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外采的间隙,用手机偷偷看着九把刀在北大的演讲,“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他又说起那耳熟能详的故事,那段青春对他来说那么刻骨铭心以至于根本不需要回忆吧。他把它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让它放大又具象化,巨细靡遗地反复重现,在一次次咀嚼中回甘。让每个读者每个观众每个路人都知道17岁的他最想说的话是“沈佳仪我喜欢你”。

      晚自习,前后桌,都是些还不至远到淡薄的记忆,非常适时地在脑海里活跃起来,彰显着叫做“共鸣”的情绪。于是尽管知道结局,依然窃笑着,热血着,心酸着。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当初看的时候还不知道这是九把刀“百分百自己的故事”,那时的自己努力地努力地想要往前跑,把它当做一段青春注脚匆匆读过。若干年后,穿着衬衫绑起马尾的自己,坐在某个枯燥的发布会台下,再一次又看起了这个故事。

      台上的音响放着一首没听过的歌,很校园民谣感的男声和女声合唱着,音响模模糊糊的,只听清了一句。

      “这束鲜花是给你的 我们一起上路吧”

     

      某天跟少爷打屁聊天,少爷说,你现在变御姐了。腆着脸反驳一句“我还是少女哦”。少爷在那边回道:以前可是害怕到不敢进办公室呢。

      愣神了一下,好像是有那样的时候。

      奔跑在打怪升级的道路上,“害怕”这种情绪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怎么能害怕呢,露怯是大忌。

      再心里没底的事情,也只要说“没问题”就好了。

     

      某个下班的傍晚。

      公交驶上高速路,车厢灭了灯。一片黑暗中闪动着无数个屏幕浅白色的光。抬头看去,抓着吊环的人维持着相同的姿势,整整齐齐的一排,像是某种奇异的仪式。

     

      时间大刀阔斧,又不动声色。

      行走在16岁未曾设想过的地方,做着大相径庭的工作,循着命运带来的峰谷行走,期待着每一段新的启程,享受每一场际遇。

      “那时的自己,一定不会想到……”

      如果看到了,会怎么评价呢。

      没有和以为的那个人在一起,会露出失望的表情吗。

     

      午后3点的出租车,身边是在“害怕到不敢进办公室”的少女时期曾敬畏的遥远的上级姐姐。我们愉快地聊着天,约好哪个周末一起去逛宜家。

     

      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 未来的未来 从没想过

      当故事失去美梦 美梦失去线索 而我们失去联络

      ——五月天《星空》

  • 2011-10-19

    喜欢。 - [_自留地]

      买了很多七七八八的便宜东西,地毯纸巾盒墙贴熊靠垫,把房间一点一点装饰起来。窗帘一狠心扯了挺贵的厚布,粉色格子与碎花,衬着米色的衣柜,有阳光的下午看上去很漂亮。

      去了很多趟超市和杂货摊,厨房的角落变得越来越丰富。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按部就班地陈列在那里,带着踏踏实实的烟火气息。

      那天挑土豆的时候突然想到,若干年前,还是高中的自己在日记里写下憧憬的生活。朝九晚五,下班买菜,回家做饭,浇花养鱼。如今虽然是朝八但早车不挤,没有种花养鱼却机缘巧合收留了只猫。桌上姑且摆了个草头小人,算给房间添了一点点绿。

      算不算,过上了曾经最想要的生活。

     

      即使来了这么久,仍然时不时会觉得没有实感。看着车窗外划过去的景色,想着“我在这儿”。耳边是转着腔调的京片子,眼前是典型的北方城市模样。是我喜欢的城市。嘈杂,热情,有干爽的空气恣肆的风,毫无保留倾泻下来的阳光,有鲜明的好与不好。

      一切都不错。虽然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或许就是……艰难的时候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相信自己有无穷的能量可供使用。等境况好了些,又总是觉得不够满意。

      欠得慌。

     

      爬墙爬到White Collar。看看以前的墙头,那些从前喜欢过的游戏,剧集,动漫,人。即便热情消退,当初的感动也无法淡忘,沉淀下来变成某种属于自己的幸福。曾经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看待它们,是不是流泪,欣喜,激动,纠结。有过这些感情,那些人事物在心里的位置就再也不一样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到淡漠的原点,而是封存到新的角落,标志着于己而言的与众不同。提起来的时候会认真到有点好笑:“我曾经非常非常喜欢”,“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或者“它对我很有意义”。

      喜欢,一定不会是廉价的感情。

      那年那月,我看到那些画面,我听到那些声音,我收到那些物品。那些时候我是怎样地高兴着,那样的心情,一点也不想背叛。

     

      我相信人心的力量,永远比想象中的更强大。

  •   补了《white collar》,意外掉进大萌坑。

      本来是觉得罪犯+警探联手破案的设定挺带感,刑侦剧又各种是我的菜,打算国庆没事儿看个两集聊以消遣。谁料到第一集就触动了某根潜在神经……↓

      (P叔苦恼送什么礼物给老婆)

      Neal:What's she into?...Existentially.

