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31

    走马灯 - [_自留地]

        曾经被叫的最广的一个外号是“小孩”,以至于一度被忘了名字。尽管它在自己的强烈抗议下终于销声匿迹,但跟年龄有关的外号还是层出不穷。

        小学的时候,一点年龄差就意味着一大截身高差,变成了某种明显的标签。然后似乎是担心被看扁一样,一边享受着年龄的优势,一边又拼命地、拼命地成长着,吸收知识,与老爸交换想法,拼命地想要往成熟淡定的方向靠拢过去,然后在被人说有与年龄不相称的思想的时候,稍稍安心地满足着。

        就这么维持着自以为是的幼稚姿态,长大了。

    ------------------------------

        自己的阅历少的可怜,却又常常扮演着开解别人的角色。而当很久之后自己也遇到类似的状况,就忍不住想要揍曾经那个滔滔不绝的自己两拳。

        站着说话不腰疼。

        根本什么也不懂。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痛苦,就没有权利说出要振作要从主观上开心起来这种话。没有尝到那种滋味,就没有资格说别人是在伤春悲秋无病呻吟。

        其实当自己遇到同样的状况,甚至还不及于此,都根本只会变得更蠢更不知所措更不堪一击而已。

        那些理性的话其实谁会不知道,可是有时候根本只是感情占据了大脑。

    ------------------------------

        不要说动情的话。我可是很拼命地在忍耐的……不要。千万不要。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再留恋放弃那一边的好了,最好是尽想它的缺点和弊端,这样会觉得心里轻松一些。

        所以不要再多说什么,哪怕把我当做冷淡薄情的人也好。

        我发“呜呜呜”的时候其实没有在哭,但我发呲牙笑的表情的时候大概就是哭了的。这些你可以不要知道。

        我其实拼命地努力着才没有显出异样,我在喝水吞饼干咽唾液,在一边群聊聊的哈哈笑,只是为了压下喉咙里冲上来的某种感情。这些你也不要知道。

        我其实有很多很多的期待和设想,我其实还有很多想一起做的事还没有完成,我其实憧憬着很多很多的画面。这些你当然不能知道。

        其实我很失败的,交际圈狭窄的要死,所以你大概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但无论之前还是之后我都无法出于私心开口挽留,因为觉得这样未免太自私。可是我现在有些后悔……嗯,这些你不必知道。

        都不要知道。

        请让我假装若无其事,至少没有寂寞和悲伤,这样你就可以更加了无牵挂地追逐梦想。

     

        ……这样说大概太自以为是了吧。那么至少,我不想眼泪被看到。

        所以,就这样吧。希望你永远不要迷失方向,拥有抵挡一切苦痛的坚强,遇到更加善良美好的人,被神明眷顾并守护。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一路顺风。

    ------------------------------

        如果难过是一种可以被量化的东西该多好。

        能告诉我超过哪条刻度的时候,就可以坦率地无所顾忌地伤心,而不用怀疑是自己在小题大作。

    ------------------------------

        曾经在仲仲酱的BO里看到两句非常喜欢的话。

        「亲爱的孩子请不要哭泣

        伤心总会留在成长的等待里」

        总有一天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清醒,更加游刃有余,不再这么容易就乱了阵脚,不再把每种感情的重心都只拴在一个人身上。

        快点长大。

  • 2010-05-20

    一念 - [_拾荒者]

    继续充满干劲地过日子。

  •     办公室同组的范范姑娘是好姑娘,每天不厌其烦听我絮叨铃木他二的种种相关。她喜欢SuperJunior我沉迷在ACG,彼此都对对方的世界有一点认知,算是有了小小的交集。

        我们互相讲述着自己的鸡血,互传图片和视频,拿U盘拖大的综艺和event给对方。我说希澈好帅她说达央好可爱,彼此都很开心。她心疼希澈的腿伤我担心着达央的嗓子;她攒钱想去看一场SJ的演唱会,我攒钱买达央的CD写真,默默计划着去日本的梦。

        以前觉得追星族什么的最蠢了,我才不要喜欢一个远得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呢。但现在……我觉得我比追星族蠢100倍=-=。

