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匆匆写个repo算是给自己留下点回忆ww。各种不会写记叙文所以完全流水账……

      托liuka酱朋友买的票子,座位在第一排中间区域的最右边,刚好柿子也是站在台上的最右,距离算是最近了……可是很大段时间都被一个摄像大哥挡到OTTL。

      主持人请阿杰和姜广涛的时候我就激动地叫了一记(就算不那么了解中国配音圈但也都是超熟悉的名字><),下来柿子一出来尖叫四起ww,我这才发现“诶原来天朝是可以随便拍照的……”开始后悔没拿相机OTTL。

      见到柿子的时候一阵感慨“终于见到真人了……”,想想路上还在抓着PSP玩《绝对迷宫格林童话》攻略柿子的小红帽呢ww。柿子本人看起来各种可爱,很亚撒西的样子,宽松黑T黑裤子,脸圆圆的笑起来萌到爆表,还故意抖肩真是……不要太萌XD。本人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少年感,相对印象来说比较man的感觉。

      然后柿子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一直苦逼地被那摄像大哥挡着,从缝隙里看柿子说的认真的样子。柿子今天完全压住全场啊无时无刻不在回应来自下面的挥手和呼喊……

      配音PK的环节是阿杰和柿子分别用日文和中文念同样的对白。柿子再次收获尖叫无数……默默有点替阿杰那个,毕竟也在天朝是自家主场不是……配音环节结束之后互动游戏是让饭重复他们刚说的台词中的任意一句……哦尼玛我光顾着HC了完全没注意台词是什么OTTTTTTTTL 好——后——悔——然后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个蹲在前面的姐姐霸气地举着手噗,礼物是签名书……嫉妒一记QwQ。

      然后见面会环节就飞快地结束了……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快得好坑爹感。柿子边回应边往出口走,临下台的时候看他举起话筒想说什么——结果还是没有说话筒就被STAFF拿走了OTL。

      之后是魁拔观影时间……总的来说蛮好看,萌点槽点(好的意味)都很多,笑点不断,也完全不生硬。基本每个角色到后面都会颠覆我的第一印象,喷。貌似魁拔总共会有5部?总之这次觉得故事只是刚开始……情节刚刚起步,很多铺垫还都没有展开,灵魂上也还没体现太多中国精髓的东西。这部分就拭目以待后面的几部吧w。配音方面比预期好很多,天然蛮大人、长脸大哥哥(对不起我只记得这个名字)、和开始那个坏人(我又失忆了OTL)都很赞,蛮吉更是精彩得我感慨了好几次……萌的时候战斗的时候热血的时候动摇的时候哭泣的时候都表现的非常棒,事前没做功课回来查了才知道就是大名鼎鼎的KK……一直觉得她超努力也超励志的TUT,这次的蛮吉真是太棒了。

      等字幕放完再走果然是正确的……一阵尖叫循声望去于是远远地看到中后部站起来两个穿魁拔黑T的人给大家鞠躬——跟着人潮过去发现可以签名于是翻包找本子,没有事先准备只好拿了平时最喜欢的日程本,本来想慢慢等的结果STAFF已经开始催阿杰走,匆忙挤到跟前递过去,阿杰签到一半被挤得断了一下然后继续签完,就被拽走了……最后一个签到真lucky啊我最近的糟糕RP终于回报在这里了吗TUT。

      总之虽然有点混乱,还是很开心的一次体验。达成了见柿子的小心愿,以及成了姜广涛和阿杰的粉ww。觉得怎么说呢……希望国内的环境能给配音演员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支持,毕竟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好声音。中国配音fighting> <!

  • 2011-06-27

    2011年06月27日 - [_拾荒者]

      晚上做了个非常离谱的梦,早上醒过来觉得有点好笑,但居然又有点怅然。

      至少在梦里,很希望它是真的。

     

      过去了这么多年,居然又梦见你,而且还是在这一天。是白天的短信没有回音?还是傍晚发微博的时候想起了那并不遥远的中二旧事。

      你在梦里没什么变化,与我脑海中现在仅存的那些镜头一样,随意地笑起来,周围的气场随之被微微搅动,模糊,温柔又明快。

      一场长而又长以至成了惯性的暗恋,一场中二青春期意义不明的独角戏。那之后的若干年梦见过你好几次,每次都过程清晰但画面模糊,不同的情节,不同的教室,不同的设定,唯一相同的画面是你靠在桌子上转过来笑,在每个不同的梦境。