      P叔:...I'm drawing a blank.

      Neal:How could you not know?!When you were chasing me,you knew my shoe size,what time I woke up in the morning...(啧啧…)

      P叔:That's the job.Very different.

      Neal:So,a relationship isn't work?

      P叔(炸毛):Oh no,no.You don't get to lecture me on relationships.My wife didn't change her identity and flee the country to get away from me.

      Neal:(被噎住+生气)

      P叔:(投降)Yes,yes,yes....(沉默)...That was harsh.I didn't,I didn't mean that.

      Neal:Yeah,you did.

      P叔:Ah~(这个“啊~”戳爆了我的萌点>///////<)

      P叔:... What am I gonna do?

      Neal:No~no more relationships advice from this side of the car.

      ……车里就一直弥漫着这种微妙的气场!等等第一集就这样……(´◉◞౪◟◉`)。

      但其实那时候俩男主的脸我都没萌起来,觉得一个是老婆嘴的大叔,一个是长得有点腻的小哥,看上去天差地别的也没什么火花磁场,压根没往YY里想。

      结果不知不觉就……渐渐带感了起来|||。一般各种相处模式里对我来说最要紧的是“羁绊”。而比起福华那种羁绊我更往死里萌这种——什么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互相看不顺眼却又相辅相成啊,立场相左心底却彼此认同啊,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都拿对方没办法”。迫于某种客观因素绑在一起行动,绑着绑着就……嗯(「´・∀・`)「。

      最开始看到Neal找到新居给Peter留的字条“吻你抱你”立马笑喷,那时候以为Neal是个占绝对上风游刃有余的风流公子,谁料到是个傲娇的小孔雀啊到底还不是被大叔吃的死死的……还率先表白矮油真是。Peter我开始完全没找到他的point,结果越看越带感!这种腹黑温柔运筹帷幄斡旋八方的好男人好老公好搭档好基友太赞了好吗!俩人每次眼神交汇我就忍不住要倒回去重看,Neal那小眼神定定望过去直接秒到人心底,大叔嘴角一挑宠溺得意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啊!!

      这剧的编剧太上道儿了,喜欢什么来什么,下药绑架生死纠葛狗血洒的一盆一盆。第8集俩人的关系算是有了质的飞跃。Neal从一路的试探怀疑(说起来当他以为幕后黑手是Peter的时候那个震惊沮丧痛苦……摔棋盘什么的Neal失控的样子真少见啊>////<),到正式“把生命交给你”(生死关头才见人心不是!)。到第10集就果断表白了真心HOLD不住……“Out of all the people in my life--you are the only one.The only person in my life I trust.”果断药后吐真言啊!!小眼神眨啊眨的我心都化了,P叔伸手过去揉头发一副无奈的样子。这一幕我翻来覆去看了十好几遍萌的七荤八素的>///////<(然后P叔就变身超人把监控带搞到手了别纠结怎么搞到的编剧显然不在乎那个OTL……)

      作为一个从小就喜欢白烂英雄救美情节的俗妹子,小时候看五阿哥闯棋社救小燕子,看道明寺去仓库救杉菜都能激动个半死。而现在我依然狗血不改地喜欢英雄救……英雄。偏巧这俩人的设定就是动不动出生入死穿越险境,什么Neal被捆在床上还下了药啊,什么正跟P叔通电话就被电击晕啊,七七八八看的我狼血沸了又沸滚滚不息。

      还有P叔的妻子El,也成功塑造了一个腐剧中光芒万丈的好女人TUT……知性幽默善良可爱就不说了,还各种善解人意各种推波助澜,帮他们化解矛盾误会,让P叔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El姐嗷嗷爱死你了!

