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5

    有没有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200820743.html

      3号那天去电影院看了《战马》。动物主题的片子总是容易使人感动的,它们的眼睛里印着纯粹,和着情节又似乎添上了诸多说不清又化不开的情感,越发容易直直戳进心里去。

      其实去看这电影的主要目的还是看大银幕的Benedict,我跟所有人说要看战马,说那是斯皮尔伯格的大片嘛,显得很理所应当的样子。其实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除了E.T.和辛德勒的名单我都没看过,我纯粹想看一眼大银幕上的BC罢了,立体声效果下他那把低沉声线想必也更秒人吧——我HC地想。

      然后果然没有失望。除开那些以情动人的温柔片段,感官上狠狠敲击了我的是BC和那位金发军官赛马的情节。我看着他骑上那匹英俊得无以复加的黑马,昂首执剑,挺拔如松,身边是温柔坚韧的副官。他相信自己将打一场必胜之仗,意气风发,眼角眉梢都是昂扬的战欲与快意。

      ……所以如此迅速的折戟才让人不忍直视,我看着他在该死的剧情里低下高昂的头颅,宁愿他像金发副官那样直接死掉。

      多希望在另一个肆意妄为的时空中,他就与黑马这样作伴,能出生入死却没有性命之虞。纵情沙场,百战百胜。挥霍青春与豪情,直到最后一秒。

     

      记得当时看《金陵十三钗》,我喜欢的地方有很多处。但唯一一段流眼泪的,是十二个金陵女子唱起秦淮景。吴侬软语一句句勾到人心里,她们就在那样的歌声里款款走来,穿着最最精致的旗袍,行走在不真实的梦境中,犹如被天堂的圣洁光晕所包围,斑斓的虚幻时空中她们风姿绰约。暗波流动,光影迷离。我和书娟一样看着她们骄傲走近的身影,看着那份不可思议的风情,歌曲哀婉凄绝,容姿却只有纯粹的美,美到极致。

     

      越来越长大之后,变得很容易被纯粹的“美”的事物所打动。学生时代好像对“纯粹”与“美”都无甚概念,最经常的是被文字里的情绪感动,为微小的共鸣而触动,总是一些积淀和酝酿许久的、隐蔽在静水流深之下的事物才能击中自己,或者说,是大脑先于心脏被击中,然后才顺理成章地觉得,被打动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另一种情绪抢在大脑的意识之前攻占心脏,毫无征兆地开启泪腺或者别的什么。在那些纯粹的“美”面前,思维已经退后了许多。

      那些又美丽,又纯粹的东西。锋芒毕露的,毫无遮掩的,骄傲恣肆又一往无前的,天生的,直接的。

     

      想起学生时代总喜欢听慢歌,听校园民谣,听八十年代的老歌,听苦情的口水歌。而老爸喜欢飞儿乐队,老妈喜欢听林肯公园。聊起来的时候老爸说,“我已经老了,所以更喜欢有活力快节奏的”。而我在慢悠悠被时光浸染的旋律里,新奇地体会着久远的魅力。

     

      总是这样,喜欢的永远是对立面,是自己在人生的选择分支里没有走上的那一条路,是自己未能抓住的过去或是摸不到的将来,是自己向往却已经无法实现的样子。不同于选择了这样面貌的自己,他们的周身都散发出光芒。扑面而来的美好与生命力让人无法企及,却又挪不开目光。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