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12

    洪流 - [_冥想盆]

      久违地去游了泳,推开更衣室的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消毒过的池水味儿。气味总是能迅速调动起沉寂已久的某些细胞,把记忆以最立体的方式重现回来。

      水下永远是最让人有安全感的地方。四肢都好像要融化在水里。歌声,笑声,嘈杂吵闹声,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掉,世界安静得像一片虚空。身体以反重力的方式自在地行动,奇异的自由感。

      游累的时候枕着浮标看玻璃天顶上面的天空,从白色变得苍蓝,暮色渐沉的时候天色总有一段时间格外迷人。忽然就想起高三的教室外那片小小的天空,我在无数个晚自习上看它变换颜色,想着茫然的未来,手边是一摞一摞的课本和习题,身旁是投契的同桌与好友,窗外的树梢上偶然停了不知名的鸟,楼下有占了大半条路的小摊商贩,和挤作一团的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吵嚷的声音一路传进坐在四楼的教室,是幸福又普通的每一个日常。

      时间,它倒也走得这么快。

     

      洪流一样的时间。让陌路人执手,也让相爱成怨怼。抚平伤痛也撕出裂痕,水滴石穿,沧海桑田。像是庞大却不动声色的神物,抓不住的虚无。

     

      未来,我一秒种都不敢想的未来。我说活在当下,我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说我相信秒秒的瞬间我不信年年的永远,我说就当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那样度过吧。

      我把这些话说出来,写在纸上钉在墙上,在每个可能的瞬间反复告诉自己。因为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勇气和乐观像全部都被抽真空了一样,遍寻不着。像是第一次上台的小丑,带了一个假面笨拙地动作着,我在厚重的油彩下看向台下的观众,心脏像悬在万丈高空。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软弱,茫然与仓惶。

      

      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变得强大,变得更强大。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我们。我想要强大到能够保护两个人的感情,对抗岁月流光与心里叫嚣的每一只怪兽。

     

      我的小船小小的

      缤纷带一点灰色

      属于你了

  • 2011-08-05

    小船 - [_自留地]

      晚上回家逗着笨蛋喵,把它放在腿上,圈在臂弯里,感受它传来柔软的热度,听着它边啃咬我的手指边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看着它眯起眼一副享受的样子、两只前爪无意识地轻轻乱挠,把它放回地上它就会绕着我的腿蹭,跟在我后面一溜小跑从这个房间到另个房间。

      被需要了,真好啊。

      一瞬间有种幸福到无以复加的感觉。我对这只猫咪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至少暂时是。

     

      因为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不安起来。除了父母这样先天既定的关系以外,自己并不是任何人的必须。不是谁的朋友里特别的那个,不是最重要的存在,不是谁的不可或缺,没有跟任何人达成什么特殊的羁绊。只是可以慢慢被取代掉的一个家伙罢了。

      如果是AVG游戏的话,一定是好感度过分平均又没有达到必须值而触发BE的主角吧。

     

      每天每天随着地铁里汹涌的人潮移动着,总觉得好像会不知不觉溶化掉。化成茫茫人海中面目模糊的一团,长着任意的一张脸。

      从来不敢说辛苦两个字,因为身边就有很多比自己辛苦几百倍却并不自认辛苦的人。所以每当觉得辛苦就会很快被羞愧感压过。“是自己还不够强”这么想着,为了能变得强大、能不断提升对“辛苦”“难过”这些词的衡量标准而努力着。觉得一切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觉得接下来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觉得自己会慢慢变成出色一点的人。一直一直这么走着,觉得有能力让内心慢慢变强大,各种负面情绪都能够自己化解。

      为了不向别人索取而努力着,觉得不伸手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才是最好。可是从来没想到会因为没有人向自己伸手,没有人需要自己而感到不安。

      这种不安感要怎么办呢,并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从来没有这样拼尽全力也不能齐头并进的环境,没有彻彻底底独来独往的生活。如同深一脚浅一脚踏在前路未知一片苍茫的虚空,从没有过的强烈的不安感,渴望被需要,被肯定价值。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不想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想啊。  

     

       “至少一个人也好,想要成为彼此最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朋友。”为什么在已经走了这么远的今天产生了这种渴望呢。人生的前20年都干嘛去了,因为不留恋所以就擅自放开手,觉得一个人也不错所以没和谁保持深入交往,这么做的家伙不就是自己吗。现在即使有了想要认真交往的朋友,也已经错过了可以一起共度的那么多年,落在Ta的很多重要的好朋友后面,成为众多关系不错的玩伴中的一个。不是青梅竹马,不是知己,不是至交,不是任何一个“最”。和很多很多人平行着,消失掉也可以被慢慢替代。