      第一季结尾算是把狗血洒向了极致。赶去机场的P叔和要上飞机的Neal,俩人的眼神要多纠结不清有多纠结不清。P叔摆出“随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拦你”的姿态,却来回强调着你的选择是个错误。Neal嘴上“这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结果眼神根本就透着犹豫,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纠结地还了定情信物(大雾),Neal准备离开。

      -You said goodbye to everyone but me.Why?

      -I don't know.

      -Yeah,you do.Tell me.

      -I don't know,Peter.

      -Why?

      -You know why.

      -Tell me.(P叔紧追不舍好样的T_T)

      -Cause you're the only one who could change my mind.(小孔雀掉眼泪了掉眼泪了TAT)

      -Did I?(一脸明知故问的温柔和无奈TUT)

      两人那个眼神那个气场……真正的一言难尽啊我去,两人脸上都写着大大的【留恋】可是千言万语在心口难开啊!!更别提接下来Neal回头那一句无限深情的“Peter”…………

      后面就不说了,总之Kate萨拉巴……

     

      我一直以为Neal没来得及说完的后半句会是个持久的谜,没想到第二季第一集就再度表白了OTL。傲娇腹黑忠犬,蹭得累小孔雀,哆啦A梦Moz,好女人El,第二季待我慢慢啃来TUT。

      

      这是第一季我最喜欢的镜头TUT。小孔雀那一脸的得意洋洋太萌了……你们就一直这么夫唱夫随吧(((p≧ω≦q)))!

     

      有好剧的每一天都令人期待(蹦!)

      虽然现在我困死了T_T。

  •   跟老妈逛了一通南京路步行街。刷卡刷到要爆掉。

      说好要给老妈买衣服,带她进去逛巴不得把价签都遮掉免得她对每件衣服都摇头。最后基本是察言观色,一感觉到她的认可马上奔去付账。总觉得挑中的衣服不够衬托老妈的漂亮想再买些,还是被拦住了。

      顺路想给自己看两件衣服,一踏进店就觉得意兴阑珊,再一翻价钱更觉得不划算,匆匆走掉。

      去了一直很喜欢的点心店铺给老爷抖抖挑手信,觉得这个也好吃那个也不错,干脆每样都拿两个,免得谁有哪种尝不到……虽然也不一定都喜欢。

      顺便想给自己解个馋,拣了七八个,又觉得太贵划不来,丢出去一半。

      好像每个人都是这样,给别人买东西总是兴致勃勃,轮到自己身上就觉得没什么劲。

      大概因为送东西的时候,自我满足和期待雀跃的心情能在心里留很久。而给自己买东西,更容易出现的心情是后悔吧。

      就连逛淘宝,给笨蛋喵刷东西也比给自己刷东西果决多了。

     

      给北京和上海的同事都挑好了礼物。要是都能喜欢就好了……非常忐忑。

  • 2011-08-05

    小船 - [_自留地]

      晚上回家逗着笨蛋喵,把它放在腿上,圈在臂弯里,感受它传来柔软的热度,听着它边啃咬我的手指边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看着它眯起眼一副享受的样子、两只前爪无意识地轻轻乱挠,把它放回地上它就会绕着我的腿蹭,跟在我后面一溜小跑从这个房间到另个房间。

      被需要了,真好啊。

      一瞬间有种幸福到无以复加的感觉。我对这只猫咪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至少暂时是。

     

      因为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不安起来。除了父母这样先天既定的关系以外,自己并不是任何人的必须。不是谁的朋友里特别的那个,不是最重要的存在,不是谁的不可或缺,没有跟任何人达成什么特殊的羁绊。只是可以慢慢被取代掉的一个家伙罢了。

      如果是AVG游戏的话,一定是好感度过分平均又没有达到必须值而触发BE的主角吧。

     

      每天每天随着地铁里汹涌的人潮移动着,总觉得好像会不知不觉溶化掉。化成茫茫人海中面目模糊的一团,长着任意的一张脸。

      从来不敢说辛苦两个字,因为身边就有很多比自己辛苦几百倍却并不自认辛苦的人。所以每当觉得辛苦就会很快被羞愧感压过。“是自己还不够强”这么想着,为了能变得强大、能不断提升对“辛苦”“难过”这些词的衡量标准而努力着。觉得一切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觉得接下来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觉得自己会慢慢变成出色一点的人。一直一直这么走着,觉得有能力让内心慢慢变强大,各种负面情绪都能够自己化解。

      为了不向别人索取而努力着,觉得不伸手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才是最好。可是从来没想到会因为没有人向自己伸手,没有人需要自己而感到不安。