        今天范范姑娘给我看了一张图,上面的话共鸣得要命。虽然喜欢着不一样的人,但喜欢的心情原来这么相似的。

        看的时候边笑边泪目,说我我我就是这样的呀。原来所谓饭,大抵都是差不多的吧。

        (以下凭记忆复述,有相当一部分修改添加及自我套用成分w):

     

        鸡血的时候就不能自已像从神经病院牵出来的一样;

        文艺的时候知道回头来看这些话肯定觉得傻,但挡也挡不住;

        在不是自家的地盘上,就尽量低调着说些客观的话,免得给别家饭留下坏印象;

        看着那些白痴或抽风的画面,就忍不住唠叨真是傻子啊,傻子,我怎么饭了个傻子;

        你坚定地觉得自己是他的anti,群里聊起天时没几句正面夸奖的好话;

        转头又忍不住跟其他人絮叨,我最喜欢这人了,你看他多萌多帅多可爱,唱歌多好听笑起来多好看;

        你泪腺原来很坚固的,现在不知怎的变成了玻璃乙女心。他的成功和失利都可能让你绷不住,骂自己一把年纪了还这样;

        你的硬盘或许已经饱和亮了红灯,可是哪怕刻了碟也舍不得删,因为知道自己任何时候都可能突然想看他某个视频里的某个镜头;

        你对一些数字有了病态的执念,以至于看表的时候恰好是11:11都能成为开心的理由。曾经普通的数字或日期,一下变得意义非常;

        你爱屋及乌地喜欢了一堆不相干的东西,以前讨厌的物件或者品牌都可能忽然成了向往的对象。你的价值观和审美观,都慢慢变得好奇怪;

        你在追逐的过程中遇到许多怀揣同样心情的人,温柔幽默又有才华,心灵相通一拍即合。即使不曾见面也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可你觉得遇到她们是件幸福无比的事情;

        你有时候觉得很疲惫,想着再也不要喜欢这个人了。换了桌面铃声手机墙纸,准备把drama也请出MP4。然后突然有新作消息或是新照片传来,你就不顾一切地高兴着,忘掉了刚刚才下的决心;

        你曾经对别人写过不少庆生贺语,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出更多的好作品。可是轮到眼下这个家伙,却只希望他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你犹豫着是要祝他早点实现自己的野望,还是不要太努力免得搞坏了身体。最后只认真地写下祝平安快乐,说一句加油。

        你觉得总有一天会见到他,但在更多更多的时间里,仍然只能朝着遥远的地方注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支持他,或骂或笑或鸡血或流泪地,做一个小小的饭。

     

        无论五年前的我或五年后的我,或许都会觉得现在这样傻透了。沉迷到不可自拔的疯癫样子,换做以前一定会嗤之幼稚。

        但眼下已经没救了,症状加重到不可思议w。

        没错,我就是铃木达央的鸡血文艺脑残饭一只。

  • 2010-05-10

    尾声 - [_四季鐘]

        毕业照答辩散伙饭,在两天内轮番上阵,马不停蹄到最后觉得比上班还要累得多。在周六晚上打车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那么这就告一段落了。

     

        拍毕业照那天是个好天气,蓝天白云阳光明媚。云稍微一散就觉得有点刺眼,150多人在桌子椅子上嘻嘻哈哈等待指令,然后一串快门响起,我们就这样以各种表情定格在最后的纪念画面上。

        晚上的散伙饭选在自助餐厅。柱状的啤酒,我们一杯接着一杯。自己喝了多少不记得,反正其中一口气喝掉的大概有四杯吧。

        喝到最后除了头疼也没有别的异状,步履稳定头脑清醒,在角落里看着大家微醺或半醉的表情。面前杯盘狼藉,耳畔声音如潮水袭来,忘记了自己那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有人在开始就红了眼睛。而我除了起身喝酒就是坐下吃菜,间隙用手机四处拍一拍,权当纪念。

        第二天的答辩很快也很顺利,最后当面听到老师的表扬和祝贺也非常开心。晚上宿舍一起去吃火锅,不记得上一次聚餐是在多久前,也不知道下次会在什么时候。

     

