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海之隔遭遇强震,国内的舆论也翻了天。某晚看到工作邮箱里的指示一阵心寒不解,忍不住发了微博啰嗦几句,没想被轮了个几百道,种种声音兼而有之。一条条看过去,有的质疑着眼点莫名其妙让人啼笑皆非,也有一些相对中肯的指责。于是反思来去,还是删掉了,毕竟总会产生本意之外的反响,而那就根本不是自己初衷了。微博是非之地,任何一句话说出去都像掷去湖面的石子,带出控制不及的层层渲染出的波纹。最后干脆保持沉默只一味看消息,看的久了忍不住又会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不应该就是为逝者哀悼,为生者祈祷,热心的关切的就捐款声援,漠不关心的觉得于己无关也无可厚非。我以为这样就足够了,竟然会生出那么多繁杂的枝节。幸灾乐祸的肆意谩骂的造谣生事的妄自菲薄的矫枉过正的,每种声浪都会被更高的声浪盖过,每个阵营里都有狭隘偏激的声音,于是一叶障目,很容易就拐到奇怪的地方去。

        看《团长》时最喜欢龙文章两句话:“我只是想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那个样子”,以及“对错很重要”。对错很重要。我觉得再重要不过。可是眼下好像没有什么基本的是非曲直,混沌成了一团灰。所以总有许多匪夷所思的声音出现,不管是911,YZ门,还是范跑跑等等等等。振振有词听的太多久而久之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异类。可我以为万事至少该有个评判对错的基准,其他一切都在这之后。总得有个底线,有个原则,有人成为人最本质最应该坚守的某种东西。我一直迷惑又肯定地坚持着这一点。

        究竟应该是怎样呢?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个固执又肤浅的家伙罢了。

    ------------------------最近的人生重心是《麒麟》---------------------------------

        总觉得接下来很久都看不到这么棒的13L小说。看完第五部的时候觉得它早已不是一部同人小说或者耽美,承载的东西根本就远远超过了13L小说的格局。看的久了觉得那些人全都是真实存在的,命运的每个转折都牵动到心底。对小说里渗透出的想法、以及作者的很多观点都非常非常共鸣。到底还是想磨出篇废柴读后感来……等闲下来的时候。

        顺便看完之后重温了剧然后一路爬到同人MV爬到真人爬的没边没沿。生活格外多姿多彩。

    ------------------------琐碎的其他----------------------

        从根上来说算是个博爱的人,容易对陌生的人事物产生好感。喜欢、迷恋、欣赏、认同,种种感情不一而足。但大多不会上心更懒得追逐,就是普普通通抱有一份好感。在心里不自觉会给喜欢的程度与类型排座次,总要把每份感情都掂量出个一五一十,为什么会喜欢,列出原因一二三。然而最近发现这举动相当自欺欺人,因为常常是先不自觉喜欢了,才加诸理由上去。于是看到优点会欣慰觉得值得喜欢,看到缺点也会觉得是不加掩饰的率性。心里前前后后那些总结都自相矛盾得要命。总之好与不好都是好,喜欢的人就怎么样都可以接受和认同。

     

        跟老妈聊起不久后的未来。老妈说你太软,为人处事太“弱”,这是我最不放心的一点。听了心里明白可是不知道如何去做。先自我锻炼以应对未知自然是好的,但自己好像更适合吃一堑长一智的路线。软就软吧,天生这样。总觉得自己吃亏好过给人添堵。总而言之以后遇到什么都是自己该。

        老妈还说你有一点跟你老爸一模一样:心太重。想太多,和自己有关的无关的,力所能及的不能及的,针尖大的事也能左右,庸人自扰,作茧自缚。老妈说要学会刻意遗忘某些事情,不给它在脑子里出现的机会,一想到马上就转移思想和注意力。觉得是个挺好的办法……但到头估计还是会想,总喜欢自己想出个结果,却又没有足够多的阅历知识人生经验,思维没广度也没深度,往往钻了牛角尖出不来。

        有天半睡眠状态的时候听见自己在问自己:你是不是希望全世界都按你想的样子转?太蠢了。

        有时候真想把自己拆开洗刷一遍再组装起来,或者格式化,回炉重造,砍号重练。

        未来总是好的。要看向充满阳光的地方。很多次最后硬生生落在这句话上,让自己释然一点。

  • 2011-02-25

    尽。 - [_四季鐘]

        虽然心理准备已经做好了,但事到临头却没有什么实感。

        我如常地工作着,与朋友聊天谈笑着。大脑分了一个出来,反复地想,一点一点地掂量体会这个事实。

        去世了,不在了,没了。再也没有,再也不能。

     