      这种不安感要怎么办呢,并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从来没有这样拼尽全力也不能齐头并进的环境,没有彻彻底底独来独往的生活。如同深一脚浅一脚踏在前路未知一片苍茫的虚空,从没有过的强烈的不安感,渴望被需要,被肯定价值。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不想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想啊。  

     

       “至少一个人也好,想要成为彼此最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朋友。”为什么在已经走了这么远的今天产生了这种渴望呢。人生的前20年都干嘛去了,因为不留恋所以就擅自放开手,觉得一个人也不错所以没和谁保持深入交往,这么做的家伙不就是自己吗。现在即使有了想要认真交往的朋友,也已经错过了可以一起共度的那么多年,落在Ta的很多重要的好朋友后面,成为众多关系不错的玩伴中的一个。不是青梅竹马,不是知己,不是至交,不是任何一个“最”。和很多很多人平行着,消失掉也可以被慢慢替代。

      还说什么拓宽自己的世界,根本就是个封闭的家伙。外表随和可是内心苛刻,看起来外向交往起来却很慢热,被动的要死,又理性到冷血。这样的人还想要别人来依赖自己……做什么白日梦。

     

      大概还是一个人最好了。

      自己有一百种让自己高兴的方法,自己是自己的全部,自己是自己的不可或缺。

      没有期待就不会期待落空。没有渴望就不会失望。

     

      各种惶惑。

      做的事有没有价值,自己能不能被认可,是不是足够努力,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确,脑海里冒出的想法应不应该。

      每天都在想着这些,像奔跑在RPG里的迷宫,地图是一片未知,每时每刻都困惑自己迈出的一步是不是合适的路线。不知前方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期待,只能一直小心翼翼地宽慰自己,忠实内心就好了。

      只要忠实内心就好了。

      

      工作上也是。

      再努力再努力一点的话,或许就会得到一点肯定了吧。

  • 2011-08-01

    十日谈 - [_四季鐘]

      流水账手记,每天记录一点。纯属给自己留个纪念,为了不致被时间磨灭掉这十天开心的吃货时光。

     

      7月15日

      少爷11点的飞机,13点到达,15点多找到酒店check in,16点40在公司门口出现。

      俩月没见了真有点儿紧张……但这人见到我第一句话居然是“啊你胖了”。

      ………………这句杀千刀的见面语我会记一辈子的=皿=。

      摸鱼溜下楼去一起喝东西,顺路指了一圈儿周围的各种店面。在早安巴黎要了两杯夏雪和一块蛋糕,听少爷跟我讲他今天才发现他的机票其实是昨天的……

      你妹哦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大条的人吗(ノ ゜Д゜)ノ┻┻!!

     

      下班后决定去人民广场觅食。一站路的地铁,走出地铁口花了比坐地铁长N倍的时间……真·人山人海。费了老鼻子劲儿找到要找的出口,中间还差点顺着人潮走散了。也怪我……来上海一个多月愣是没去过一站开外的人民广场,出来看到那复杂庞大的站就昏了头。

      钻进来福士广场,讨论一番少爷决定去港丽。然后就是漫长的叫号等号………………足足等了快两小时,8cm坡跟鞋站的脚要断掉。中间解决掉B1买的蛋糕两块。不算很好吃……太甜。

      排到号的感觉如羽化登仙凤凰涅槃……点了海鲜捞饭、一个什么凉面、芝士焗菌菇、墨鱼胶油条、还有一个红薯啥啥的甜点。冰火菠萝油被告知已经卖光了。不知是我们饿了还是怎样……总之味道确实都很棒,少爷被芝士菌菇和那份凉面的味道严重感动到,赞不绝口。我倒是比较喜欢墨鱼胶油条?甜点偏甜,旁边的奶油要是冰淇淋就好了。

      总之这顿饭吃的很开心……也很撑。好在之后在中山北路步履蹒跚地寻觅中潭路消化不少。

      回头想想人民广场和港丽好像刚好是麒麟里夏陆上海行去过的两处,想起那段非常喜欢的地铁站里“向我靠拢”的情节,有点奇妙的满足感。

      现在是凌晨2:44。明天8点要起床……目死。

     