      跟许多人都提到过与你相关的故事,毕竟我的中学时代那样乏善可陈。你的样子在反复的提及中渐渐变得难以捉摸,惟独剩下十几岁的笑容固守在流光里。

      你在世界的哪里。过得怎么样呢。

  •   周末群聚,第一次见到姐姐三角思想小噗噗还有狒狒。坐在一起吃火锅,唱歌,玩三国杀,大家与记忆中的样子一样又不同,近在咫尺的笑颜,手臂碰触的温度,她们他们从平板板的照片里跳出来,从一串ID一种QQ字体颜色变成眼前笑闹的家伙,触手可及。原来笑起来眼睛的弧度是这样的,原来在身边拿麦唱歌的声音是这样的,原来会有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小动作……再想想几年前那样强烈而不得的渴望,有浅浅的欣喜的感慨。

     

      来魔都的时间赶得很巧。姐姐下个月就要去日本,三角下周去青岛过暑假,一年后大概也要去美国。眼前的人很快就要去隔着山隔着海隔着国家的那一边,像许许多多三次元二次元的朋友一样。曾经的校友群偶尔亮起,昔日同学自报现状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澳洲,加拿大,新加坡,英国。

      忽然就想起那段话,具体记不清了,大概是说:

      小学的时候,希望能和喜欢的人做同桌;初中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个班;高中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所学校;大学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个城市;毕业后,希望我们能在一个国家。

     

      每次想到这段话都有种心酸的无能为力感。世界的定义,从一张床,一个家,一处院子,一片城区,一所城市,慢慢变成一个国家,整个地球,就那么随着时间流逝扩展成无限大,茫然而渺远。我们要用很大的力气,付出很多代价,做出很多努力才能呆在一起,一起去买一杯奶茶,吃一盒章鱼烧。

      更多的情况下,我们彼此都变成短信里的字符,QQ上的表情。感受不到声音里微妙的情绪变化,看不到你说这些话时做着怎样的表情,在微笑,或者皱着眉。不能一起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不能结伴走遍这城市的风景,坐进新的餐厅你们不在对面,走进KTV包厢你们不在旁边。我们看着不同的景色,呼吸不同的空气,活在不同的时间,甚至拥抱不同的白天与黑夜,抬头是不同的天空,侧耳是不同的语言。我们在同一个又不同的世界。

     

      在人生的前20年里,不知道想念大抵是怎样的感觉。对任何人和事物都仅仅是怀念,回忆一下旧日嬉笑怒骂鲜活的片段,笑一笑就觉得足够。离开的人就顺其自然,从不主动联络。换了新的环境就自己寻找可爱的地方不与曾经作比。与旧人相别与新人相识,彼此留一份感情就足够。人来人往,到底不了解“想念”里蕴含的是怎样一种执着。

      中学曾经因为跟暗恋的男生分到不同班而消沉了很久。那时觉得,一扭头看不到这个人在身后,有了好笑的笑话不能讲给他听,不能上课讲小话传纸条下课对拼五子棋,就足够像世界的重心被抽离让人一样难过。

      坐在上海某家餐厅,独自拿手机拍外面的风景,忽然想起那时的心情。

      想要一起尝遍街头巷尾的小吃店,想要一起发掘这城市最漂亮的地方,想要和你们走同一条街道,经历同样的天气,想要给你们听每个笑话每句吐槽,想要跟你们说每个瞬间微妙的心情。

     

      原来想念就是,我想把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与你们分享。所以,一定要在我身边。

      只有在身边,才可以。

     

      在电视上重温士兵突击,听到班长那四平八稳有神奇安抚作用的好听嗓音说着,“人啊,总是要分的,而且会越分越远,见不着人,摸不着面,想得你抓心挠肝的,可咱也在长啊,个越来越高,能耐也越来越大,到时你想见谁就见谁,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一句一句钻到心里,戳的有点泪目。

      我比以前强大了一点点吧,见到了很多以前想见却见不到的人。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想见谁就见谁。

      可到底还是软弱地希望不要分,像那部俗烂棒子剧说的那样,变成一棵树,亲人和朋友都牢牢攥在手心。

     

      过去岁月已经过去。未来渺然无从期待。八小时埋头工作,剩余时间沉溺于二次元声色犬马,一天一天过得无比认真,却也无比虚无。

  •   其实标题和正文无关(喂。

      小时候对上海的印象停留在旧时代,旗袍,舞女,十里洋场,纸醉金迷。再长大一点,繁华的印象里又添了窄小的弄堂和被切割成不规则形状的天空,有心下迷恋的最普通的市井人气。等到了大学,上海是地图上一段让自己心痒的距离,是一张当时负担不起的火车票,是一群海贼朋友经常群聚让我无比眼馋无比向往的地方。