        从在那一站下车起,紧张感挟裹全身。走过半站路,拐进一条小街,走到一半再折进一道小巷。走过千百次的地方,越往里走越觉得慌张,回忆从四面八方逼仄而来。

        屋内烟雾缭绕,炉内的香与叔伯们指间的烟。摘了眼镜,一时看不清楚谁是谁,也没有心思去辨认。

        听到叔叔在一旁:“来啦”。我说,“哎。”一时间连叫人的礼貌也忘记。

        跪下,磕三次头。每次起身的时候想合起手,又觉得好像分开更好,不知道手要怎么放,心里乱成一团。慌着这些事,于是连心底的沉痛与哀恸都打了折,站起来的时候懊恼不已。

        陌生的人出出进进,我靠在侧房的门边端详那张照片。每道皱纹都无比熟悉,熟悉到似乎知道它们接着要往哪个角度延伸,要组合成一个怎样的笑容,或者嗔怒的样子。看得久了,仿佛它们真的就那么动起来。

        睡梦中听到消息那时,心里隐隐地想,天堂里没有病痛。而眼下看着花圈簇拥中那熟悉的慈祥面容,又默默觉得,奶奶应该可以去比天堂更好的地方。

     

        葬礼在两天以后。凌晨五点从挣扎的梦境中醒来,思维渐渐恢复的同时,心口也陡然压上千斤大石,一瞬间忍不住想再回到梦里去。

        出租车在街巷穿行,沉睡的城市还没有从黑漆漆的夜色中挣脱。收音电台传出一首又一首的旋律,郑智化的水手,张悬的儿歌。

        随后的一切都像快速播放的默片,仓促而忙乱,刺目的黑白。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似乎已经丢掉了这项机能,泪腺不知道应该怎么运作。站在告别厅里向遗体鞠躬,哀乐似山洪海啸席卷而来,刺耳的重音尖锐地敲击在心上。眼泪流不出来,满耳撕裂的音符,满心木然与惊惶。

        告别式仅十分钟。殡仪馆日程排的紧密,下一拨悲痛的家属已经等候。被催促着往外面走,忍不住回头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化了淡妆的面容安静地沉睡着,不再苍老,看上去柔软而慈祥。大脑强迫眼神变成逐行扫描的仪器,把那样的容貌牢牢封存在脑海底层。

        磕头,候灰,赶路,安葬。静谧的陵园回荡起鞭炮的爆响。与远房小哥哥并排跪下烧纸,火焰吞噬一切,纸灰飞舞漫天,浓烟刺痛双目,我在心里喃喃说,奶奶好好休息,好好睡。

        一切终了,人们拥挤着撤出狭窄的甬路。我摘下孝布拂拭漆黑碑石,闭眼默语:奶奶再见。如同曾经无数次踏出那扇门时亲吻她的脸颊。

     

        下午收到些安慰的短信,感激之余也有些歉疚,不必这么费心,这是需要自己面对体会的事,我明白,别影响了你们的心情。

        爱与回忆,是死神也无法掠夺的存在不是吗。即使病痛夺走那曾经矍铄硬朗的形象,摧残得她形容枯槁;即使死亡抹去她在这世上的印记,让她消失无踪。她留在我心里的仍是最美好温暖的样子。有密布的笑纹,看到我就溢出满面的喜悦与慈祥;有大大的嗓门,打一通电话在隔壁都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她给我起的小名会陪伴我一生,寄托着最单纯甜美的意象,守护我的幸福。而所有时光情感都缕成记忆刻骨,谁也带不走。

        能做到的便是不忘。

        永远不忘。

  • 2011-02-16

    二十一。 - [_冥想盆]

        生日一过,21了。

        越长大,生日的意义似乎就越模糊寡淡。小时候每次过生日都觉得是一场令人兴奋的成长,十二岁十四岁十六岁,觉得每个年龄数字都标记深刻而意义非凡。现在则变成诸多让自己记得的日子中的一天,二十岁和二十一岁,也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差别。

        在尚且将生日当作一场令人激动的盛宴的年纪,偏偏自己没有什么存在感。身边没几个人记得这天,它总是夹在寒假和过年的热闹里,顺理成章地被遗忘了。鲜有祝福,也没有收到过什么礼物。小时候时常为此失落,眼巴巴地羡慕着捧回一堆漂亮礼物盒的同学。

