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看了一个视频,集结了很多周杰伦写给别人的好歌,听下来的总体感受就是“原来那些歌手我最喜欢的歌都是周董写的”,顺便小小地缅怀了一下青春。

      真是纯粹的青春啊,傻气到冒烟,标准字面意义的【中二】岁月。那时候才11岁,是个心理早熟个头矮小的丫头,写过很多现在看了就想撕掉的日记和小故事,谈了一段疯疯癫癫张狂任性的初恋。那时候我一点也不自卑,更谈不上文静温柔,是个超级自我中心的矫情优等生,回忆起来很想给自己几拳。

      就在那样的年纪,突然大家全都开始听周杰伦。大街小巷都在放斗牛,放简单爱,放いちにさんしい樱花落满地哼哼哈嘿快使用双节棍。我们在闲极无聊的中午,写了一整个黑板《威廉古堡》的歌词。拥有一双蓝色眼睛的凯萨琳公主,专吃有AB血型的公老鼠。一群初二小孩边写边嘎嘎大笑,乐不可支。

      那时候买得起随身听的人不多,我们都在用步步高复读机。与之搭配的是两元店的盗版盒带,我那盘开头还插进来一首他写给宪哥的《你比从前快乐》,而且星晴放到一半就没声了。

      我们都在听,都在唱。穷极无聊的假期下午,电视的点歌节目每天都在放他的MV。那些伴着小雨和怨声的运动会,广播里传出来的总是他的歌。还不敢去KTV的年纪,我们都坐在操场上跟着旋律哼哼,比赛谁记住的歌词最多。

      我一直觉得音乐搭载的回忆是最立体的。所以听到那些久未出现的旋律,出现的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一种最难以名状的心情。仿佛多年前的那个小孩突然穿越回来附身,在心脏上轻轻一捏。瞬间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却又什么都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天灰灰会不会让我忘了你是谁。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总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不懂你的黑色幽默想通却又再考倒我。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那时候我们明明听不懂,却在这些歌声里理直气壮地吵架和好,哭泣欢笑。

     

      是不是这一拨人的学生岁月都会以周杰伦为节点。总之我记得初二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听范特西,升初三那个暑假去夏令营的火车上我在听八度空间,初三毕业后的补习班里我们都在听叶惠美,我还打赌说叶惠美肯定是周妈妈然后果然猜中。高一的电视上总是在放断了的弦,升高二前的暑假我去学校附近超市买了七里香的磁带,高三我们都在议论夜曲MV里的女孩子很漂亮头文字D里铃木杏的脸太大,高中毕业和老妈一起听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上大学了会用吉他弹彩虹的男生总是能迷倒一票女生,再后来…………

      再后来,就不记得了。

      再后来只知道周杰伦不停地拍MV拍电影拍电视剧,绯闻多多正牌女友不知道是谁,专辑好像还是每年出一张我们却都不会买了,就连download也不肯全盘接收只是隔很久挑两首人气高的听一下,报纸电视的乐评总是伴随着“江郎才尽”的字样,去KTV会唱唱说好的幸福呢,却说不出是哪张专辑里的。

      是不是那时候,少女的MP3列表都从周杰伦变成了陈奕迅,从S.H.E变成了梁静茹。再后来变成更多更多,我们说到最喜欢的歌手多半会提到某个英文名字,某个日文名字,某个band,某个很老牌的歌手,某个小众的音乐人……反正肯定不会是周杰伦。

      就像是要和懵懂无知的自己诀别一般,“周杰伦”和一堆年少代名词一起,被顺理成章地漠视了。

     

      那条串烧视频的弹幕,大多都是叹服周杰伦的才华或震惊那些流行曲都是出自他手,看着看着中间溜过去一条“从初二到研二”,我这才意识到,已经十二年过去了。

      十二年,我像是寻找某个老友的旧居一样摸回原点,坐在办公室开始听《十二新作》。还是很熟悉的周氏RAP和周氏情歌,他的声音对我来说有特殊的随身听时代烙印。

      旧居一切未变,只是小时候蹒跚爬过的门槛现在抬脚就能跨过。就像直到听《明明就》的时候才恍然,原来我也终于到听得懂情歌的年纪了。

     

      挺好的,青春岁月,赶上了周杰伦。

  •   3号那天去电影院看了《战马》。动物主题的片子总是容易使人感动的,它们的眼睛里印着纯粹,和着情节又似乎添上了诸多说不清又化不开的情感,越发容易直直戳进心里去。