      不知不觉,“上海”两个字积攒了太多的意象,无数的朋友伙伴,无数的小说电影,无数的虚拟人物,无尽的真实人生。最近的一次大概是看麒麟那会儿,陆臻带着夏明朗回家,上博里的盘子,外滩的灯火,浦江边那段神来之笔的告白。心里的描绘又多添几笔,定格成一个无限好奇却依旧遥远的地方。

      然后毫无预期、措手不及地就站在这里。从虹桥机场出来,一路从出租车窗里张望,看着“上海”就这么从想象跳进了现实,从纷杂的意象凝聚成窗外掠过的风景,一点真实感也没有。上海的黄梅天闷而湿热,整个城市苍茫一片,挥毫涂抹着令人忐忑的未来。

      接下来的几天就在一点点地触摸着这座城市的样子,是未曾见过的样貌:旧而精巧的建筑,别致复杂的街道,发达便利的设施,听不懂的吴侬软语。这座城市拥挤而匆忙,从容又骄傲,喧闹却精致,蕴藏着独特的力量,像某种巨大的浪潮轻易将人挟裹。

    -----------------------

      见到了红月亮上海分部(神马)的漆漆、阿简和水酱。漆漆又白又瘦又漂亮真·萌软妹无误,阿简气场强大帅气又可爱在一起很有安心感,水酱心灵手巧美人一枚开起车来御姐又天然呆w。面搅完的晚上开心到在床上翻滚,觉得真是遇到了一群很好很好的人。

      不久就要去见海贼群的魔都帮了,从大学起就心念念的一群伙伴,终于可以见到了w。

    -----------------------

      要在上海长期出差一段时间了。请多多指教m(_ _)m。

  • 2011-06-06

    端午 - [_冥想盆]

      端午前的晚上,再度踩着夜色回去。帝都晚上的公交车有着与白天截然不同的风景,染着疲倦的空旷感。打了很大的哈欠,泛起来的眼泪浸在呼啸的夜风里,冰凉湿腻一片。迷离中仰头看到路边那些高楼里方方正正的错落的光,忽然想起十年前的夏令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出远门,也是在全然陌生的北京仰头望着夜幕下的万家灯火。那时候才11岁,却没什么玩心,只恋家的要命,站在北影的操场上数着遥远的星星点点的灯光,想象着每扇窗后温馨热闹的景象,惶然又难过。夏令营的某几个晚上可以给家里打电话,当时的自己惦记着老妈做的菜,惦记着冰箱里冰镇的糖水,雪白银耳和浮在上面的诱人的青葡萄。在电话里说着那些就委屈的几乎要哭一鼻子。

      转眼十年过去了,关于那次夏令营的记忆早就模糊不堪,却只有这些不知所谓的琐碎细节一直被反复记起,清晰无比。完全是个软弱小孩子的自己,那些现在看来有点好笑的心情,依然能触摸的到。

     

      忘记买粽子了。于是第一次过了没有粽子的端午,作为一个对传统节日食品有莫名执着的家伙,内心……很是遗憾着OTL。

      明天坐飞机去魔都,后天大概要去杭州。都是从未去过的地方,有从未接触过的工作等着我。未来又展现出完全不可预测的样子,令人紧张又雀跃。诚惶诚恐地期待着。

      是不是,真的拓宽了一点自己的世界呢?

      早点成为强大又能独当一面的人就好了。

  • 2011-05-29

    千声钟 - [_冥想盆]

      买了个床上电脑桌。打开包装满房子都飘着最喜欢的木头味儿,惬意的要命。

      周末下午。温度似乎升高了那么一点点,空气微妙地粘腻起来。靠在床头捏着张宣传单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风,外面交错着不知名的鸟叫声。谁家放着京剧,咿咿呀呀的二胡弦子声顺着半开的窗户钻进来,闲散得让人觉得时间好像就这么凝滞下来,不会再往前走。

      换了新环境的时候总会有种奇妙的现象,就是经常看到旧人旧物的影子。刚上大学时是这样,眼下也是这样。街头巷尾、公交上地铁里,总有相似的影子闪过,或者是同一件衣服,或者是相似的发型,或者是如出一辙的走路姿势,让我在那些人身上看到熟悉的某某,或者不太熟悉的某某某。