      7月16日

      大姨妈您真会挑时候OTL。

      9点碰头,带少爷吃了粢饭棒。忘记他不爱吃肉松了……不然大概感想会更好。换乘的时候顺路去莉莲买了俩蛋挞。少爷表示不如回去的手信就带两盒蛋挞算了……

      摸到电影院后迅速换票入场。魁拔二周目。一百多基友一起看的感觉依然很赞,笑声吐槽还有“yooooo”声不断ww。结束的时候掌声不息,被大家的高tension感染。散场后找到翎酱,是和想象中基本一样的文静妹子ww。一起去吉野家解决了午饭,三人都被咬了几个蚊子包OTL。

      告别翎酱后换地铁去新天地,出来先去七叶和茶坐了坐。少爷一杯简单的抹茶,我要了一份抹茶盐天妇罗,又找死地点了抹茶冰OTL。下面的冰淇淋不大甜,泛着抹茶的浅苦,带着清香非常好味。

      从七叶和茶出来就开始乱转悠,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何为新天地……最后得出结论大概这一片儿地区都叫新天地OTL。转悠的过程中看到美术画廊,中共一大旧址,以及一个什么什么命令的发布旧址OTL。最终找到传说中的石库门旧民居,进去细细逛了圈。新鲜地看着那些家具陈设、房间布局、墙上的画与旧名词解释,还对男女主人的日常吐了槽……但真心很有点感慨,通过这些尚且留存的物件透视那个年代的立体全景,遥远却细致。

      出来继续在新天地瞎走了几圈,就地铁前往豫园。沿豫园老街逛下去,墙上的导游图看到最后也很迷惑……最后干脆就走哪儿算哪儿。吃了松月楼的素菜包子,皮薄馅儿足带着香油的香,非常好味。海棠糕虽然不算太甜但到底还是腻到了我们OTL。再晃几晃就到了城隍庙小吃中心,买了宁波汤团和南翔蟹粉小笼。真心……很普通OTL。宁波汤团皮好厚,还不如超市买的普通速冻汤圆。小笼的馅儿不太对我的盘,倒挺像老妈包的馄饨味儿。

      在九曲桥顺着人潮推挤一圈,俩人的HP果断飞速下降。出来就赶紧往人少的地方撤……找了家谭木匠粘了之前断掉的梳子,接着就想往南京路步行街去,结果拦了五六个人问路全是同样在找步行街的外地人OTL,干脆找了三轮车一路载过去。

      步行街觅食一路,最后去了上海第一食品楼。小杨生煎是怎么都要吃了,拎了两客钻进一茶一坐。点了饮料和些小吃就开始解决生煎。果然名不虚传……太好吃了TAT,薄软的皮和焦脆的底,仿佛永远吸不完的鲜美汤汁,两个人吃的大满足,一茶一坐的东西反倒是随便尝尝了|||。

      出来已经快9点,原路折回打算直接去外滩,最终决定坐游轮。路上买了安抚大姨妈的药,希望明天好过……

      外滩,夜风细雨,满江碎金散影,流水霓虹。说着有一搭没一搭天马行空的话,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想起夏明朗跟陆臻那段话,想起在脑海停驻多年的那个十里洋场纸醉金迷的印象。车如流水马如龙,美人如玉剑如虹。

      新天地很上海,城隍庙很上海,外滩很上海。不一样的上海,却都是上海。

     

      7月17日

      大姨妈开始发挥强大的威力,一整天的疲倦乏力易炸毛,看什么都不顺眼OTL。

      中午跟少爷碰面果断又迟到。随后在寻找莫干山路的过程中遇到非常热心的好人,直到我们走出去老远还喊我们给我们指方向……但我们最后还是打车了OTL。

      顺着连绵不断的涂鸦墙进了莫干山路,果然是艺术氛围十分浓厚的地方,相当特别。

      找到这家ONE PIECE创意银饰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拿出5g银土就开始制作。先擀再搓,团成小圆球后拿工具压成硬币大小就开始做花纹了。一点点压出背面的和平标志(?),中间自己不满意返工两次。折腾好之后烘干15min,拿出来接着刻背面的飞鸟。跟少爷研究了很久某人那个牌牌上的飞鸟到底头朝哪边……又在纸上画了很多次,最后在银土牌上勾出来自己还算满意,虽然刻花了一边的翅膀OTL。

      等成品出炉的时间跟少爷坐轻轨去了徐家汇,五番街地下逛一圈也吃了一圈,推荐了我暴喜欢的摩提工坊和鲷鱼烧给他,两人拎了一堆吃食坐在许留山,吃得饱肚。出来后又去了鱼寿司亭晚饭(……),性价比蛮高的一家店,寿司好吃又不算太贵。

