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29

    无处投放的爱与无法化解的悲哀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152335608.html

      他们都那么好,平淡幸福地相守,温柔像是要从字里行间溢出来。

      他们都那么好,花繁叶茂的生命,照片里都能看到蓬勃的青春。

      他们都不是名单上的数字,他们本该平静延续的人生轨迹生生被砍成句号,留下亲人朋友痛苦难抑的无限回声。太痛心,网络时代让那辆列车上的每个乘客都近得仿佛身边人,就好像是我们熟识的任何一对年轻的父母,是隔壁温馨的家庭,是同班帅气的男生与身边阳光的姑娘。眼睁睁目睹生命戛然而止的惊惧,与失去的痛苦,都清晰地映射在每个人身上。

      莫大的悲伤很容易转化成找不到出口的愤怒,陷入争吵无休。看到的可能是谣言,辟谣的言可能也是谣言。我们什么都不相信,因为它一直都太善于掩埋和隐藏,40前年的某某,20年前的某某,甚至今天只要曾身处过一个媒体,就能知道它是怎样扼着它的喉舌。我们永远觉得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到最后依然只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质疑愿意质疑的。

      一场灾难,就伴着一场舆论之战。然后又有新的灾难,就迅速转移注意力投入新的战场。

      总有事件不断发生。

      总有太多的悲伤,太多的荒唐,太多的挣扎,太多的失望,太多的匪夷所思,与太多的无可奈何。

      它身体还是个少年,却已经沉疴多年,有遗传顽疾,有疑难杂症,可终究还是对它怀抱着希望,期待它的成长,无论如何也不会设想他死掉。

      我知道他的今天比昨天好,可也没办法安心笃定地说都是小问题,不严重,不会影响它成长的步伐与美好的方向。我不能握拳大喊“明天会更好”就心满意足地大踏步走下去。

      想要看清他不计其数的病症,但不想像个冷冰冰的看客,作壁上观,说着破罐子破摔绝望的语言。

      想要给他最不计缘由的支持,但也不想捂起耳朵闭上眼睛,说一切太平安好,别家光鲜都不能作比。

      作为一介草民,没有很高的觉悟,没有读过多少高深的书,不怎么懂世界的风云变幻,不明白任何技术原理知识,永远也触摸不到所谓的真相。没有纵览全局的能力,没有振臂高呼的勇气。爱这个国家,却不知道要怎么爱它,不知道怎么才算爱它。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这里,却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事情成为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无条件地爱着,困惑地爱着,悲伤地爱着。

      我一直相信它的未来会很好。尽管这里的“相信”“未来”“好”是三个那么模糊的变量。

      但心中还是有希望。哪怕这希望的依据渺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