯公园。聊起来的时候老爸说,“我已经老了,所以更喜欢有活力快节奏的”。而我在慢悠悠被时光浸染的旋律里,新奇地体会着久远的魅力。

     

      总是这样,喜欢的永远是对立面,是自己在人生的选择分支里没有走上的那一条路,是自己未能抓住的过去或是摸不到的将来,是自己向往却已经无法实现的样子。不同于选择了这样面貌的自己,他们的周身都散发出光芒。扑面而来的美好与生命力让人无法企及,却又挪不开目光。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 2012-02-16

    二十二。 - [_冥想盆]

      22岁了。

      真切地觉得生日的意义已经面目模糊。离开家之后,连“一家三口围聚在蛋糕边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这样的形式也无法进行之后,生日就只剩简单的一个数字,标划着年龄的简单区别。

      但也不是过了这一天,体力智力身材相貌就会突然发生什么变化,不会突然成熟一格,不会突然迈了一级新台阶。没有什么“必须到22岁才能做的事”,也没有因为22岁之前没有做过什么而遗憾万分。

      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罢了。

      21岁的最后一天依旧是情人节,每天下班必经的地下通道里,熟悉的卖艺小提琴手正在拉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序曲。很是兴奋了一下,身为对音乐知识相当无知的人,很少听到能直接叫出名字的曲子。穿过通道的时候乐曲正演奏到高潮,雀跃的旋律滑行在四周,冲撞在墙壁上带出令人恍惚的回声效果,我看到留着半长发的乐者沉醉其中像在发光一样。

      好像一段生活大戏的BGM。每个路过的角色,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22岁,普通地上了一天班。连续几天的睡眠不足生出点黑眼圈,办公室暖和闷腻的午后让我不断打起哈欠。晚上请相熟的同事们简单吃了饭,吃到一半大家忽然不动声色地举杯,我笑着反应过来,跟每个人一一碰过去,叮当的玻璃杯轻碰声像珍珠直直落进心里。

      每个人都面目温柔,彼此说话轻松肆意,像是在学校一般。

      何其幸运,总是遇到这样的人们。

     

      这一天再次收到了许多来自手机和网络的祝福,又超乎了自己的预想。照例开心地一条条截图存下来。每年都是这样,因为一些期待中的祝福落空而略微失落,又总有许多意料之外的祝福让自己惊喜。

      被很多人,温柔地对待着。

     

      迈入22岁的这一天,也照例有些别的事。

      觉得自己很满意的一项优点(或者说是厚皮?),就是可以自动过滤批评。排除掉单纯的责备,给自己留下批评背后“期待”这样的意图。只看未来,只想今后,只把目光放在下一步要怎么做,不允许过去时的消极信息占领自己的大脑。

      那么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吧,一生悬命地起舞。

      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晚上回家发现储电恰好用完,站在漆黑的室内忽然莫名地想到,忘记许愿了。

     

     

      《那些年》里,柯景腾说,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这个世界有一点点不一样。

      听了是很共鸣的,只不过这个“不一样”相对自己来说,是希望“让身边的世界有一点点不一样”。

      让父母更骄傲一点。让朋友更舒心一点。让经过的每个人都稍微开心一点。

      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身边的世界稍微愉快了一点。她们因为我而笑,因为我而多快乐了几秒,在分开的很久以后,想到我而有一点点的开心。

      那就是我作为“我”的目标,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在生命走过整整22个年头的这一天,我觉得自己是格外幸福的。

     

      翻了翻去年的日记,结尾处的心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终归还是想要做那样的人……坚强又温柔,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有驱散黑暗的光芒,有面对一切未知的勇气,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即使目睹过再多的黑暗,也要始终注视光明的方向。至少一直这么坚信着。

      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未来总有神奇的际遇等待着,痛苦是宝贵难得的加速成长期,幸福什么的只要自己相信就能握在手里。一直这么坚信着。”

      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23岁的时候,又会变成怎样呢。

  •   →这幅漫画真是太形象啦TUT http://weibo.com/1297251231/xE6gBzRuI

     

      1月1日

      笨蛋喵估摸着也有八个月了,考虑到春节期间还要寄养,而且开春也可能会开始闹猫,果断决定利用元旦假期把绝育做了。白天值班偷空查了一天的资料,看到各种状况,紧张得肚子直疼><。

      晚上6点回家联系好医院就拎着笨蛋出门了。因为地方不是特别远本来还想说去就拎着航空箱走过去,结果走出小区大门就累够呛……这丫头半年真没少长,再加上航空箱,我还是打车吧我OTTL。和小时候不同的是,它在路上都没怎么叫。

      提前咨询的是佳信和宠旺,觉得都还OK。本来打算到佳信做的,结果临到了电话死活打不通……就临时改去宠旺了。门脸好小招牌好暗,险些找不到。

      进去后普通地记录信息,询问情况,称体重——笨蛋2.75公斤,算普通体型。(但后来医生做完手术说小家伙皮下脂肪还挺厚,看来是个隐形胖子,噗。以后要多跟它玩儿了><,增大运动量嗯!)