      逛了圈超市后重返银饰店,对成品又进行几番讨论和加工,最终的样子好满意……老板娘给我戴起挂坠的时候问“这是你男朋友啊”,赶紧解释说是朋友。临走老板娘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他不错的,你考虑一下。”……跟死党对视一眼笑噗,老板娘神展开。

      无比喜欢这家店。墙上的梅丽与洗手间镜子上的WANTED。很艺术感的老板,热心的老板娘,萌爆了的短发眼镜妹和长发软妹。非常美好的回忆。

      连续两天睡眠加起来都没超过10小时走路时间超过24小时……RIA充好累啊_ノ乙(、ン、)_

     

      7月18日

      RIA充过头,早上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喝牛奶上网觉得……好幸福OTTTL。

      各种困顿各种疲惫,中午小睡了下,趁午休还没结束带少爷去吃传说中的酷酷路章鱼烧。依然口感软糯香气浓郁味道鲜美,然后不出意外地又烫了舌头……这几天它就一直在被各种烫OTL。

      解决掉章鱼烧后去旁边的awfully chocolate,经典巧克力蛋糕与雪顶巧克力各一块,一口咬下去仍然是幸福无比的感觉TUT。不过两块吃完也差不多到了腻的边缘……两个人一起真是太好了ww。

      晚饭带少爷去coco一番屋吃咖喱,这家伙吃咖喱真是风卷残云迅速解决战斗……店员很可爱临走还坚持给我们再倒一杯水噗。出来后去红宝石买了传说中的栗子蛋糕,确实还蛮好吃的w。

      明天继续吃货出动w。

     

      7月19日

      中午去了狮子山下。木瓜鲜奶虾饺萝卜糕白灼菜心鱼片粥煲仔饭,不过不失的港式风味。

      晚上赶了COLD STONE最后一小时的买一送一,要了中杯芝士和草莓,加了杏仁。其实吃起来感觉也还好……还是更喜欢DQ那种OTL。但好歹味道过得去,没有当年在诗缤娜提吃的那么要命。

      端着冰淇淋上楼去了口碑很不错的伊秀寿司。金枪鱼大腩和三文鱼籽是我每次寿司必点,又要了这家很有名气的烤鹅肝寿司,海盐和火炙系列的也各点了一种,最后还加了点评网上不少人推荐的“藤原纪香”。一路吃下来感觉果然很棒,无论肉质还是味道都很让我这个吃货满足……“藤原纪香”不贵但吃起来层次很丰富,并不糊弄人,算得上小小惊喜。

      明天继续吃货出动w。(你快够了

     

      7月20日

      午饭带少爷去了公司对面的王家沙。上海小吃怎么也要尝一尝的。一进门就是强推的榨菜鲜肉月饼,少爷大呼本来以为只是月饼里有一点点肉……没想到真的是“很·鲜·肉”,还带汤的,噗。

      虽然这家伙不爱吃糕团,还是强迫他买了几块(喂)。枣泥糕桂花条头糕和松仁桃仁双酿我觉得都很好吃的嘛……然后萝卜丝酥拎一盒,就上楼了。

      楼上可以点单,蟹黄小笼、糯米排骨、鸡鸭血汤、虾仁两面黄。两面黄实在和我们想象中的样子差距太大以至于端上来我们都以为上错了噗。小笼印象不深,排骨居然是一整块,两面黄吃起来有点怪怪的,不爱吃血的我反倒觉得那个汤最好喝……但总之我对特色小吃一类的东西还是挺有爱的,虽然身边这家伙显然更爱吃餐厅。

      晚饭去龙之梦的食之秘解决。吃了许多人推荐的大理石芝士,果然非常好味。咖喱鱼排也不错,冬阴功拉面就很普通了……还有一个甜点是什么焗苹果来着,我觉得不错,但上面那些颗粒的口感触了少爷的逆鳞(´・ω・`)。

     

      7月21日

      午饭各自解决,买了杯星冰乐加个玲珑三明治就打发了。晚饭杀去N多人推荐的“寿宁路小龙虾”。

      走到寿宁路口就看到一片繁华热闹,全是小龙虾的招牌挨挤在一起,看不出不知道哪家好吃,最后只好“拣店不如撞店”(神马),随便挑了家进去。

      富贵虾与小龙虾各要了一斤。端上来后顿时觉得幸亏没听店员的要两斤……那也太多了= =。要了两瓶啤酒,吃着吃着慢慢觉得这东西也挺带感,虽然剥壳剥的手指伤痕累累(夸张)。最后意犹未尽地要了点烧烤。然后彼此都觉得还是在回民街吃烤肉涮牛肚更爽……对两个粗糙的黄土高坡小土包来说,吃海鲜实在太麻烦了……还是签子上串的肉吃起来爽(´・ω・`)。