      其实去看这电影的主要目的还是看大银幕的Benedict,我跟所有人说要看战马,说那是斯皮尔伯格的大片嘛,显得很理所应当的样子。其实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除了E.T.和辛德勒的名单我都没看过,我纯粹想看一眼大银幕上的BC罢了,立体声效果下他那把低沉声线想必也更秒人吧——我HC地想。

      然后果然没有失望。除开那些以情动人的温柔片段,感官上狠狠敲击了我的是BC和那位金发军官赛马的情节。我看着他骑上那匹英俊得无以复加的黑马,昂首执剑,挺拔如松,身边是温柔坚韧的副官。他相信自己将打一场必胜之仗,意气风发,眼角眉梢都是昂扬的战欲与快意。

      ……所以如此迅速的折戟才让人不忍直视,我看着他在该死的剧情里低下高昂的头颅,宁愿他像金发副官那样直接死掉。

      多希望在另一个肆意妄为的时空中,他就与黑马这样作伴,能出生入死却没有性命之虞。纵情沙场,百战百胜。挥霍青春与豪情,直到最后一秒。

     

      记得当时看《金陵十三钗》,我喜欢的地方有很多处。但唯一一段流眼泪的,是十二个金陵女子唱起秦淮景。吴侬软语一句句勾到人心里,她们就在那样的歌声里款款走来,穿着最最精致的旗袍,行走在不真实的梦境中,犹如被天堂的圣洁光晕所包围,斑斓的虚幻时空中她们风姿绰约。暗波流动,光影迷离。我和书娟一样看着她们骄傲走近的身影,看着那份不可思议的风情,歌曲哀婉凄绝,容姿却只有纯粹的美,美到极致。

     

      越来越长大之后,变得很容易被纯粹的“美”的事物所打动。学生时代好像对“纯粹”与“美”都无甚概念,最经常的是被文字里的情绪感动,为微小的共鸣而触动,总是一些积淀和酝酿许久的、隐蔽在静水流深之下的事物才能击中自己,或者说,是大脑先于心脏被击中,然后才顺理成章地觉得,被打动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另一种情绪抢在大脑的意识之前攻占心脏,毫无征兆地开启泪腺或者别的什么。在那些纯粹的“美”面前,思维已经退后了许多。

      那些又美丽,又纯粹的东西。锋芒毕露的,毫无遮掩的,骄傲恣肆又一往无前的,天生的,直接的。

     

      想起学生时代总喜欢听慢歌,听校园民谣,听八十年代的老歌,听苦情的口水歌。而老爸喜欢飞儿乐队,老妈喜欢听林肯公园。聊起来的时候老爸说,“我已经老了,所以更喜欢有活力快节奏的”。而我在慢悠悠被时光浸染的旋律里,新奇地体会着久远的魅力。

     

      总是这样,喜欢的永远是对立面,是自己在人生的选择分支里没有走上的那一条路,是自己未能抓住的过去或是摸不到的将来,是自己向往却已经无法实现的样子。不同于选择了这样面貌的自己,他们的周身都散发出光芒。扑面而来的美好与生命力让人无法企及,却又挪不开目光。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 2010-09-19

    龟毛人生 - [_自留地]

        最近的生活好像有点太过幸福。被身边网上温柔友善的朋友包围着,不知不觉地依赖起来。总想要跟人撒娇任性什么的,逐渐变得忘乎所以。沉溺在各种美好的交往中,习惯了就越发难以离开,反而是曾经独来独往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了。

        不行啊,这样。分开的时候会很痛苦吧。毕竟这么多年并没有谁一起走下来,以后也不会有人一起走下去,任何人都总有疏远和离开的一天。放任自己不成熟的依赖感情,最后只会让自己花更多时间回到原点。所以一直都是适当地拿出自己的感情来,不让心脏超出大脑的指挥权。毕业什么的也从没有痛苦不舍过,因为早早地就算好期限,冷淡地消减直至收回自己那份感情。仅有的几次不知所措的悲伤记忆,不过是因为分离来的太突然,计划被打乱了步调而已。

        可以一直给予,但绝对不能习惯索取,因为习惯了就会难以自拔。关系越久越深入,就会越发战战兢兢,不安起来。因为一份感情折射出的快乐越丰富,痛苦时受到的伤害就越显著。不仅是变数来临的那一刻,而且包括交往中任何一个细微的矛盾和分歧,都会带来与快乐成比例放大的苦恼。