      还说什么拓宽自己的世界,根本就是个封闭的家伙。外表随和可是内心苛刻,看起来外向交往起来却很慢热,被动的要死,又理性到冷血。这样的人还想要别人来依赖自己……做什么白日梦。

     

      大概还是一个人最好了。

      自己有一百种让自己高兴的方法,自己是自己的全部,自己是自己的不可或缺。

      没有期待就不会期待落空。没有渴望就不会失望。

     

      各种惶惑。

      做的事有没有价值,自己能不能被认可,是不是足够努力,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确,脑海里冒出的想法应不应该。

      每天都在想着这些,像奔跑在RPG里的迷宫,地图是一片未知,每时每刻都困惑自己迈出的一步是不是合适的路线。不知前方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期待,只能一直小心翼翼地宽慰自己,忠实内心就好了。

      只要忠实内心就好了。

      

      工作上也是。

      再努力再努力一点的话,或许就会得到一点肯定了吧。

  • 2010-11-09

    11月9日 - [_自留地]

        越来越怠于好好写日志了,微博化解掉自己绝大部分想吐的槽以及突发性的文艺,偶尔点进BO却大脑空白,索性连后台都懒得开。

        日子快得不可思议。工作满一年了,从一个手足无措的新人变成带新人的老手,工作虽然忙但早已经适应。在人生的RPG中升级了吧。只是装备和技能都变强了,怪也越来越难打了呢。

        而有些“自己”也就这样一点点消磨着。

        说着“没有什么欲望”的自己,说着“要有最遥远的梦想”的自己。

        说着“希望拥有带给身边人快乐的力量”的自己,说着“热爱生活,憧憬未来”的自己。

        都在日复一日的烟尘琐事中蒙了疲倦的灰色,失掉最初鲜亮的样子。

        很少再给自己讲什么道理,稍一低落就马上用某人那句“甘えるな”鞭策起来,不愉快也就那样淡化掉。内心如自己所期待的那样变得强大,却好像也变得感知麻痹起来,许多细微的感觉都像浮尘,被轻轻松松地掸掉了。

        一面想要做出改变,一面放不下既有的安适温暖。浮躁到打开word就觉得想说的话已经全部溜走,拿起书本却十页都看不完。深知这是糟糕的状态,内心却放任自己再松懈一天、再怠惰一点。

        尽快跳出来吧,调整回干劲满满的状态,虽然觉得有点困难……但总之要好好生活给自己看。嗯。

  • 2010-09-14

    九月半 - [_自留地]

        又把BO荒了好一阵子。

        曾经把自己逼进角落的东西,淡化了之后回头再看果然就不算什么。最近的状态相当好,虽然忙碌但已经不会轻易就被打乱步调和心情,比以前更从容了一点,想想觉得很开心。

     

        那天在微博看到一段话,大抵是说,想要讨好每个人、希望被所有人喜欢的人,其实是讨厌的。于是立即自我代入,又觉得好像陷入了某些龟毛的怪圈。

        但确实是这样的,之所以很憧憬那些“帅气”的人,是因为他们非常坚持自我,勇敢而果断地贯彻着自己的作风。而自己的确更喜欢配合别人的步调前进。

        再往下想的话,大概因为自己本身是个相当懒惰而随便的人,对很多事无所谓,动机归纳到最后都是“身边的人”。好比自己对考大学之类的事其实很无所谓,但当初还是努力用功,因为希望让父母在别人面前觉得骄傲。工作中,其实本身并不是很上进的人,没什么晋升的欲望,对这份工作也谈不上喜欢,但还是想要做到最好,想做得更好,因为不想让那些肯定自己的人失望,不想让别人对自己的期待落空,不想辜负那些信任着自己的人。

        身边的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比自己巨大得多的动力,更何况遇到的每一群人都让自己觉得幸运不已。每天被范范和抖抖两个可爱姑娘治愈着,工作中也和同事姑娘有愉快的交流。三国杀的时候会因为又与当初酒馆的伙伴在一起而幸福,转头又在红月亮格外开心地撒欢放小娟。

        每天都有细微的惊喜,总是被别人友善温柔地对待着,让自己想要变的更好来回报回去,想变成更柔软、更空气一样的人,更好地契合对方,让每个人都不会因自己而影响心情,都能在短暂的相处中觉得舒服。