      先是一针保护心脏的针扎下去。笨蛋套着伊丽莎白圈好奇地东张西望。跟医生说笨蛋刚捡回来的时候腿不好,医生捏了捏说确实,肌肉群不一样,估计是腿受伤的时候有萎缩…TwT可怜的小家伙哟。10分钟以后一剂麻药推下去,笨蛋对麻药起反应极快,没两分钟身子就软下去了,眼睛也完全没了生气。那模样……确实挺心惊肉跳的TAT,好像死掉了一样TAT。

      18:50的时候,笨蛋被抱了进去。等待的半个小时非常难熬……在不大的店里晃来晃去。最后总算等到小家伙被抱出来了,还是那样子,只不过多了层手术服,眼睛也因为涂了眼药膏而亮晶晶的。低温麻醉导致浑身凉凉的,粉红的小肉垫也成了白色。我忐忑地等着它醒过来,过了20分钟,医生过来瞧了眼,说怎么还没醒有的猫手术做完没几分钟就醒了……更忐忑了TAT。后来慢慢它的眼睛一副要合上的样子,呼吸也没那么明显了,差点把我吓个半死…………

      30分钟的时候,笨蛋抽动起来,医生说是要吐,但扶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40多分钟的时候吐了些水,还是没有更多动静。

      又吐了两次后笨蛋总算渐渐醒转过来,先是胡子动,再是眼睛慢慢睁开了。似乎有了点意识,开始找我。我凑过脸去它居然还会像平常一样跟我玩碰鼻子><,又艰难地把爪子抬起来搭在我袖子上,继续直着眼睛发呆。

      直到20:45左右(人家马上就要下班了喷),笨蛋才又醒得多了些,又吐了一次,开始四爪乱划,挣扎着在桌子上爬起来。见状我赶紧交钱又领了两小片消炎药,准备带它回家。航空箱里垫了毯子又给它盖上我的轻松熊披风,结果打车回家不过10分钟的工夫它全给弄一边去了,自己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OTL。

      回家没多久就吐了两次,紧跟着收拾。在地毯上铺好小毛毯跟坐垫又放好热水袋,它偏不老老实实呆着,要一歪一倒地到处晃荡。先是绕抽屉柜转了两圈,又往窗户边凑了几次。好容易稍微安定下来了,又挣扎着往浴室移——原来这次是要上厕所了。医生说一般麻药没醒都会小便失禁的,我还在坐垫上铺了几层纸和一个姨妈巾(汗)。结果小家伙居然这状态了还坚持要去自己的厕所……感动了TUT。听它蹲里面歇了会儿,又吐了一遭。

      出来没一会儿,笨蛋挪进航空箱卧着了。我想也是累得差不多了,麻药劲儿又大,就赶紧把热水袋用毯子包包好塞进航空箱,顺便趁它昏睡着抓紧去洗个澡。

      结果十几分钟战斗澡的工夫,一推门出来我整个人都傻了————笨蛋居然在床上睡着=口=|||||。心疼它扯着伤口不说,腿软到路都走不顺溜的家伙是怎么跳上来的啊我的天………………但总之是睡了,就只好轻手轻脚在一边守着。

      十几分钟后笨蛋就醒了,看它凑到床边要下来就赶紧抱到地毯上。这次开始往我身上爬,搁到腿上又睡了,压到我最后整条腿都没知觉了也不敢动OTL……有时候突然醒了挣扎着下去挪到地板上,才发现是要吐。发现小家伙每次要吐必然会主动从地毯/我身上/航空箱里挪到地板上,乖死了TUT。

      就这么折腾到快1点,实在熬不住了,又发愁晚上拿它怎么办。不管放哪它肯定要往床上去,但医生专门叮嘱过,麻药没醒它腿脚不听使唤,万一从床上摔下去要骨折的。最后只好狠了狠心,关航空箱。先是把航空箱放在床边,小家伙边叫边抓门。想说看到我会不会好一点,就铺了点东西把航空箱放枕头旁边。结果这下更完蛋,笨蛋在里面拼命伸着爪子嚎个不停。如此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最后还是狠心拿了下去,放到暖气旁边一个比较闭塞的角落,希望它安静呆一会儿。后来渐渐没了动静,总算是……大家都睡了OTL。

     