        而当自己对生日的期待慢慢减弱后,身边的朋友却多了起来。16岁高三那年第一次有朋友替自己庆祝,第一次吃麻辣烫,第一次收到礼物,幸福得在日记本记了好几页,谁替我倒了可乐谁说了什么笑话都流水账般一笔一笔,巨细靡遗生怕漏掉丝毫细节。

        18岁的时候认识了许多网上的伙伴。祝福从QQ聊天记录中涌出来,礼物那么多,翻唱的歌,送我的画,P的图签,建了个文件夹把它们全部收进去,又小心翼翼地四处备份了几次怕硬盘损毁找不回来。

        21岁这天有死党专门买的蛋糕,有阿萌跑了几次订做的项链,有老爸的短信和外婆的电话,还有微博上QQ上源源不断的祝福,熟悉的陌生的,满满得像要溢出来。一条一条回“谢谢”过去,然后全部截图存下留在硬盘里,觉得自己是无比奢侈又幸福的人。

        非常感谢。

     

        老妈有天晚饭时聊起我的变化,认真地回忆说我在每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好比升上中学的第二天和前一天相比,举止思想说话方式都跨了很大一个台阶,我失笑,觉得哪有那么夸张。老妈笃定地说就是这样。

        我自己是浑然不觉。总觉得自己还和几年前一样,想变成爸妈的骄傲,想让朋友想起自己的时候觉得开心。

        几年前深深地想成为本田透那样的女生。可是本性里自私小气苛刻的地方一个不少,思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后来很想成为艾斯蒂尔那样的女生。可是自己根本就个性凉薄,也会有消极黑暗的时候,难以像她坚定不移地追随明朗的曙光。

        但终归还是想要做那样的人……坚强又温柔,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有驱散黑暗的光芒,有面对一切未知的勇气,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想要成为这样的人……虽然自卑又自负,时不时会窜出自己都鄙夷的负面思想,但还是想要努力做那样的人。

        即使目睹过再多的黑暗,也要始终注视光明的方向。至少一直这么坚信着。

        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未来总有神奇的际遇等待着,痛苦是宝贵难得的加速成长期,幸福什么的只要自己相信就能握在手里。一直这么坚信着。

     

        20岁这年毕业了。算下来工作了一年多,却几乎从来没有梦过现阶段的事。梦里出现的永远是同学,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梦远不梦近,大概真的是这样。

        大学时同宿舍的姑娘在梦里出现得最多。在一起的时候极少梦到过彼此,凉薄的个性让自己分开之后也疏于联络,没有聊过近况更少有想念,却在梦里反复向我走来,一起听课照相远足郊游,甚至在异空间冒险,她们笑靥如花,面容生动而美好,给梦境染上活泼安心的颜色。

        你们过得好不好。快乐吗。

        要快乐……快乐最重要了。

        谢谢你们。

     

        22岁的时候,我会在哪里呢。

  •     说起BUMP OF CHICKEN,知道这支乐队的契机是漆漆给我那首“星のアルペジオ”。但后来完全萌上却是因为这首【三人のおじさん】……那之前搜了很多他们的歌来听,觉得歌词总是很有重量,意外地打动人也非常值得回味,于是对这支乐队抱着小小的敬意——在这样的前提下打开了这首歌的视频。

        前奏响起就隐隐觉得“是首悲伤的歌啊”,待听完第一段便抱着“是个很特别的寓言吧”这样的期待。“它到底想隐喻什么揭示什么表达什么呢…?”一直这样思考着。尽管中间时不时被歌词戳到笑点,但仍然坚信着最后一定有个意料之外却发人深省的结局。

         于是最后真的是意料之外……而百感交集中占据最大部分的是“……这神马啊!搞毛线啊(╯゚Д゚)╯︵┴─┴!”这样的感想OTL。

         觉得“被骗啦!”的同时,也不可自拔地萌上这支乐队了……就是这样。

         今天又打开他们的播放列表听的时候,想起这回事,去重温了这个视频于是觉得一定要推荐一下……晚上回家给老妈放,在旁边偷窥着老妈像我当初一样的表情,笑到满床打滚泪流不止XD。

         【歌曲地址(附中译字幕):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a47AEKUiIE/

     

         P.S. 因为自己是只听歌不太关心歌手的类型,对乐队成员本身了解甚少,下午心血来潮去看了他们的百科,结果被成员简介戳坏了HHP……到底是多爱晕倒啊我说XDD!这个乐队大丈夫?!