        这样大概也算是没有原则感的样子吧。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这也算一种原则?(啥

     

        又快到中秋了。去年中秋的时候还在那间小小的杂志社实习,领到盒月饼开心不已,搭中巴回家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已经从大学生变成了社会人,浑身都透着傻里傻气的满足感。

        从这点来说还真是完全没变呢。今年拎着单位发的月饼依然非常开心,沉乎乎的盒子一路上磕来碰去,好像被那个东西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一般,昭示着自己摆脱了学生身份、成了被承认的独立的人,能够发挥自己的能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站稳了脚跟。即使已经工作了将近一年,也依然因为这些而小小地雀跃着。

     

        110期的RADIO TIME中,铃木达央先生说自信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自己给自己的。听的时候在心里苦笑着反驳:我的自信就是别人给我的啦,只靠我自己永远不会产生出那种东西来。就是这样,没办法。

     

        总之,希望工作中能做的更好,希望润色可以顺利进行,希望日语可以重新拾起来。

        最近一切都很好。保持这样的状态继续下去吧。

        我爱所有的你们>_<。

     

        (最近的生活关键词:铃木达央;空之轨迹;盗梦空间;Joseph Gordon-Levitt;生活大爆炸;谢耳朵;三国杀;新浪围脖)

  • 2010-08-29

    小灯泡 - [_自留地]

        为什么会沉溺于二次元呢。

        二次元的世界有鸡血,萌,HHP,治愈,玛丽苏。三次元世界的关键词是压力,失落,无奈,不甘心。

        我不过是个一直喜欢逃避不开心的事,希望自己没心没肺地生活下去的家伙。就是这样啦。

    ============================

        我是个自我中心很严重的人,一直这么认为。

        虽然更多时候是亦步亦趋,跟随着别人的步调走,也很会顺从别人的心意,顾及别人的心情。

        ——但那不过是希望自己不被反感,能受到所有人的喜欢罢了。因为是非常在意别人看法的性格,所以惯于以别人的眼光为基准,校正自己的做法,想要与每个人和睦相处。

        出发点总是自己。“因为这样做心里会比较愉快”这是最普遍也最直接的动机和理由。

        所以,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想让自己高兴而已。包括自我厌恶,也不过是自我中心的另一种表现罢了。

        还有这满篇的“我”“我”“我”——还真是习惯把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呢。

    ============================

        真正的坚强才不是抹着眼泪喊“我要坚强”。内心真的强大的人,根本就不觉得那是痛苦。那些微小的鸡毛蒜皮根本就构不成伤害。

        最近再次体会到了这一点。

        坚强而开朗的人,好多啊。看着那样的笑容总会受到深切的感染。回头看眼下的自己,就觉得那些琐碎在他们的生命中根本不值一提。

    ============================

        想要轻松地活着。所以即使知道也不会说出口,即使清楚也会假装糊涂,即使目睹也会努力忘记,即使在意也会移开视线。

        习惯性地逃避,再努力地调节自己。然后继续愉快地生活下去。

        因为也确实没什么可不愉快的。家人朋友同事一切都很好。

        唯一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

    ============================

        忽然想起来,去年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看了黑执event,掉了坑。

        一年还真快……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仍然像现在一样喜欢你。不因为各种原因忘记初衷,抛弃当初的心情。

    ============================

        压力大的一周要开始了。加油啦。

  •    「甘えるな!世界を広げるのは自分だぞ!!」

        我时不时地需要铃木达央的这句话给自己以激励。疲惫不安或者缺乏勇气的时候都会反复听那一期RADIO的那一段,反复默念那一句。只要这一句就好。尽管并不是同类的事,也任性地拿来自我代入了。

        别撒娇了。自己的世界是由自己拓宽的。

        别撒娇了。让自己变强才是真的。坚强到拥有源源不断的勇气,不会累也不害怕。

        现在面对的这些,以后一定会觉得微不足道,经历过的人一定会觉得不值一提。

        所以别撒娇了。

       

  • 2010-06-19

    精分症候群 - [_自留地]

        忙着完成工作中的任务,学习新的东西。在推特上check感兴趣的言语,在微博上关注同圈的有趣的人。午饭时间补几集新番,上班忙里偷闲刷几下论坛。在路上的时间,耳机里是铃木达央或其他band,脑子多半被二次元占据,要么就是构思策划,试图寻找有创意的点。

        忙碌是充实而快乐的。而有很多很多事情,都很久不曾想过了。

     