        可是如今这样的感觉太美好了,怎么办。虽然一个人也完全可以过得充实愉快,拥有足够强大擅长自愈的内心。但这样温暖的包围感是什么都不能比拟的,美好到完全不想消减,不想脱离,不想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去。

        所以……只好先封闭起自己的一部分。把想要索取的手拽回来,一面维持尽量独立的自己,一面去做得更好以配合他人。

        能与任何人和睦相处,却没有什么经年的知心朋友,其实都是自己这种该死性格的缘故吧。永远比别人先一步抽回手,别人当然没有继续攥着的理由。

        抱着对自己苛刻又冷漠的心地生活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吧。只要不给别人带来麻烦。

        毕竟自己生命中的每一段友情,终极目标到最后都只有那一个——希望想起我的时候,能觉得很开心。

     

        说起来,过得这么幸福,却在自我纠缠着这些有的没的,还真是够欠揍啦。

  •     忙到不可开交的日子里,有了一小段想要随意支配的时间。想着要好好利用的,最后还是丢给了电脑前的百无聊赖。随手瞎点鼠标的时候,去看了几眼某个人(不是二爷OJZ)的博客,神奇地有被治愈的感觉。

        走过三十余年人生,却还保持着童心。见识过不少黑暗,却不会反复咀嚼痛苦。明明有非同一般的经历,却仍然能用简单纯粹的眼光看待世界和人生。忧烦苦痛都在文字里化为无形,即使是悲伤的话题也让人觉得平静温暖。成熟但不卖弄,深刻却不沉重,明快但不浮躁,简单却不肤浅。

        无比地喜欢这样自然而本真地生活着的人。

    -------------*一的一*-------------

        常常对别人说“认真你就输了”。但有时想想,自己好像才是最“输”的那一个。

        对很多东西看的太重太认真,太过谨慎和严肃,甚至不能容忍别人无所谓的态度或者流于表面的看法。

        老爸说你跟人交往不要太苛刻。我说哪有我明明很好相处。

        可是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内心的想法是苛刻的。明明自己也只是半瓶子水,有很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却不知不觉自以为是起来。

        这一点需要慢慢自省,但在某些事上认真到固执的习惯是改不掉了,“输”也是没办法的事啦。

    -------------*二的二*-------------

        最近几乎没时间check新番,没时间下载资源。MP4里仍然是某人那若干部旧抓,翻过来倒过去地听。不曾觉得腻,即便是听来有些吵耳的早期小白受,也仍然觉得可爱又讨喜。

        即使生活半脱离二次元,这家伙也依然是带来慰藉的存在啊w。

        对了,貌似某人说绝对不会开推。看到这消息的时候居然一下觉得很高兴,有种“没错我所认识的铃木达央就是这样的家伙果然最喜欢他了”的感觉。理由……说不清||。

    -------------*三的三*-------------

        脑子里的各种念头,在变成条理通顺的文字被敲出来之前,大概已经经过了百转千回的思维飞驰,所以写出来的话必然不是最原始最本来的想法。而这些文字又会被看到的人朝各种不同的方向理解,所以我们很难真正了解彼此想表达的思想和感情吧。

    -------------*四的四*-------------

        因为讨厌恐惧情绪,所以从来不看恐怖片。

        因为讨厌悲伤情绪,所以悲剧收场的动漫电影小说都能免则免。

        因为讨厌愤怒情绪,所以试图理解任何人以及任何事。

        因为讨厌牢骚情绪,所以学着努力积极地接受已成既定的事实。

        因为讨厌不安情绪,所以习惯性选择相信一切,用善意做出衡量。

        因为讨厌沉重情绪,所以才对黑暗视而不见,一直只看有光的方向。

     

        并不是性格本身有多好,只是不想活的心累罢了。讨厌各种不必要的负面情绪,所以想要积极一点阳光一点,活得没心没肺一点。

        其实我是只自我中心的鸵鸟。啦啦啦。

  •     春天刚签了个到就逃了。温度骤降下来,扯出还没来得及洗的黑扑扑棉袄重新裹回身上,跻身于上班的人群中,在冷风里踮脚等公车。

        大概是最后一股寒流了吧。

        冬天结束之后马上就是夏天,春秋的衣服总也找不到要穿的时节。而眼下盘踞在不远处的那个夏天意味着一些分别和结束,但觉得和现在的生活也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或许要彻底走过以后才能正式地怀恋那些曾经的温暖,柔软的表情与大嗓门,夜晚的谈笑,各种依偎和疏离。还有狭小的房间,和悬浮在阳光里的灰尘。