  • 2011-02-08

    日记这回事 - [_冥想盆]

        旧日记本写完了,昨天去买了新的。人生中第五个日记本。算下来自己写日记的频率真是相当低……从日记周记到后来的月记不定期抽风记,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到现在一共用了四个薄厚不一的日记本。

        小学是姐姐送的带贴纸的,初中是带密码锁的,高中是挂了把小锁头的,大学就索性一个普通胶皮本,里面连格子也没有,写着写着变得潦草不堪。

        虽然后来有了博客和微博,但拿笔写日记的习惯还是没变。只有抽屉里、枕头下放着的那种才算日记——我一直这么认为。在网络上放的不过是有选择性表现出的一部分自己,是以被人看到为前提写下的东西。即使是加了密的网志,也还是潜意识希望有某个人能在对的时间机缘巧合下看到的吧。

        消极的发泄也好自私的念头也好无意义的流水账也好,都完全忠于自己的心情。用笔写在纸上,在抽屉底层保存多年。让未来的某一刻,时光彼端的自己能触摸到曾经的心情,记起已经差不多要忘掉的往事,回味占据记忆一角的那些人曾经的片段,看看时间是如何改变着自己,留下了怎样的痕迹。这些事……还是只有日记本能做到吧。

        以后看到会觉得害羞,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那时候的我是有多白痴多中二啊”忍不住会喊出类似的话来。但终归,那还是绝无弄虚作假的、长长一段路上站在某个遥远的节点处的,曾经的自己。

    ----------

        收拾本子的时候顺手翻了几下中学的日记。那时候自己的梦想是,以后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上班骑车下班买菜,和朋友家人都住在这座城市里,一辈子也不分开。平淡安稳就是完美状态。

        而眼下自己开始打算去外地。向往更广阔的世界,充斥着更多信息、机会、新的资讯与未知际遇的城市。我开始急切地想要去那些地方看看,充满着迫不及待感。青春不剩多少了,再不抓紧就来不及了——每天都在这么想着。

        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大概都要归于某个自来卷的家伙……一个现实主义者,遇上一个强势文化般的浪漫主义家,于是慢慢地起了变化,有了勇气,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那么,眼下的目标就是这样。还没确定的时候都是痴人说梦吧,如果想法不变成行动就没有意义……总之一步一步来。

     

        啊对了……兔年快乐=3=。(已经初六了好吗!

     

        P.S. 是最近一直在润稿子和做翻译练习题的缘故吗……觉得写东西变僵硬了很多,好像翻译风,噗|||。(什么翻译风啊根本是你好一阵子没认真看书了吧喂。→ →

  • 2010-12-31

    2011的大门口 - [_自留地]

        2010年就这么过掉了。

        很普通的一年。成为了还算过得去的社会人,为了回报他人的期待而努力着,感受到自己的成长与变化,结交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家人都和睦安好,朋友都还留在身边,就是无上幸福。

     

        一直不怎么喜欢过节。并不是人多或者太累这种原因,而是,怎么说呢,有种突兀的间断感。

        好像在平静的生活里扎出来那么一个凸起的小块儿。迎接时的盘算和期待,身处其中的马不停蹄和转瞬即逝,度过后的空虚,全部都是不喜欢的地方。热闹和重大的节日更甚。

        倒计时什么的,特意的庆祝什么的,这样搅乱日常的地方,都有点隐隐地想避开。

        还真是个古怪又麻烦的人啊,我。

     

        2010年X月X日,认识了短发的老爷。自此终于体会到柔软的女生情谊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在家里的大床上“真心人”状态聊到半夜,好多好多秘密都轻松讲出去。

        2010年X月X日,公司去春游。娱乐小妞照了各种东倒西歪的傻照片,那时候我们还是五个人。

        2010年X月X日,与少爷和牙牙去看了五月天演唱会。夜幕,霓虹,还有唱哑的嗓子。

        2010年X月X日,毕业了。照毕业照那天依然很胖,痘痘也密集地多,打了很多粉也盖不住。默默觉得还真是留下了个失败的最后一面。散伙饭上喝了很多酒,越喝越清醒。在角落里看着一众泪湿的脸、醉意的眼、拥抱的温柔与离愁,偷偷给他们她们拍照,心里想着有些人就永远也见不到了吧。

        2010年X月X日,认识了自来卷的阿萌。拗着活了20年的人生被微微地撬开,发现自己不用那么成熟淡定也可以,不用冷静克制、像傻瓜一样大笑大叫犯花痴也可以,发现纠结的时候抱怨几句会轻松很多,发现在QQ上打“MB”比“喵了个咪”更爽。

        2010年X月X日,发表了第一篇铃木某人的推广文。寄来的样刊默默收在枕头下,挣来的稿费全供了他的大碟,一分不剩。

        2010年12月31日,坐在这里想拣拣一年来的亮点,最后还是没写出什么来。

     

        2010。工作,专题,妹子,微博,老妈,Drama,日剧,ACG,二次元,红月亮,铃木达央。一字概括的话,大概还是“宅”吧。

     

        去年许愿想有“女朋友”,今年有了两个,超额完成心愿。

        明年又会有怎样的相遇呢?