     

      7月22日

      脚磨破了,午饭从简就近,于是去了葡京。

      店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和嘈杂。要了一个什么主食,一个芥末鱼籽啥啥,红豆冰,蜂蜜厚多士。速战速决。

      晚上加完班就去了龙之梦,边晃边等待8点40的变形金刚3。久违地吃了杯DQ,虽然公司楼下就有,但一个人吃冰淇淋总觉得太撒比西了……要了紫薯杏仁奇脆粉,搭配起来意外地好味。龙之梦下面东逛逛西看看就上楼等开映。跟旁边的家伙从变一变二一路看到变三,总觉得一会儿出门还是熟悉的骡马市,走几步就是东大街,坐个300就能一路到家。一秒种后才恍然反应过来我们在遥远的上海,这家伙大后天就走而我明天要起个大早去出差。

      变三的精彩程度就不说了总之我看到汽车人和特种部队就浑身热血沸腾是一定的。大黄蜂还是让我苏个半死,虽然制作组越来越爱虐它了这次还莫名其妙搞那种下跪对视戏码是闹哪样……我家大黄蜂有那么弱吗喂。最后一小时激战太HIGH了。然后我和少爷一致觉得里面那个飞船好像昨天吃的富贵虾(喂

     

      7月24日

      23日苦逼地去杭州出差,24日下午终于赶回来吃一餐晚饭。

      讨论过这最后的晚上我们是去七宝还是田子坊,最后觉得比起文艺的地方还是食物聚集地更适合我们两个吃货w。

      高铁下来直接2号线奔到中山公园见面,然后转线去七宝古镇。出地铁站后就能看到沿路的指示牌,走了一段拐了几拐,就看到有点像回民街里的小巷那样狭长的小街和拥挤的铺子。从一个长的像春卷模样的东西吃起,如果它热一些的话想必味道会很不错。然后各种不记得名字的小吃一路吃下来很是欢喜。想尝尝那些糕团,无奈每个分量都太大……只好放弃了。走到尾的时候看到家人气颇高的臭豆腐店,门口排的人拥挤在一起。少爷奋勇挤进去买了一盒,出来俩人拿着牙签站在路边戳着吃,聊着高中时候加菲与臭豆腐的好笑往事,错觉我们还都没长大,还是那么傻不拉叽的青葱少年时光。

      最后以镇口的小笼包作收尾,愉快地结束了吃货的夜晚。在回去的地铁上聊了很多现实的话题,已经有各自固执的观点和坚持的看法,有了“讨厌的大人”的一点模样。其实甩掉那些,还是两个傻瓜。

     

      7月25日

      早上在电话里争执了好一阵子从机场赶回来吃饭再赶回去到底来不来得及,最后一拍脑袋想到明明我过去就好。于是中午一到点就冲下楼奔上2号线,在漫长的路程中边用电脑工作边等待一会儿的送别。

      在候机楼里一番周折总算见到,急匆匆就地在机场餐厅吃些简餐。黑椒牛柳饭吃起来很寡淡,黑森林的味道也不怎么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少爷讲着昨晚诡异的噩梦,我不记得我在说些什么。

      然后就在候机厅口分开,简单地拥抱了一下,走回空荡荡的通道,有点怅然。

      能一起看陌生的城市风景,分享新鲜的一切,真是非常非常开心的事。能来玩真是太好了。

      总之10月西安见……请我吃饭(喂

  •   他们都那么好,平淡幸福地相守,温柔像是要从字里行间溢出来。

      他们都那么好,花繁叶茂的生命,照片里都能看到蓬勃的青春。

      他们都不是名单上的数字,他们本该平静延续的人生轨迹生生被砍成句号,留下亲人朋友痛苦难抑的无限回声。太痛心,网络时代让那辆列车上的每个乘客都近得仿佛身边人,就好像是我们熟识的任何一对年轻的父母,是隔壁温馨的家庭,是同班帅气的男生与身边阳光的姑娘。眼睁睁目睹生命戛然而止的惊惧,与失去的痛苦,都清晰地映射在每个人身上。