    ---------------*---------------*---------------

        如果过着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充满毅力地追逐过梦想,是不是会有别的结果。如果在能被谅解的时光里纵情恣肆,是会后悔,还是感激。

        因为在做事情之前会先一步想到后果,所以没有越轨放肆过。

        因为贪恋舒适,因为权衡了风险利弊难易和可能性,所以没有放手拼搏过。

        因为习惯用理性和冷静的部分去思考,所以没有听凭自己的感情冲动过,任各种蠢蠢欲动消化于时光。

        如果重来一次,是不是还会选择四平八稳的人生。

    ---------------*---------------*---------------

        或许是因为没见过世面吧,总觉得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坏人。即使在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仍然会习惯性地问那个谁谁谁是好还是坏。

        每件事都有很多面,每个人都可以把事情理解成不同的方向。或许那些不被原谅的人,也是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理由,在心底迷惘地坚持自己的道路。

        而缩小到身边的那些人,那些“被讨厌的人”,或许也只是他/她在你眼里的映射罢了。在某些人看来,他/她也一定有许多难以言喻的优点,是个好人,会在一些细小的地方微微发光。

        曾经有朋友说起自己无奈收场的单恋:“他怎么会喜欢那样的女生,明明就一肚子心计,只会在他面前假惺惺。”

        但我想她可能真的很喜欢他,在他面前,她真的收起全部的心计想做个善良的女生也说不定。

        没有人是像电视剧里一样为了坏而坏的吧。多累啊。

    ---------------*---------------*---------------

        以上是今天坐车时的胡思乱想。学校那边,开题报告仍然拖着迟迟未动,工作方面也没有新的亮点。而我仍然继续着肤浅又浮躁的生活,并且不以为然,乐在其中。

  • 2009-11-06

    如此。 - [_自留地]

        开始了新的实习,这才意识到之前的三年过的是何等舒适的日子,完全被惯得懒得不成样子,每天早上6点从被窝钻出来都抱着沮丧和灰暗的心情。

        但总是会适应的吧。生活这东西,有些时候要格外地用力才能发现它温柔美好的一面。比如今天早上挤公交的时候,从人缝儿里看见了漂亮的朝阳,于是觉得又有很多力量涌回来了。上班忙到头要炸掉的时候,看到月亮群暖色的图标亮起来,某人的头像在右下角一闪一闪,于是觉得就这样被治愈了。下班踩着缓缓落下的暗淡夜色回家的时候,遇到熟悉的野猫,于是在包里东翻西找能进贡给它的零食,忽然就觉得愉快起来。

        即使被安排在非常非常不喜欢并且也不怎么擅长的部门,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的。无非是让自己学着去喜欢它,以及用加倍的时间提高能力罢了。第一周的每天都在马不停蹄地工作着,任务多到中午买饭回来边吃边做,下午也时常要加班一小时才能完成得马马虎虎。其实也明白并不是多艰难的工作,只是自己效率低下,于是心里期盼着自己能快些熟练起来做得更好些。

        而工作时间以外的大脑,好像也专门作对似地不想停下,总在翻来覆去地想着很多很多事。任何一个喘口气的间隙,都会被很多事情瞬间侵占大脑,挥之不去。

        虽然有时会为了些小事龟毛,自己跟自己纠结。但真的遇到了难过的事却会立刻变得很鸵鸟,什么都不去想,觉得闭上眼睛别开头就没问题躲得掉。而那些不愉快的事,就会在这不理会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被时间分解掉了。总有一天会忘得什么都不剩,就这么被笨手笨脚地治愈了。只是这个过程,有时候还是慢了些。总有再努力也无法视而不见的、那么一小块阴郁而讨厌的灰色,见缝插针地浮出水面,不动声色地强调着自己的存在。