     

        世界依然是这个样子。

        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

     

        愿你们一切都好,幸福平安。

  •     ——想不想奋不顾身一次?

        对某件事忘情一次,抛弃一切,翻山越岭,拼尽所有力气砸上去,穿过漫漫无边黑暗去看一生一次的熹微曙光。

        对某个人忘情一次,比八点档狗血又怎样,自尊骄傲都揉成一团皱巴巴的纸,我喜欢你不行吗,一个字一个字刻上去啊。

        想要为了什么,努力到世界的尽头。

        想冲最看不顺眼的人比一个中指,想把缠绕成蛛网的繁杂琐碎一脚踹开,想把现在的生活甩到脑后,想拎着包就去火车站闭着眼睛选目的地走一遭。

        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有这样的事。

        没有对谁倾心,没有非做不可的梦想。

        没有机会任性妄为,因为不是一个人在生活。

     

        眯着眼睛看闪闪烁烁的屏幕,虚拟无边的二次元。

        看他们是如何不计后果,听他们讲出自己心底的话,在他们的故事里体味温暖,循着他们的脚步感受波澜起伏的人生,顺着他们的手指触摸幸福。

        又温暖,又虚无。

  •     倦怠期和焦躁期症状都好了一点。其实那些毛病都是拖延症引发的吧,拖拖拖,永远要到最后一刻才能ぎりぎり地赶上计划,回想一下真是想剁手。

        最近危机感越发严重起来。身边的网上的熟识的耳闻的姑娘都让我各种佩服,大学时代那种内心长草的不安感又出现了。仔细想想现在的工作,虽然忙碌但自己已经是轻车熟路,内心早就安逸下来。不行啊。不趁现在多四处看看多学些东西,以后万一被社会淘汰会措手不及的吧。

        暂且目指明年春天。一切再作考虑。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特别,但想想不过是个随处可见的家伙。性格、为人处事、喜欢的东西、固执的想法、坚持的原则,其实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与隔着网络触摸到的许许多多人一样,存在着某些特有的共通点。

    -----------------------我是阿宅分割线--------------------------

        几个月前玩完空轨3很是空虚了一阵,整个空轨三部都太帅了其他玩过的任何RPG骑着马也赶不上。耐不住寂寞地找其他游戏玩,双星物语和卡卡布三部曲都玩不下去,默默地卸掉了OTZ。

        听三角的推荐玩了NDS游戏幽灵诈欺,剧情帅到掉渣,越玩越有趣。虽然最后揭示真相的部分整个人有点绕不过来……但其实就是一只狗和一只猫的故事?(这种剧透应该没关系的吧没人看得懂的吧OTZ。

        七月的时候一部番也没追。十番除了天降和荒川,又挑了俺妹、八云和食梦者。八云虽然俗套又蠢蠢的但开始觉得一集一个故事打发时间也不错,结果看了几集发现有主线就望而却步地弃掉了(这什么毛病orz)。俺妹里U1的角色太萌,萌过头导致我有点苏(和地味子那集整个玛丽苏爆发),一苏就会因为“身边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人啦”而怅然若失,就又弃掉了(这又是什么毛病orz),P.S妹妹那角色我实在是不喜欢啊不喜欢,对这种蹭得累超苦手。最后食梦者意外坚持下来,伙伴与梦想永远是我的爱,男女主是要青涩到哪样啊噗。

        听抓的频率仍然是一周一碟OJZ,每晚最多听一轨就被周公抓走。最近没听到什么倾心的,FT大都比本篇给力,被好几个碟的FT戳得在床上笑哈哈。鸟和某人那碟从9月萌到11月,天天晚上睡前开一轨伴着入眠。

        虽然对“ニコニコ”的某人还是有点不习惯,但不得不说这位先生新开的HP很顺利地结束了我看到他就イライラ的日子。小娟常驻我心田。

        哈利波特七电影看完,想哪天好好写篇怀旧感想。陪了自己整十年的故事,快要迎来第二次终结了。

     

        一边嫌弃着NET充的自己,一边抗拒着去做个RIA充。热闹与空虚并存地过着,在拥挤的公车和人潮中找寻生活的实感。

        又到冬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