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15

    二十五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272124314.html

          22:15,正式25了。 

          告别青少年时代后,生日就一年比一年缺少意义。25岁未必比24岁成长了多少,也并不拥有什么新特权。唯一作为分水岭的大概就是在各种护肤忠告里,正式面对胶原蛋白的流失。看着越来越多93年94年的小姑娘进入职场,也偶尔会酸溜溜地想起自己还是新鲜人时得意的样子。 

          但多多少少,25岁也是被曾经的自己憧憬过的。一直坚定地把“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作为20代的阶段性目标。要具象出画面的话,长风衣高跟鞋和淡妆是有的,拎着笔记本挤地铁,或者脑暴会上激情澎湃地发言,周末睡眼惺忪地接打各种工作电话,和女朋友逛街,吃精致的下午茶。理想的25岁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追随着这样的画面,任何一个可能走近它的机会,或一个稍微接近想象的场景,都会让我暗自窃喜。我毫不怀疑地认为这就是女人应该有的样子,拥有智商情商与能力,自由成熟且独立,把传统桎梏都远远甩在后边。 

          但到底,25岁的我并没有如愿以偿。我落入了那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会不屑一顾的平庸现实,不化妆就通勤,为跳槽而烦心,和三五朋友吃着烤串吐着槽,没有月入过万,也并不游刃有余。披着夜色回家的路上,心头甚至曾飘过找个安逸稳定的工作,早点生个孩子的想法。 

          高跟鞋,也很少穿了。 

          L君曾对我说,你的气质不太适合高跟鞋。我不以为然:不穿高跟鞋,踏出的步子都没底气。 

          同样的,他觉得我柜子里那些需要屏气勒肉才穿得上的衣服没那么好看,比起风衣他更希望我包成个粽子,他坚称看不出我化妆的区别,认为素颜就很好。总之他似乎喜欢我穿小红袄小短裤平底小红鞋、眉飞色舞哒哒哒跑起来的样子,甚于穿着高跟靴子化着淡妆,武装出气质与气场的样子。 

          后来高跟鞋渐渐在架上积了灰。我开心地穿着小红鞋通勤,下地铁要走很长很长一段路,高跟鞋会崴几次脚,只有自己知道。 

          他拦住试图往那个憧憬的模型里钻的我,把拧巴的边边角角都舒展开。于是灵魂抖落抖落灰,傻乎乎地笑起来。

     

          25岁的我,没有成为想象中的样子。 

          我素颜戴副大眼镜就挽着他逛街,去乡土气息浓厚但种类齐备又划算的小超市买菜,每天说很多很多热闹的废话,睡前懒在床上撒娇等他端来热好的牛奶。我憧憬未来两个人手忙脚乱地照顾baby的景象,男孩很好,女孩更好。

          画面不够好看,但是很快乐。讲出来一点也不光鲜,没法不经意地用漂亮的辞藻装饰,看起来灰扑扑的生活。但是挺快乐。 

          在我手忙脚乱地奔向成熟女人的道路上,有一双手温柔地揽住我,留下我内心那个傻乎乎的小女孩,然后牵着她一起走。 

          20代还剩下5年。或许30岁的我实现了昔日憧憬的画面,或许30岁的我回到家乡小城安然度日。究竟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但总算明白做自己就好。统一的标准似乎没有那么重要,灵魂喜欢什么样子,就随它去吧。 

          冷暖自知,开心就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