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看了一个视频,集结了很多周杰伦写给别人的好歌,听下来的总体感受就是“原来那些歌手我最喜欢的歌都是周董写的”,顺便小小地缅怀了一下青春。

      真是纯粹的青春啊,傻气到冒烟,标准字面意义的【中二】岁月。那时候才11岁,是个心理早熟个头矮小的丫头,写过很多现在看了就想撕掉的日记和小故事,谈了一段疯疯癫癫张狂任性的初恋。那时候我一点也不自卑,更谈不上文静温柔,是个超级自我中心的矫情优等生,回忆起来很想给自己几拳。

      就在那样的年纪,突然大家全都开始听周杰伦。大街小巷都在放斗牛,放简单爱,放いちにさんしい樱花落满地哼哼哈嘿快使用双节棍。我们在闲极无聊的中午,写了一整个黑板《威廉古堡》的歌词。拥有一双蓝色眼睛的凯萨琳公主,专吃有AB血型的公老鼠。一群初二小孩边写边嘎嘎大笑,乐不可支。

      那时候买得起随身听的人不多,我们都在用步步高复读机。与之搭配的是两元店的盗版盒带,我那盘开头还插进来一首他写给宪哥的《你比从前快乐》,而且星晴放到一半就没声了。

      我们都在听,都在唱。穷极无聊的假期下午,电视的点歌节目每天都在放他的MV。那些伴着小雨和怨声的运动会,广播里传出来的总是他的歌。还不敢去KTV的年纪,我们都坐在操场上跟着旋律哼哼,比赛谁记住的歌词最多。

      我一直觉得音乐搭载的回忆是最立体的。所以听到那些久未出现的旋律,出现的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一种最难以名状的心情。仿佛多年前的那个小孩突然穿越回来附身,在心脏上轻轻一捏。瞬间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却又什么都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天灰灰会不会让我忘了你是谁。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总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不懂你的黑色幽默想通却又再考倒我。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那时候我们明明听不懂,却在这些歌声里理直气壮地吵架和好,哭泣欢笑。

     

      是不是这一拨人的学生岁月都会以周杰伦为节点。总之我记得初二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听范特西,升初三那个暑假去夏令营的火车上我在听八度空间,初三毕业后的补习班里我们都在听叶惠美,我还打赌说叶惠美肯定是周妈妈然后果然猜中。高一的电视上总是在放断了的弦,升高二前的暑假我去学校附近超市买了七里香的磁带,高三我们都在议论夜曲MV里的女孩子很漂亮头文字D里铃木杏的脸太大,高中毕业和老妈一起听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上大学了会用吉他弹彩虹的男生总是能迷倒一票女生,再后来…………

      再后来,就不记得了。

      再后来只知道周杰伦不停地拍MV拍电影拍电视剧,绯闻多多正牌女友不知道是谁,专辑好像还是每年出一张我们却都不会买了,就连download也不肯全盘接收只是隔很久挑两首人气高的听一下,报纸电视的乐评总是伴随着“江郎才尽”的字样,去KTV会唱唱说好的幸福呢,却说不出是哪张专辑里的。

      是不是那时候,少女的MP3列表都从周杰伦变成了陈奕迅,从S.H.E变成了梁静茹。再后来变成更多更多,我们说到最喜欢的歌手多半会提到某个英文名字,某个日文名字,某个band,某个很老牌的歌手,某个小众的音乐人……反正肯定不会是周杰伦。

      就像是要和懵懂无知的自己诀别一般,“周杰伦”和一堆年少代名词一起,被顺理成章地漠视了。

     

      那条串烧视频的弹幕,大多都是叹服周杰伦的才华或震惊那些流行曲都是出自他手,看着看着中间溜过去一条“从初二到研二”,我这才意识到,已经十二年过去了。

      十二年,我像是寻找某个老友的旧居一样摸回原点,坐在办公室开始听《十二新作》。还是很熟悉的周氏RAP和周氏情歌,他的声音对我来说有特殊的随身听时代烙印。

      旧居一切未变,只是小时候蹒跚爬过的门槛现在抬脚就能跨过。就像直到听《明明就》的时候才恍然,原来我也终于到听得懂情歌的年纪了。

     

      挺好的,青春岁月,赶上了周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