        就是这样的两天。

        自己真的是挺凉薄的人。在这两天的许多堪称最后的时光里,我想到的不是“好留恋”,而是“快结束吧”。

     

        试着回忆这些年的大学生活,最先出来的画面总是冬天的小道。灰扑扑的颜色,独行在路上,觉得很冷,好像从里到外都僵硬了。

        好像很悲催的样子,但其实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记忆。

        班级里的人都很好,很有才华,氛围也很棒。同寝的姑娘们热情善良,如同在最好的时节舒展盛放的花,合照里的笑靥,什么时候翻出来看都觉得温暖灿烂。

        这些人陪伴自己同行了四年,见证彼此是怎样从军训操场上傻乎乎拉歌的土豆变成蹙着眉头表情认真的上班族。那是不可复制的时光,有这样的回忆就足够了。

        至于自己的生活,比起那时的迷茫浮躁,无疑是眼下更充实更开心更有自信。而那几年里始终困惑地坚持着的某些事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只能等未来验证。

     

        “你哭了吗?”

          ——“没有啊。”

        “最后一次了,不觉得可惜吗?”

          ——“现在的联络方式很多啊,想见总能见到的吧。”

        “可是很多人可能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啊?”

          ——“马路上擦肩而过的人我这辈子也大概不会再见到了。会为这样的事情难过吗?”

         “……真冷血啊。”

          ——“我就是这样念旧又薄情的家伙啦。”

     

        曾经酸溜溜地想过为什么自己几乎没有那样的朋友,无论十年还是二十年,无论蜕变成哪种样子,都能一如既往地并肩走下去。

        现在总算明白,根本就是自己每次都先放开手,日复一日听任时间的纵容疏远下去,联络减少生日也渐渐淡忘,不曾主动作出问候,最后宁可守着回忆怀念也不愿相见。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要求别人一直陪在身边。

     

        “不过不奇怪,大学四年都没见你哭过。”

          ——“我泪腺是故障的嘛。”

        “也没见你生气过,怎么闹你都不生气。”

          ——“我不太会生气啦,就像‘我不会打篮球’一样,不知道跟熟人生气要摆怎样的表情……还是笑笑比较简单。”

     

        那么就是这样。

        如果是以微笑定格在你们印象里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希望你们想起我的时候,会觉得很开心。

  •     马上又到立夏。

        午睡起来会头昏脑胀,皮肤粘腻腻地出汗。电扇要到实在热得不行才会搬出来,家里没有空调,老妈总说心静自然凉。

        夏天。总觉得这个季节比其他都要来的意义特别,好像有许多中二或狗血的情节都喜欢挑这个时间上演。回忆不出什么美好的画面,笼统的印象里,背景音永远是吊扇或者蝉鸣,空气不流动,时间也停滞了一样,变成长而又长的静止镜头。

     

        五一的晚上,从城里坐公交回家。街上的人多得不可思议,交通拥堵不堪,车里充斥牢骚和不耐。我挂着耳机猫在后排昏昏欲睡,忽然觉得脑袋像喝了酒一样轻飘飘,朦胧中抬起眼似乎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还带着久违的表情。

        大二第一次喝酒,到现在总共也不过三四回。都是啤酒,一瓶两瓶的量。浑身泛起热度后就总想借着酒意做点平时不敢做的事,说点放肆的话,但最后却在心里告诉自己明天一定会后悔,就这么平静下去,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第一次是宿舍姑娘一起,买了很多啤酒关上宿舍门在里面喝,喝到最后大家是借酒装疯还是真疯都罢,只权当发泄。我打了一个电话,聊些不痛不痒的天。挂上已经过了午夜,从被窝里撑起来,像平常一样打水洗漱收拾衣服整理书包,做完这些惯常步骤才肯顺从醉意睡下。后来被朋友笑说“感觉好像机器人一样”,“稍微随心所欲一点不好吗”。

        傻里傻气的回忆。

        在公交上忽然想起这些事,还有很多很多琐碎的其他。顺着记忆的枝蔓一点点延伸下去,摸到许多很久不曾记起的过往,忽然觉得极幸福。

        以前总觉得自己RP很低运气很差,无论年会抽奖还是“再来一瓶”都基本和自己无缘,考试99%坐第一排,临阵磨枪押的题目从来不会出现,期待的事情总是落空,设想好的情节永远不能如愿展开。

