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君出现在我为找房客焦头烂额的三月末,把我从一团乱麻中解救出来。

    今后若修成正果,最该感谢的媒人恐怕是豆瓣租房小组。

     

    第一次见面,L君穿了件浅绿色西装,拎着包,白瘦干净戴黑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得体,带着彬彬有礼的分寸感。

    送走他后我悄悄跟cc说,咱们的新房客,性取向不明朗。

    这个怀疑很快在第一次友好会餐中被打破。L君兴致勃勃地请我们吃饭,以庆自己的乔迁之喜。无功不受禄,我一度怀疑自己遇到了骗子,但还是没出息地迅速在火锅面前把警惕抛到九霄云外。

    吃火锅拉家常的时候L君暴露了自己的情感现状:一枚单身直男,罕见的可持续发展资源。这是后来cc告诉我的,因为整个火锅过程中我都在拿冰淇淋拿冰淇淋拿冰淇淋吃吃吃吃吃,沉浸在忘我状态。

     

    这么一个毫无矜持可言的开局,让我在日后每每回想起来捶胸顿足。L君反倒不以为然,说,我就喜欢二百五的,你要是拿着劲儿就没戏了。

    二百五你妹。

     

    成为室友后我依然二百五,吭哧吭哧吃肉敦敦敦敦喝水,在饭桌上不遗余力地逗哏。等有一日福至心灵意识到动心,才一拍大腿懊恼:为时晚矣!

    L君出得厅堂入得厨房,通得了下水管道,打得过地痞流氓(此处纯为押韵需要,如有雷同,不太可能),看起来很难攻略的样子。我挑灯夜读燕公子所著《泡男人才是正经事》,拼命研究怎样才能UP好感值。

    就像个拿着木剑的菜鸟,刚开一张地图,就遇见了大BOSS。

    就在我思考是学习露出温柔一面、还是露出贤惠一面、还是露出事业线之际,患得患失的心情已经开始干扰睡眠了。

     

    摒不牢了,揭竿而起。

    我说你喜欢我吗,L君吞吞吐吐:这个……那个……凑了20分钟的话,勉强拼出一个喜欢的意思。

    我说那我喜欢你你知道吗。L君迅速说知道啊我又不傻。

    哼切呸,大尾巴狼。

     

    就这样,我们开启了先“同居”后恋爱的狗血小剧情。

    试用期12天,彼此达到考核标准,提前转正。

     

    后来我问L君到底喜欢我什么,L君说,喜欢我爱笑,也喜欢我巴拉巴拉讲话他听着。

    我一直觉得自己最要命的就是话多嗓门大,笑起来没够。

    无心插柳,正中下怀。

    就好像一个格格不入的齿轮突然找到了严丝合缝的位置,乌拉拉转得别提多欢快。

     

    初次见面的时候L君看起来是个远离庖厨不问世事的小青年,谁知在一起后忽然曝出大厨钟点工洗碗工修理工搬运工导航仪营养师生活小百科人肉存储器等等诸多功能。进可搬砖,退可绣花。我一顿紧张——何德何能,捡着个金矿。

    曾经我自认也算勤劳贤惠小能手,可在L君的光辉映衬下立马变成低能儿,智商情商都跌得令人发指。

    我不死心,腆着脸问L君:你跟我在一起,有没有捡到宝的感觉啊。

    L君说有种掉进宝坑的感觉。

    我正心下大喜。L君又补充道,就是宝和坑都有的感觉。

     

    我谈起恋爱实在毛病太多,浆糊脑子小孩脾气玻璃心。每每懊恼,L君总是大手一挥:这都不叫事儿。

    于是我壮起胆子,试探性地又丰富了一下自己的设定,循序渐进地把潜藏的文艺青年、矫情少女、坏脾气阴暗妹、豪放糙爷们儿等多重人格都拉出来遛了遛。L君以不变应万变,逗比属性招架所有,连笑带耍赖地把我所有的造反意图掐灭在萌芽状态。

     

    我们早早跳过精心打扮一周约会两三次的同城异地恋模式,大跨步地进入老夫老妻生活。谁让我们在成为恋人之前,先成了一个穿着大短裤趿拉着拖鞋去楼道抽烟的男人,和一个吃到撑瘫在沙发上打饱嗝的女人。cc曾经拍过我们窝在一起打山寨红白机的照片,俩人都一脸矬样儿。

    有人恋爱是言情剧,我跟L君是情景喜剧,恨不得每分钟触发一次罐装笑声。情话总伴随着吐槽,争执会变成脑洞大开的辩论赛。两个人从要不要买戒指,一路争论到装备是金箍棒还是九齿钉耙更好。

    生活就像白开水变成了苏打水,滋滋地冒着欢乐的小气泡。

     

    某个夏日闷热雨夜,我们各自捧着移动设备刷副本。我抬起头,正好看见L君微微低垂的睫毛,和好看的下巴线条。穿堂风吹过,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厨房有吃的,兜里有钱,猫在衣柜上打哈欠,你在我身边。

    忽然心下一动,若是能这么一眼望尽数十年,好像也不错。

     

    我以前一直觉得所谓永远,是很可怕的词。想想一辈子都和一个人在一起,多恐怖的事儿。

    L君说他以前也这么想。大水瓶子的共性。

    但遇见彼此后好像一切都变得稀松平常,生活恋爱全然不费劲儿,享受自由,未来也变得可以遐想。

    执子之手后,比起与子偕老,我更喜欢前面那句“与子成悦”。什么都不必勉强,在一起就是自然,就是轻松,就是没来由的欢喜和愉快。就是“悦”。

    跟你在一起,好像什么事情都值得期待。

    一辈子太久,只争朝夕。

    以后的事儿,谁知道呢。

    好好相爱,直到有一天不爱为止。输给别人,或者输给时间,我都不会后悔。

     

     

    转正那天我交给L君一封情书,最后一句是: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让我独自走过的路都变得值得。

    我们都人情淡薄,没心没肺,懒于社交,还是亲密关系恐惧症患者。不喜欢束缚,也不相信诺言。

    人生这么长,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战友,并肩站在一起,看看这个逗比的世界。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爱情最好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