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7

    世界上最轻最轻的重金属。 - [_四季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jia-sunflower-logs/67302493.html

        距离演唱会开始3小时,我还在芭斯罗缤打瞌睡。2小时,我在KFC笑着说万一我HIGH不起来怎么办。1小时,我们从省体大门一路往里走,没买T恤也没买贴纸,只买了3根蓝色荧光棒和一个袋子。

        走进内场的时候视野瞬间开阔,乌蒙蒙的暗色天空。我四下里东张西望,想着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喜欢着同一群人,感觉很奇妙。

        还有20分钟,我左顾右盼,拿手机乱拍几下,发了条微博,套上雨衣。

        就要来了,我想。一生绝对要看一次的五月天。等下自己会在熟悉的歌曲中变得忘我吗,还是一如既往地表情平静?

       

        开场曲,「春天的呐喊」。tension一下子高起来,奋力摇着荧光棒,大声合唱。一场绵延三小时的梦境终于开始。

        快歌每首都HIGH到不行,「轧车」「爱情万岁」「HOSEE」跟着狂吼,甩荧光棒甩到肩膀酸痛。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没想到会这么快出现。听现场和听CD带给自己的冲击,完全不是一个次元。

        非常喜欢的那首「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玛莎居然真的带了大熊头套出场,惊喜不已。副歌部分摘了头套甩头,又是一阵尖叫。

        「疯狂世界」让自己一下被拉回高中时代,旋律附带的回忆永远是铺天盖地,心境跟着穿越,有些笑和泪总是刻骨铭心。

        「时光机」完全是预料之外的曲目,惊喜不已。雨夜再听这一首,浑身鸟肌。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之前挣扎的某些事顿时浮现。于是更大声地唱,更用力地挥着荧光棒。

        「人生海海」,很让人释怀的歌词,合唱之后心情变得轻松不少。

        「DNA」,边跳边叫边挥边唱,整个人像嗨了药一样,完全的踩电门状态。

        「雌雄同体」,尖叫。万万没想到会有这首,扭头看少爷和牙牙眼里也都是惊喜。喜欢至极的一首同志之歌,妖娆恣肆的氛围,大屏幕的汉字变换极其贴合意境。美到极致。

        「离开地球表面」,蹦起来,再次嗑药MODE ON。

        「笑忘歌」,跟左右边的人牵手大合唱。右边跟牙在一半就松开了,左边不认识的男生从头抓到尾,我到最后内心OS已经变成“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手”,噗。

        「如烟」,最最最喜欢的歌词,喜欢到根本挑不出最喜欢的那句。长如诗篇而无重复的轮回,带来无数次的鸟肌和共鸣。

        「孙悟空」,很爱。每个人都有单独SOLO,冠佑一开口我不知为什么笑噗了。

        「约翰蓝侬」——「能不能暂时把你的勇气给我,在梦想快消失的时候」。

        「最重要的小事」,每次唱起这首歌心里都变得无限温柔。

        「天使」,想起很多很多曾经或现在有所交集的人,无论网络上还是现实中,那些进入过自己生命的美好际遇,悄悄地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一一感谢。

        「倔强」,感谢你支撑我那么久的时间,感谢你带给我那么多勇气。

        「恋爱ING」,第一首安可曲。不管有没有在ING,先陷入狂欢再说。嗑药MODE第三次。

        「突然好想你」,很爱也很煽的一首歌。只是悲哀地发现听这首歌的时候没有想念的人,嘲笑一记自己的冷血。

        「知足」,再次瞬间被卷回中学时代。

        「温柔」,温柔。温柔。

        「拥抱」,完完全全没想到第二轮安可曲是这首,几乎激动到极限。对这首歌的爱,我们三个大概谁也不比谁少。

        最后最后的一首是「咸鱼」,尽管自己更爱它的原版「憨人」,也对这首终曲感到幸福不已,同样的旋律,依旧带来源源不断的勇气。

        然后梦境结束,即使无数人还在继续喊着五月天,也不再有奇迹发生。走出省体已经快零点,整晚的尖叫吼歌,少爷和牙的嗓子完全劈掉,我嗓子尽管争气手臂却已经抬不起来。我们游荡在街上找有空房的旅馆,从南郊找到北郊,路上遇到的几乎都是提了同样袋子或是穿了熟悉T恤的,相视一笑。

        一定要看一次的五月天,终于看到了。

     

        本来以为自己会在最后煽情的「温柔」里飙泪,但结果没有。意料之外戳中自己的,反倒是那首「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最初并不太喜欢这首歌,因为觉得歌名挺矫情。「后青春期的诗」里最喜欢「如烟」,其他快歌慢歌也都心爱的很,惟独这首大热曲在心里一直普普通通。

        只是没想到才唱到第二句就忽然心里软下来,好像有一部分的自己在对自己说:暂且放松一下吧。

        常常在想如果辛苦悲伤这种东西都有量化标准该多好,超过那个刻度自己就可以抱怨和哭。但是没有这种东西。相反的,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经历过比自己更甚百倍的痛苦,顶着比自己庞大无数倍的压力,却仍然平静地坚持了下来。即使是身边,比自己累的人、比自己辛苦的人、遭遇不顺的人、承受不公的人,都有让自己自愧不如的勇气和坚强。那么自己哪里有资格矫情,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内心变得强大,对辛苦悲伤的定义都提高一格再一格,直到它们都变成理所当然,不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就是这样——每天每天都这么想着,内心深处总绷着一根神经,每个想要示弱的时刻都告诉自己这些苦痛根本不值一提——当然事实上它们确实不值一提。

        总之日复一日地较着劲,现在却忽然得到了那部分自己的宽恕,它说放松一下吧。

        给你一首歌的时间。

        娇气就娇气了,幼稚就幼稚了。矫情中二什么的,都没关系。得到了这样的内心暗示,那根绷紧的神经马上松懈下来,跟着的是始料未及的视线模糊。字幕都快要看不清,依然表情平静地跟唱着,只有眼泪像抓紧时间奔逃一样地涌。曾经觉得矫情的歌词,眼下每一句都能动摇自己。

        「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赶在最后一句之前,借着挥舞荧光棒的动作悄悄抹掉眼角最后的水。Time‘s up。

        谢谢这首歌。

     

        中间打过四个电话。「如烟」「倔强」送给我爱的你,给你听「最美的愿望一定最疯狂,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知足」送给我爱的你,要你听「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 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温柔」送给我曾经喜欢的你,「这是我的温柔」。

     

        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心底唯一执着的演唱会。曾经的,现在的,未来的,五月天。

        不算饭,并不了解多少他们的相关,只是至爱着所有的歌。即使时间变迁,从中学校园一路走到办公室,告别了喜欢的作家,心仪的偶像,从许多人那里毕业,而惟独始终固守心底一角的是MAY DAY五月天。无数次共鸣的喜怒哀乐,困惑,呐喊,歌颂,缅怀,用歌词轻易挑开伪装,直接唱出心底掩藏着的回响。

        谢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