        但我却遇到了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人。无论哪一段路,无论虚拟还是现实:小学二班,初中八班,高一六班,高三一班,大学的三班和104,海贼论坛,熊猫汉化,赤い月症候群,还有如今就职的公司。每个环境都让人忍不住依赖,每段时光都温暖无比令人留恋,每段路都能遇到许许多多可爱的人。还有此外那些短暂的交集,偶识的朋友,都会带来相遇的惊喜与美好的回忆。

        这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吧。即使每个人都只能同行一段路,没有谁穿越时光一直留在身边,但遇到的总是绝赞的、超棒的一群人。等告别之后推开下一扇门,迎接自己的又永远是新的快乐和感动,让自己忍不住感慨“在这里真是太好了,遇到这些人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现在同行的人,还能一起走多久。夏天又会带着一些人离开吧,但已经足够幸福和感激。

        即使又有无力和沮丧的事接连冒头,也有信心能好好自愈。

        夏天要来了。

  •     新番有一搭没一搭地过了一下,还是和预想的一样主追荒川和大振。迷糊餐厅本来看了开头觉得肯定要弃的,没想到半路杀出来ONOD和kamiya噗w,第二话的ED还戳到我萌点,于是决定作为中午下饭的轻松片子追一追。同类的还有轻音。然后其他的基本都没有印象也就意味着弃掉……剩下还有七个少年犯还没看,还有两三个不怎么抱期望的待补。

        追的老番貌似就剩了妖尾?(泣泪)不过妖尾最近的发展越发有爱,新一话的雨女要萌死我了噗。

        我果然还是爱少年向……伙伴友情梦想羁绊什么的,赛高啊。

    -------------

        今天购买王的包裹终于到了……在我下单1个月零7天之后。

       

        盒子很大一只。包装上仍然是那句乡土气息满满的口号噗。

       

        包装的很好很结实,CD和书都分别用泡泡袋装着。(把写真拿出来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大啊O..O”)

       

        很开心。比起兴奋什么的……貌似感动更多一些?噗。

       

        随手翻了一下,看到这张。最喜欢这样心无旁骛地冒傻气的某人w。(喂这是什么形容

        BLUE没有拆。我并非不拆党,只是家里实在没有不落灰尘的地方放它,只好先塞抽屉里封存起来。

        写真拿在手里的感觉果然很奇妙。喜欢那些未多修饰的动作和表情,无论是坐在草地上的小文青,还是抱着吉他肆意笑开的笨蛋。

    -------------

        今天在同萌回帖,忽然想起之前听快感指令的特典CD里、某人那首live版的《真夜中のシンデレラ》时,心底微酸的一些小小期待。

        ——是不是有一天某人也能开这样的live。

        背景是帅气的大场地,讲话时有低低的回音共鸣。身边是志同道合的音乐伙伴,空气里弥漫着蠢蠢欲动的热度。递一个眼神,前奏瞬时响起,所有兴奋的神经都被撩拨到最高点。灯光勾出一个挥汗如雨的轮廓,台上气势如虹,台下人潮涌动,欢呼尖叫不绝于耳。

        希望到那时,我终能成为台下千千万万挥舞的手臂中的一支。

  •     忙到不可开交的日子里,有了一小段想要随意支配的时间。想着要好好利用的,最后还是丢给了电脑前的百无聊赖。随手瞎点鼠标的时候,去看了几眼某个人(不是二爷OJZ)的博客,神奇地有被治愈的感觉。

        走过三十余年人生,却还保持着童心。见识过不少黑暗,却不会反复咀嚼痛苦。明明有非同一般的经历,却仍然能用简单纯粹的眼光看待世界和人生。忧烦苦痛都在文字里化为无形,即使是悲伤的话题也让人觉得平静温暖。成熟但不卖弄,深刻却不沉重,明快但不浮躁,简单却不肤浅。