      莫大的悲伤很容易转化成找不到出口的愤怒,陷入争吵无休。看到的可能是谣言,辟谣的言可能也是谣言。我们什么都不相信,因为它一直都太善于掩埋和隐藏,40前年的某某,20年前的某某,甚至今天只要曾身处过一个媒体,就能知道它是怎样扼着它的喉舌。我们永远觉得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到最后依然只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质疑愿意质疑的。

      一场灾难,就伴着一场舆论之战。然后又有新的灾难,就迅速转移注意力投入新的战场。

      总有事件不断发生。

      总有太多的悲伤,太多的荒唐,太多的挣扎,太多的失望,太多的匪夷所思,与太多的无可奈何。

      它身体还是个少年,却已经沉疴多年,有遗传顽疾,有疑难杂症,可终究还是对它怀抱着希望,期待它的成长,无论如何也不会设想他死掉。

      我知道他的今天比昨天好,可也没办法安心笃定地说都是小问题,不严重,不会影响它成长的步伐与美好的方向。我不能握拳大喊“明天会更好”就心满意足地大踏步走下去。

      想要看清他不计其数的病症,但不想像个冷冰冰的看客,作壁上观,说着破罐子破摔绝望的语言。

      想要给他最不计缘由的支持,但也不想捂起耳朵闭上眼睛,说一切太平安好,别家光鲜都不能作比。

      作为一介草民,没有很高的觉悟,没有读过多少高深的书,不怎么懂世界的风云变幻,不明白任何技术原理知识,永远也触摸不到所谓的真相。没有纵览全局的能力,没有振臂高呼的勇气。爱这个国家,却不知道要怎么爱它,不知道怎么才算爱它。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这里,却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事情成为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无条件地爱着,困惑地爱着,悲伤地爱着。

      我一直相信它的未来会很好。尽管这里的“相信”“未来”“好”是三个那么模糊的变量。

      但心中还是有希望。哪怕这希望的依据渺茫。

  •   已经过去很多天了OTL。

      但到底还是想写写,那个《泰勇气》番外里赚了我最多笑出来的眼泪,这次又赚了我看麒麟之后哭掉最多眼泪的家伙。

      那天半夜被那句“纪念永远的阿泰”吓到,跟哈尼说着凶多吉少的预测。结果钻被窝里拿手机翻了更新才知道已经是过去式。阿泰死了,死在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死在《麒麟》的世界,死在桔子笔下。

      作为典型的泪腺故障铁石心肠,记忆中屈指可数的为虚拟人物流泪的情景,基本都是被电影画面、音乐的渲染,或是被小说哀伤的笔调反复的描写一点一点把眼泪勾出来。这次却是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拼命抑制不住地流眼泪,太过迅速以至于开始完全没有意识到。甚至不记得泪点是哪句话,因为只是阿泰死了这个事实就足够让当时的自己陷入某种巨大的悲伤,好像是一个在现实世界中存活的朋友逝去了一样。

      像许许多多曾经活在故事里的那些人,早就脱离白纸黑字或二维空间,成了平行世界里的一个真实存在的个体,一个生命。

      入戏太深是件很糟糕的事。难免也会被人说“不过是篇小说,认真你就输了。”

      但终究对这小说还是抱着认真的心情。因为是认真地喜欢着,所以没有办法开玩笑地敷衍过去,嘻嘻哈哈地对待。

      麒麟的精彩之处在于里面的每个人都立体无比,单独拿出来都可以架构新的故事。让我相信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存在,过着他们的生活,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悲欢。而这其中,阿泰更像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人。不那么神乎其神,没说过很深奥的结论很经典的对白,聪明而单纯,软弱却不懦弱,会对人投以最彻底的信赖,那么好,就像每个团队里都会有的,会闹些笑话、存在感不高,却让人无比舒服的温和的人。

      看故事的时候总是希望里面每个人都终得其所,走向最合适的归途。就像看团长的时候希望的,龙文章大隐于世,张立宪战死沙场,迷龙和小太爷就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清浅悠闲过完俗世一生。可偏偏每个故事里都是最与世无争的人先被判死刑,代表着最单纯美好的意象被打碎给人看,让人在“为什么是他”的悲叹里触碰残酷的现实。像多比与弗雷德,像圆圆脸的阿泰,不久之前才刚刚求婚成功,家乡还有个等着他的可爱小女友。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

     

      会做大猩猩扭发扭发病毒的泰星宝宝在故事里逝去了。

      还有千千万万个阿泰,在世界不为人所知的角落里长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