      1月2日

      夜里好一番折腾………………

      凌晨笨蛋一叫我就醒了,看表是4点。估摸着麻药也退得七七八八了,就把它放出来看看情况。走路是稍微稳当点儿了,于是我就趴床上看它晃荡。后来果然要上床,就赶紧给抱上来。结果一上来就径直挪到我身上,把我压倒以后顺理成章地在胸口卧下睡了…………压得我半死。

      小家伙睡了总归是好事,意味着我也能抓紧时间睡一点。何况它这会儿居然发出了满意的呼噜声,让我欣慰得不行……约莫半小时后笨蛋醒了,一醒我也立马醒了赶紧跟着看它要干啥,要下床我就给抱下去,然后等它在地上巡视一番,看它要上来我再抱上来,抱上来又是直奔胸口而来。于是就这么一直重复着“抱上来——压胸口睡觉——醒了抱下去——盯着它直到再抱上来——压胸口睡觉”这样的过程………………

      早晨7点多笨蛋又开始叫,心想应该是饿了,赶紧起来准备给弄饭。一下床看着拖鞋哭笑不得——小家伙估计是疼得狠了,比任何时候都疯狂地虐待了那两只拖鞋,扯了一地毯大大小小的碎块儿,那拖鞋就跟拿地雷炸了似的……

      穿着疙里疙瘩的拖鞋,去厨房烧水准备温水拌罐头,消炎药也掰了1/3弄成小碎粒混进去。一端回房间笨蛋就绕着腿叫起来,赶紧拿勺子舀了喂。小家伙非常给面子地连吃了两勺,但是——消炎药全部被它巧妙地避开了OTL|||||||||||。我看着那勺子里剩的干干净净的小药粒,不知道作何表情||||。最后只得又切了1/3,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塞进小家伙喉咙里。喂药算是告一段落。

      白天笨蛋很淡定,自己去航空箱里猫一会儿,趴我腿上睡一会儿,自己散一会儿步。拿电脑桌和坐垫给它做了个上床的小楼梯,但被它嫌弃了OTL。小家伙现在有点儿恃宠而骄的味道,啃起拖鞋来毫不含糊。以前我扬起手它就吓得闪一边,现在完全无视状态啃得越来越起劲儿……估计是知道我这会儿不会揍它吧TUT。

      晚上笨蛋依然是在航空箱和我之间两点一线。这一天小家伙都非常乖,之前担心的撕手术服、上蹿下跳都(还)没有出现,乖乖地养着伤。但精神看起来还好,有闲心一如既往地咬拖鞋和我的头发。今天一共吃了四勺稀释罐头,嘘嘘了两次。晚上考虑破例让它钻被窝睡觉><。

     

      1月3日

      笨蛋嫌弃了我的被窝……没有钻进来睡觉(´;ω;` )。

      一晚上相安无事,早上7点多被一阵踢里哐啷的声音弄醒,伸头往床边一看,地下那个狼藉哟……抓板和靠垫都给它乾坤大挪移了好几米堆到床边,一地毯的拖鞋碎块儿。笨蛋在一堆狼藉中叼着我的拖鞋,看见我探出头去,傻愣一秒,“啪嗒”一声拖鞋掉地上了。

      ……捂着肚子在床上笑了半天XDDDDDDDDDDDDDDD 那个傻乎乎的样子啊救命……太戏剧性了哎哟。

      实在太困又倒下睡了。笨蛋跳上床来踩了我一会儿,朦胧中好像卧在了我的背上,最后我一翻身它掉下去了|||。11点总算起床,给它买的罐头猫砂玩具滴耳液到了。签了快递回来照例拌罐头给它吃,一口气吃光了。

      笨蛋看起来又精神了些,开始自己玩玩具了,玩累了就卧在阳台晒太阳,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试图点滴耳液,但每次都刚一滴进去就甩我一脸OTL。最后只好先放弃,等它好了再折磨它……

      今天小家伙挺能吃。又嘘嘘了两次,没有便便。

     

      1月4日

      笨蛋依然维持着它很大的一个优点——在我醒之前绝不轻易闹我。于是今天安心睡到了11点><。

      一起来就忙不迭给喵喵直叫的小家伙弄饭。之后是喂消炎药,搂着睡觉,由它晒会儿太阳。规律又安静的一天。

      但这家伙现在太能吃了……食量简直有以前的两倍,弄好的一碗罐头拌猫粮一会儿就风卷残云。明天开始要控制一下……免得真变小肥球了><。

      晚上笨蛋终于软便了一次。安下心来。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康复之路了,明天起要上班不能陪在它身边了……加油加油><~

     

      1月5-7日

      上班的3天。小家伙乖到让我泪流满面TUT。没有像野马一样在房间里撒欢或者上窜下跳让我担心扯伤口,但其他又一切如常。晚上听到我的钥匙声就会喵喵叫,看见我进门就凑过来要摸要玩。我洗澡的时候照例会趴在马桶绒垫上目视我,洗脸的时候照例扒在洗脸池边玩水。晚上睡觉在我身上腻一会儿,关灯了就乖乖挪到枕头旁边的垫子上睡觉,早上一睁眼伸手还是能摸到它。

      后天就能拆手术服了……宝贝儿加油康复> <!