        最终我明白了一件事,其实很多事情都像是个多面体,而每个人所看到的都只有其中的一个或几个面。

        于是我试着去理解每个人。这样便轻松一点,释然一点了。

    -------------一些无关的事--------------

        实习的前一晚,做了个梦。

        梦到了四五年前非常喜欢的人,还有其他的同学,但背景是大学的教室,并且是1号楼那样稍有些破败的教室。窗外大概是冬天,寂寂灰白的一片,但没有下雪。

        我梦到我们好像是快要毕业的样子。大家不知为了什么坐在那里,且坐得很分散。后来他唱了一首歌,歌词似乎是再见了朋友们的意思,很熟悉的声音在空气中悠扬起来,时间极具真实感地流逝着,我就那样坐在那里听完了整首歌。心里却表决心似地想着“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

        闹钟在歌声结束后好一会才响起来。凌晨6点,窗外是挣扎着想要亮起来的天。冷风从每个缝隙钻进来,我披上厚衣服起床刷牙洗脸,心情是薄薄的铅灰色。

    -------------就是这样--------------

        周末的时间突然显得格外宝贵起来。有很多事情要做,希望一切顺利。

  • 2009-10-03

    跳房子。 - [_冥想盆]

        放假的时间过得永远没有实感。

        做了一点题,听了一点抓,玩了一点游戏,刷了一会网页,看了一点动漫日剧电影,喝完了一杯柠檬水才发现好像已经变质了,一天两天,就这么过掉了。

        一面想着“这样不行”,却又提不起劲去做什么有意义的事。但也不可能真的放心虚度,心底惴惴不安的那部分一直存在着,连消遣都没法真正安心惬意。

        最最熟悉的,最糟糕的状况。

        “一旦无所事事起来,就觉得时间流逝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转眼竟然已经到了十一长假了,而整个九月,想做的事情似乎一件也没有完成。大概我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人了,荒废时间的空虚感在我身上持续不了多久就马上会被其他事物取代。嘛,无法消沉太久,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姐姐这么写。完全一样的状况。于是我真的复制过来了……

    =============================

        “认真”和“固执到无趣”的界限在哪里。

        “波澜不惊”和“麻木”的界限在哪里。

        “知足常乐”和“不思进取”的界限在哪里。

        在哪里呢。

    =============================

        2号回了奶奶家。其实是姥姥,但从小就叫爷爷奶奶,一直没改过口。

        傍晚的饭桌上仍旧是热闹的一大家子。爷爷奶奶上座,四个三口之家围在旁边,高嗓门地笑着说着,一派和乐融融。我想起那些明里暗里听到的和遗产房子存款相关的纠纷片断,心里有点复杂,但也觉得无非是些再正常不过的事罢了。

        两个表妹来年就要考大学,上初二的小表妹也已经快要高过我,出落得很可人。四个人不再是小时候只要聚在一起就一整天都粘着打牌看电视玩游戏的样子,大家各做各的,饭桌上也不再叽叽喳喳,偶尔交谈两句,更多时候只是安静地吃着。

        有这样一个什么事也没为她们做过的废柴姐姐,很残念吧。

        晚饭后搀着爷爷从饭店往回散步,走得非常非常缓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很小的时候和爷爷一起去环城公园,我偷偷沿着河堤的楼梯下到岸边的泥地去玩,引得爷爷后来发了很大的火。而我半赌气半偷懒地,很多年都没有再陪爷爷逛过公园。

    =============================

        中秋。

        认真地吃了月饼。我仍然是对节日食物有某种执念的人,好像“不吃的话会有可怕的事发生”。OTZ。

        早上很早就醒了,想编条月饼节的短信群发却又觉得意兴阑珊。兴致勃勃地挨个发着粽子节快乐月饼节快乐的干瘪祝福,好像是很久以前了。

        在家的时候手机总是调了振动扔在床角,很容易就遗忘了它的存在。晚上临睡前拿起来看一眼,也没有什么联络的迹象。电话簿里的一百多个名字静静躺在那里,并且越来越遥远。心血来潮想发一句有盐没醋的废话,翻来翻去也找不到任性的对象。

        都在哪里呢。在做什么呢。

        但晚上和老爸边吃月饼边看中秋晚会(家里没交电视费于是只能收到CCAV1……)边吐槽,还是很快乐的。

        中秋快乐。

    =============================

        一度清晰起来的道路,又一次模糊得只剩了一个暧昧不明的方向。

        无比讨厌这种感觉。希望早点甩掉不安感,回到大步前进的状态——但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下一步不知道要往哪走,连所谓的目的地也犹疑起来。真是最糟糕的状况。

        无论怎样,先努力从浮躁状态脱离吧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