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16

    二十一。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105534261.html

        生日一过,21了。

        越长大,生日的意义似乎就越模糊寡淡。小时候每次过生日都觉得是一场令人兴奋的成长,十二岁十四岁十六岁,觉得每个年龄数字都标记深刻而意义非凡。现在则变成诸多让自己记得的日子中的一天,二十岁和二十一岁,也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差别。

        在尚且将生日当作一场令人激动的盛宴的年纪,偏偏自己没有什么存在感。身边没几个人记得这天,它总是夹在寒假和过年的热闹里,顺理成章地被遗忘了。鲜有祝福,也没有收到过什么礼物。小时候时常为此失落,眼巴巴地羡慕着捧回一堆漂亮礼物盒的同学。

        而当自己对生日的期待慢慢减弱后,身边的朋友却多了起来。16岁高三那年第一次有朋友替自己庆祝,第一次吃麻辣烫,第一次收到礼物,幸福得在日记本记了好几页,谁替我倒了可乐谁说了什么笑话都流水账般一笔一笔,巨细靡遗生怕漏掉丝毫细节。

        18岁的时候认识了许多网上的伙伴。祝福从QQ聊天记录中涌出来,礼物那么多,翻唱的歌,送我的画,P的图签,建了个文件夹把它们全部收进去,又小心翼翼地四处备份了几次怕硬盘损毁找不回来。

        21岁这天有死党专门买的蛋糕,有阿萌跑了几次订做的项链,有老爸的短信和外婆的电话,还有微博上QQ上源源不断的祝福,熟悉的陌生的,满满得像要溢出来。一条一条回“谢谢”过去,然后全部截图存下留在硬盘里,觉得自己是无比奢侈又幸福的人。

        非常感谢。

     

        老妈有天晚饭时聊起我的变化,认真地回忆说我在每个阶段都有很大的改变,好比升上中学的第二天和前一天相比,举止思想说话方式都跨了很大一个台阶,我失笑,觉得哪有那么夸张。老妈笃定地说就是这样。

        我自己是浑然不觉。总觉得自己还和几年前一样,想变成爸妈的骄傲,想让朋友想起自己的时候觉得开心。

        几年前深深地想成为本田透那样的女生。可是本性里自私小气苛刻的地方一个不少,思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后来很想成为艾斯蒂尔那样的女生。可是自己根本就个性凉薄,也会有消极黑暗的时候,难以像她坚定不移地追随明朗的曙光。

        但终归还是想要做那样的人……坚强又温柔,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有驱散黑暗的光芒,有面对一切未知的勇气,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想要成为这样的人……虽然自卑又自负,时不时会窜出自己都鄙夷的负面思想,但还是想要努力做那样的人。

        即使目睹过再多的黑暗,也要始终注视光明的方向。至少一直这么坚信着。

        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未来总有神奇的际遇等待着,痛苦是宝贵难得的加速成长期,幸福什么的只要自己相信就能握在手里。一直这么坚信着。

     

        20岁这年毕业了。算下来工作了一年多,却几乎从来没有梦过现阶段的事。梦里出现的永远是同学,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梦远不梦近,大概真的是这样。

        大学时同宿舍的姑娘在梦里出现得最多。在一起的时候极少梦到过彼此,凉薄的个性让自己分开之后也疏于联络,没有聊过近况更少有想念,却在梦里反复向我走来,一起听课照相远足郊游,甚至在异空间冒险,她们笑靥如花,面容生动而美好,给梦境染上活泼安心的颜色。

        你们过得好不好。快乐吗。

        要快乐……快乐最重要了。

        谢谢你们。

     

        22岁的时候,我会在哪里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二十二。 2012-02-16
    はたち 2010-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