        无比地喜欢这样自然而本真地生活着的人。

    -------------*一的一*-------------

        常常对别人说“认真你就输了”。但有时想想,自己好像才是最“输”的那一个。

        对很多东西看的太重太认真,太过谨慎和严肃,甚至不能容忍别人无所谓的态度或者流于表面的看法。

        老爸说你跟人交往不要太苛刻。我说哪有我明明很好相处。

        可是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内心的想法是苛刻的。明明自己也只是半瓶子水,有很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却不知不觉自以为是起来。

        这一点需要慢慢自省,但在某些事上认真到固执的习惯是改不掉了,“输”也是没办法的事啦。

    -------------*二的二*-------------

        最近几乎没时间check新番,没时间下载资源。MP4里仍然是某人那若干部旧抓,翻过来倒过去地听。不曾觉得腻,即便是听来有些吵耳的早期小白受,也仍然觉得可爱又讨喜。

        即使生活半脱离二次元,这家伙也依然是带来慰藉的存在啊w。

        对了,貌似某人说绝对不会开推。看到这消息的时候居然一下觉得很高兴,有种“没错我所认识的铃木达央就是这样的家伙果然最喜欢他了”的感觉。理由……说不清||。

    -------------*三的三*-------------

        脑子里的各种念头,在变成条理通顺的文字被敲出来之前,大概已经经过了百转千回的思维飞驰,所以写出来的话必然不是最原始最本来的想法。而这些文字又会被看到的人朝各种不同的方向理解,所以我们很难真正了解彼此想表达的思想和感情吧。

    -------------*四的四*-------------

        因为讨厌恐惧情绪,所以从来不看恐怖片。

        因为讨厌悲伤情绪,所以悲剧收场的动漫电影小说都能免则免。

        因为讨厌愤怒情绪,所以试图理解任何人以及任何事。

        因为讨厌牢骚情绪,所以学着努力积极地接受已成既定的事实。

        因为讨厌不安情绪,所以习惯性选择相信一切,用善意做出衡量。

        因为讨厌沉重情绪,所以才对黑暗视而不见,一直只看有光的方向。

     

        并不是性格本身有多好,只是不想活的心累罢了。讨厌各种不必要的负面情绪,所以想要积极一点阳光一点,活得没心没肺一点。

        其实我是只自我中心的鸵鸟。啦啦啦。

  •     二爷一个多月没更日志了……于是我也怠惰起来OJZ(跟你有毛关系)。

        那天RE爱人碟的时候顺便也RE了FT,听到某人讲那个生日收了一堆某零食的NETA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想到“11月11……莫非说的是pocky?”……

        弧长了整整一年OJZ。

        刚好去年年底掉了pocky的坑,从此一逛不同的超市就必定去搜寻新口味。七七八八买到现在,西安能买到的种类大概吃的差不多了吧……↓

       

        于是在弧长地反应出这件事之后,我就更爱pocky了QvQ(喂是谁说要减肥的!

        P.S.上次意外地在人人乐找到红酒味。一吃之后觉得“诶这不是葡萄味嘛!”,然后过了半天才反应到“哦红酒是拿葡萄做的……O-O”。

    ---------------------------

        昨天晚上梦到二爷了。破天荒啊,喷。好像开始我是在看一个声优节目,某人和尾巴在貌似厨房的地方PK对战。后来不知怎的我就身临其境了……还取代了二爷的位置OJZ。二爷变成了主持,还跟PAPA一起。我和尾巴比赛,要求是……吃一大团没泡好的粉丝囧rz,还看谁吃的快。我就在那里费劲地吃,因为那东西怎么都嚼不动……然后某人就在那幸灾乐祸,开心的不得了,还拍手大笑……

        可是被橡皮筋粉丝搞得很痛苦的我心里却还在想“二爷笑起来好帅”是怎么回事!!!

        P.S.二爷在梦里穿的是前天超A&G生放的衣服。我一定是水印录制版看多了Orz。

    ---------------------------

        最近的生活仍然乏善可陈……努力拼论文中OJZ。工作有了些新的挑战,需要认真对待了。

        精神慰藉仍然绝大部分来自于二次元……肤浅并愉快着/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