      

      1月11日

      还没拆手术服,这家伙就自己把纱布给弄出来了|||……于是又多穿了一天。伤口恢复得很好,只剩一条浅浅的红印,周围皮肤已经长出了绒毛。

      小家伙的精神也完全恢复了,不如说比以前更欢脱……每天晚上都像匹野马在家里飞奔撒欢|||。

      至此笨蛋喵的绝育历程终于告一段落,健健康康地迎接今后的生活吧>3<!

  •   2011,来了北京,去过上海。

      一直向往的两座城市。我曾经把它们想象得十分美好,而身临其境后发现,它们比我想象的更好。

      当终于呼吸到这座城市的空气,触摸到它的砖瓦,才会发现它真的比想象中更令人惊喜,每个美好的细节都变得具体生动,坦然地展示给你看。南京西路上疾行的精致白领,锣鼓巷喧哗混杂的人潮。古老的城市安静地散发着魅力,守护着精巧的建筑、藏匿着狭长弯曲的小路,或是带着世事变迁的风尘,拥抱历尽千年的沧桑。它们都那么美好以至于令人兴奋和感动,美好到走在那些夜晚的街道上,会觉得源源不断地获得力量。

      那些琐碎的、热闹非凡的市井气息,人间烟火,烙着这座城市的气味,令人感到新鲜又跃跃欲试。打从心底里喜欢着这两座城市。鲜明的魅力,与背后源远流长的温柔。

      为能有这样的机会,庆幸并感激。

     

      2011就这么普通地走了下来,怀揣着坚定和迷惘。

      学习一点点放下源于自卑的清高,以及自负发酵出的苛刻。在自卑与自负的夹缝里寻找一丝自信的光。认真接纳每一个走进生命的人,而碰壁也不能再若无其事故作毫不在乎地走开。学会在露水情缘中尽欢,学会与在乎的人坦诚相处。

      要把珍惜的一切,都亲手牢牢握住,才可以。

     

      2011的末尾,收到两年多未联系的基友的QQ消息:“我要从日本回国发展了,有需要带的吗?想好了就给我留言。”

      看到的时候半是震惊半是感动。原本并没有太多深刻的交情,后来更是各自忙于工作很久不再联络。而此刻对方在回国这样重大的事务面前,想到了自己,甚至不顾行李上再多些负担。

      我扪心自问没有这样的无私,更不要说总是轻轻松松就放任一切交情流逝。

      就像时隔多年后我忽然念起她的温柔,他的坦率,她的善良,都是难得而永不再有的宝物。而我却简单地作别,任由他们消散在背后的风景里。

     

      12月31日的晚上,加了班,和同事简单聚了餐。挥手告别后坐上回家的公交。一如既往拥挤的车厢,和因为夜色渐深通畅不少的马路。

      北京站的整点钟声那时正响起,《东方红》的调子空旷地回荡在城市上空,冲散沉沉夜色。

      车轻快地驶上高速的时候我迷蒙地睡了过去,紧紧攥着手机,如同捏着一个虚妄的梦。

     

     

      2011升级报告:

      地图:古都·秦→帝都·京。

      开启宠物线,获得:猫仔一只。

      新技能习得:烹饪,换灯管,修水龙头,通下水道,通马桶,etc。家事本领强化70%。

            仕事本领强化30%。

      体力值:上升14点。

      感受值:上升20点。

      武勇值:上升12点。

      智力值:上升17点。

      当前疲劳值:2点。

      恋爱flag未触发。

     

     

      2011,有了很多新的际遇。认识了很多可爱的人,经历了很多有趣的事,和意外的人重新取得了联系,见到了许多想见的伙伴,看了很多想看的风景,去了曾经向往的地方,学到很多,也留下了很多。

      谢谢所有人。二次元,三次元,同好基友,身边朋友,让我随时汲取力量,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让我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生命里有你们在,真是太幸运了。

     

      老爸老妈,死党,相方,老爷,哈尼,微博,红月,海贼,新朋旧友,愿你们一切都好,幸福安康。

      来年も、よろしくね。

     

     

      这一年陪伴我的仍然是某个人的两句话:

      “如果你明天就能振作的话,那么今天沮丧一下下也可以。”

      “不要撒娇了,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或许现在又加了一句——“我眼里只有未来,我只会看着前方。”

     

      2012,还有什么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