        觉得自己朝着奇怪而偏执的方向成长着。20年来,始终扎在心底的那个愿望是“要成为父母的骄傲”。不仅仅是成绩、出路,还有性格品质头脑见识等等等等,都想做到完善,想让他们觉得自豪,觉得养了健康省心又出色的女儿。尽管如今真的应了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古话,却仍然在其他方面固执地坚持着,用力地矫正自己,反省自己,想要一直让他们骄傲下去。

        然后不知怎么地,慢慢长成了无趣而乏善可陈的样子。即使被说“随心所欲一点吧”,也觉得不行。冲动厌恶无知幼稚消极自满牢骚抱怨主观偏见,都不行。听凭感情行事什么的,绝对不行。紧握着或许只是自以为是的冷静与理智,摆出努力的表情。

        那天偷闲下了以前常玩的某养成游戏的第四代,仍是习惯第一遍不照攻略随着自己的想法来。玩到最后觉得简直像映射出自己至今的人生——各项数值都力争完美,任何时候都不越常规,沿着最笔直的路线走下去,一边觉得平庸平淡也没什么不好,一边又偷偷渴望意外的结局,自认正确,却又有点不甘。

        一边自负,一边自卑。一边对这样的自己洋洋得意,一边又非常讨厌这样的自己。

        ——十年来内心不变的主旋律。

     

        好久没有听中文歌,最近循环最多的一首,是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

        很多事情真的已经丢在脑后了。

     

        ……其实本来是想写其他东西的,结果完全写成了别的。OJZ

  •     忙到不可开交的日子里,有了一小段想要随意支配的时间。想着要好好利用的,最后还是丢给了电脑前的百无聊赖。随手瞎点鼠标的时候,去看了几眼某个人(不是二爷OJZ)的博客,神奇地有被治愈的感觉。

        走过三十余年人生,却还保持着童心。见识过不少黑暗,却不会反复咀嚼痛苦。明明有非同一般的经历,却仍然能用简单纯粹的眼光看待世界和人生。忧烦苦痛都在文字里化为无形,即使是悲伤的话题也让人觉得平静温暖。成熟但不卖弄,深刻却不沉重,明快但不浮躁,简单却不肤浅。

        无比地喜欢这样自然而本真地生活着的人。

    -------------*一的一*-------------

        常常对别人说“认真你就输了”。但有时想想,自己好像才是最“输”的那一个。

        对很多东西看的太重太认真,太过谨慎和严肃,甚至不能容忍别人无所谓的态度或者流于表面的看法。

        老爸说你跟人交往不要太苛刻。我说哪有我明明很好相处。

        可是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内心的想法是苛刻的。明明自己也只是半瓶子水,有很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却不知不觉自以为是起来。

        这一点需要慢慢自省,但在某些事上认真到固执的习惯是改不掉了,“输”也是没办法的事啦。

    -------------*二的二*-------------

        最近几乎没时间check新番,没时间下载资源。MP4里仍然是某人那若干部旧抓,翻过来倒过去地听。不曾觉得腻,即便是听来有些吵耳的早期小白受,也仍然觉得可爱又讨喜。

        即使生活半脱离二次元,这家伙也依然是带来慰藉的存在啊w。

        对了,貌似某人说绝对不会开推。看到这消息的时候居然一下觉得很高兴,有种“没错我所认识的铃木达央就是这样的家伙果然最喜欢他了”的感觉。理由……说不清||。

    -------------*三的三*-------------

        脑子里的各种念头,在变成条理通顺的文字被敲出来之前,大概已经经过了百转千回的思维飞驰,所以写出来的话必然不是最原始最本来的想法。而这些文字又会被看到的人朝各种不同的方向理解,所以我们很难真正了解彼此想表达的思想和感情吧。

    -------------*四的四*-------------

        因为讨厌恐惧情绪,所以从来不看恐怖片。

        因为讨厌悲伤情绪,所以悲剧收场的动漫电影小说都能免则免。

        因为讨厌愤怒情绪,所以试图理解任何人以及任何事。

        因为讨厌牢骚情绪,所以学着努力积极地接受已成既定的事实。

        因为讨厌不安情绪,所以习惯性选择相信一切,用善意做出衡量。

        因为讨厌沉重情绪,所以才对黑暗视而不见,一直只看有光的方向。

     

        并不是性格本身有多好,只是不想活的心累罢了。讨厌各种不必要的负面情绪,所以想要积极一点阳光一点,活得没心没肺一点。

        其实我是只自我中心的鸵鸟。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