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1

    我想把我所看到的一切都与你分享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138706225.html

      周末群聚,第一次见到姐姐三角思想小噗噗还有狒狒。坐在一起吃火锅,唱歌,玩三国杀,大家与记忆中的样子一样又不同,近在咫尺的笑颜,手臂碰触的温度,她们他们从平板板的照片里跳出来,从一串ID一种QQ字体颜色变成眼前笑闹的家伙,触手可及。原来笑起来眼睛的弧度是这样的,原来在身边拿麦唱歌的声音是这样的,原来会有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小动作……再想想几年前那样强烈而不得的渴望,有浅浅的欣喜的感慨。

     

      来魔都的时间赶得很巧。姐姐下个月就要去日本,三角下周去青岛过暑假,一年后大概也要去美国。眼前的人很快就要去隔着山隔着海隔着国家的那一边,像许许多多三次元二次元的朋友一样。曾经的校友群偶尔亮起,昔日同学自报现状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澳洲,加拿大,新加坡,英国。

      忽然就想起那段话,具体记不清了,大概是说:

      小学的时候,希望能和喜欢的人做同桌;初中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个班;高中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所学校;大学的时候,希望我们在一个城市;毕业后,希望我们能在一个国家。

     

      每次想到这段话都有种心酸的无能为力感。世界的定义,从一张床,一个家,一处院子,一片城区,一所城市,慢慢变成一个国家,整个地球,就那么随着时间流逝扩展成无限大,茫然而渺远。我们要用很大的力气,付出很多代价,做出很多努力才能呆在一起,一起去买一杯奶茶,吃一盒章鱼烧。

      更多的情况下,我们彼此都变成短信里的字符,QQ上的表情。感受不到声音里微妙的情绪变化,看不到你说这些话时做着怎样的表情,在微笑,或者皱着眉。不能一起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不能结伴走遍这城市的风景,坐进新的餐厅你们不在对面,走进KTV包厢你们不在旁边。我们看着不同的景色,呼吸不同的空气,活在不同的时间,甚至拥抱不同的白天与黑夜,抬头是不同的天空,侧耳是不同的语言。我们在同一个又不同的世界。

     

      在人生的前20年里,不知道想念大抵是怎样的感觉。对任何人和事物都仅仅是怀念,回忆一下旧日嬉笑怒骂鲜活的片段,笑一笑就觉得足够。离开的人就顺其自然,从不主动联络。换了新的环境就自己寻找可爱的地方不与曾经作比。与旧人相别与新人相识,彼此留一份感情就足够。人来人往,到底不了解“想念”里蕴含的是怎样一种执着。

      中学曾经因为跟暗恋的男生分到不同班而消沉了很久。那时觉得,一扭头看不到这个人在身后,有了好笑的笑话不能讲给他听,不能上课讲小话传纸条下课对拼五子棋,就足够像世界的重心被抽离让人一样难过。

      坐在上海某家餐厅,独自拿手机拍外面的风景,忽然想起那时的心情。

      想要一起尝遍街头巷尾的小吃店,想要一起发掘这城市最漂亮的地方,想要和你们走同一条街道,经历同样的天气,想要给你们听每个笑话每句吐槽,想要跟你们说每个瞬间微妙的心情。

     

      原来想念就是,我想把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与你们分享。所以,一定要在我身边。

      只有在身边,才可以。

     

      在电视上重温士兵突击,听到班长那四平八稳有神奇安抚作用的好听嗓音说着,“人啊,总是要分的,而且会越分越远,见不着人,摸不着面,想得你抓心挠肝的,可咱也在长啊,个越来越高,能耐也越来越大,到时你想见谁就见谁,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一句一句钻到心里,戳的有点泪目。

      我比以前强大了一点点吧,见到了很多以前想见却见不到的人。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想见谁就见谁。

      可到底还是软弱地希望不要分,像那部俗烂棒子剧说的那样,变成一棵树,亲人和朋友都牢牢攥在手心。

     

      过去岁月已经过去。未来渺然无从期待。八小时埋头工作,剩余时间沉溺于二次元声色犬马,一天一天过得无比认真,却也无比虚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老爸 2009-06-21

    评论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黑虫说:
    啊你个头……………………
    2011-07-15 09:36:20
  • 达令!
    好多事情你都懂的呀!
    我就不多说了诶嘿嘿!
    就是来互动一下,达令最喜欢你了啊(。◕ˇ_ˇ◕。)←喂
    回复仲仲说:
    “互动一下”笑史我了噗哈哈哈哈哈尼你好萌!!!最喜欢你了呀゚(*ノДノ)゚。ワァーン~
    2011-07-05 14: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