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1

    相爱于世界边缘。 - [_冥想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43414882.html

        故事的起初是Jet意气风发地穿行于街头巷尾,直到碰上画廊橱窗那端善意的微笑。九十年代的香港上演了稍显俗套的相遇,蕴育了试探犹疑的发展,人生交错碰撞带来的爆发之后就是寂然尾声。Sam在Jet的梦里回眸,青涩柔软一如往常。高潮处的砰然结局,戏剧性的处理并不比现实更残酷。

        他说我真的在乎过你。Jet便得到了极大抚慰,沉沉睡去。

        盛夏光年里有足够用来挥霍的青春,恒星行星彗星在各自轨道运行,相交之后是渐行渐远的疲惫失措。文艺的躁动不安,用行动嘶喊我不转弯我不转弯。那样的岁月里,我们什么都可以原谅。

        暹罗之恋里有不忍触动的干净纯白,如同MEW与TON未被丝毫沾染的面庞。善良的女生在他们的世界里花朵般点缀,最后穿针引线平添一份温馨。一切都是美好,包括结局的眼泪与微笑。

        而Sam与Jet的故事只有褪去一切的写实。粗糙与肮脏都被毫不遮掩地展现。看片时屡次想起王小波的那本调查报告,《他们的世界》。或许那才真的是他们的世界,尽管都已经时隔十余年。

        Sam,Jet,K.S,阿青。四个人的命运就这么前前后后地搭上了线。Jet是主角,却没有介绍任何家世背景,也没有可供讲述的过去,就那么轻佻不羁地行走于洒满日光的大街或昏暗氤氲的地下场所,仿佛直接降落于世的一抹眩目。他对阿青说自己没有恋爱过,带着惯常的笑容。而阿青应声时必定想起了辉,邻桌温和有礼的上班族,以及那段再也回不去的曾经。他不知道辉与K.S.在山顶小屋上有怎样的恣肆疯狂,更不知道辉已换了身份隐没于人潮之中,甚至于重逢之时也只是一句“麻烦你拿出身份证给我看看”,公事公办的姿态。至于那个永远歪着嘴笑的K.S.,最后成为每个人命运中短暂又张扬的过客。然而我仍喜欢他将Sam照片贴上墙时候雀跃的笑脸,那时我相信他是真心。

        时间被简单裁取,横断面上便有了四个人交错的痕迹。他们在各自的世界上演相同的故事,交替扮演爱人与被爱之人。如同最喜欢的那首歌里最喜欢的那句歌词:月亮绕地球,地球绕着太阳走,我以为世界是座宁静的宇宙。

        我们以为一切终将滑向简单的幸福,哪怕短暂也是顺理成章。我们看到Jet面对那充满家常味道的老式房间心生眷恋,开始向往另一条路。他在阳光里做起家务,小孩子似地说“伯母,我拍拖了”,连我们都一起微笑。与克制隐忍的Sam不同,Jet才是这段感情里最心无旁骛的人。

        然而世界太小,何况区区香港街头。平凡琐碎日渐堆积终于撞上身前身后埋下的旧情缘,命运永远是最巨大却最虚无的理由。横下心终于诚实一次将感情挣脱理智荆棘,之后才意识到那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父亲的一个眼神道尽一切也结束了一切,纵使这并不是他所愿。

        于是就这么迎来尾声。一见钟情,三角恋,殉情,怎么看都是三流言情剧的手笔。嗯,的确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只不过提醒了那些躲避着不解着甚至猎奇的人们何谓真实。

        ——为什么我们的爱,最终会伤害自己的最爱?

        刹那的冲动交汇与小心培育的浪漫都不过是虚无外衣,褪去后才是令人绝望无力的内核。然而只这一点已足够将两种本质并无差异的情感扯向最不相容的两极。

        和所有同类故事一样的底色,那是最如履薄冰的爱。

     

        《美少年之恋》。单看片名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注意到这部电影。顺着一张剧照找到下载,看过后是意料之内的感觉。镜头未多加修饰,一些老派的技法现在看来稍有点可笑,画面仓皇朴素,却仍旧唯美。林青霞的旁白起初不大习惯,听久了反而生出尘埃落定时光沉淀的味道,与画面默契相合。全片唯一莫名其妙的人物是舒淇,也算是为影片添了几分颜色。

        电影本身算不上有多喜爱,早期的吴彦祖与冯德伦却帅得惊人。最后Sam那一回眸,李玟的歌,姚谦的词,一切都恰到好处,组合起来施予心脏最后一击。

        什么也没有,只有恍然之后疲倦的真实。相爱过,但与拥有无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日谈 2011-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