      还有相似的街景。某个加了班的夜晚,坐了不太常坐的公交车。夜色渲染下开过某个小站的时候车窗里映出的分明是大差市那个转角。相似的窄街,排列着相似的朴素店面。索性倚在玻璃上眯起眼,放任思绪乱跑肆意想象,仿佛闭上眼车子就会那样一直开下去,拐个弯,钻进东大街熙攘的人群与流淌的霓虹,钻进那些最熟悉的市井嘈杂,人间烟火。岁月就那么瞬间倒转成原来的样子,像是倒带的视频落回原点,所有的躁动与渴望都掩在古老的城墙与千年的时光下,重新安稳地沉睡。

     

      某次坐车路过前门,看到半空中围在四周成群的燕子,一如西安钟鼓楼周围终年低绕盘旋的燕子群。傍晚的天空仓促地变换着色彩,干爽的北方空气,古街上拥挤的铺子,苍茫的暮色,翻飞的墨黑剪影。时间空间都被拉得高远,厚重又温柔。

  •     基本上来帝都以后,一直有种乡下妹子进城的新鲜感。那个地图上看着“好大啊”的北京,终于变成了眼前很大很大的北京。每天内心OS重复最多的一句就是:“萨苏噶帝都O..O”。

        来帝都以后第一次坐地铁,各种新鲜。坐的是2号线,在站台上很吃惊地想“没有防护吗?想跳地铁自杀岂不是很容易”orz。日后的每个早晨都要换乘地铁,挤4号线挤出一身汗,然后在宣武门下面跟着无比汹涌的人潮一寸一寸地从4号线站台挪到2号线站台。

        来帝都的第二个周六,第一次坐公交回去,于是在11岁夏令营以后第二次看到天安门,纪念碑,大会堂,莫名地还挺澎湃的……一瞬间好像被什么鼓舞了一样,浑身充满了力量。在大栅栏倒车,这地方不念“DAZHALAN”念“大石蜡儿”是我觉得最好玩的地方……无比喜欢这种老地名,带着敦厚的年代感,可爱的要命。就这样坐了两趟公交,带着乡下妹子的心情看外面的街道行人,拿眼睛仔细观察这座城市,居然从头到尾都是兴奋的。

        来帝都以后碰到很多热情的人。比如在火车站的那个指路大叔,因为家里没人加班再跑一趟给我送货的京东小哥,五金杂货店那个帮我系塑料袋的店员。

        来帝都以后有很多开心的事儿。比如发现燕莎下面那家超市的稻香村比家附近那家好吃(喂)。加完班的夜晚走在大街上,眯眼看亮起的霓虹,地铁里疲惫的脸,城市展现出放慢了步调的温柔样子,瞬间觉得很有生活的实感。

        不开心的事是很容易遇到的,但开心的事情要靠自己好好发现才行。放低姿态去积极感受的话,快乐的微小细节就会像可乐杯里的细小泡沫一样不断涌现出来。

        比想象中的更喜欢这座城市。混杂着冷漠和热情,新鲜又念旧,忙碌又包容,充满生命力,有鲜明的好与不好,有它独特的可爱之处。

        要更积极地生活。

  • 2011-05-20

    帝都第一周 - [_自留地]

        就这么从尘烟喧嚣的西安,跑到了千里之外的北京。

        加完班的夜晚走在长安街上,看着宽阔的街道和无限高远的天,有种浅浅的脚踏实地的安心感。

        敞亮的公交,呼啸的地铁,很多的热心人。初来乍到的茫然困顿总算熬过去,生活又展现出许多令人开心的小细节。早晨捏着面包牛奶挤早高峰,晚上洗好澡趴在床上翘着脚玩PSP,在这样的生活节奏里慢慢地找着自己的步调。

        想起相方曾说过一句话,大意是离开一个城市就像是连皮带肉地撕裂的过程。其实想想坐火车离开的时候并不痛苦,像株被移植的盆栽一样带着旧泥土试图融入新盆的过程才最纠结。

        好在这样笨手笨脚的自己总算是姑且站稳了脚跟。接下来的日子,就加油伸展手脚,努力生长吧。

    --------------------------

        喜欢留很多旧东西,包括手机里几百条的旧短信。渐渐积攒到了容量上限,拿出来删的时候顺便回顾以前说过的话,有些很有趣,有些很疏离。

        曾经说着某些话的人,如今已经不再那么想了吧。承诺、期许,都和过去的人一并被丢在时光的角落。

    --------------------------

        雀跃又忐忑地期待着计划中的美好未来。希望5月和6月都赶快过去过去。

        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