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被反复的噩梦纠缠醒。窗外下起大雨,却没冲散粘腻的暑气。

            睡了不过一小时,却是浑浑噩噩疲累不堪,梦里始终在争吵,哭泣,挣扎于鸡毛蒜皮,大抵是睡前看了太多八卦读物消磨时间所致。清醒后梦境和现实一点点剥离开,虚幻的矛盾带来的委屈和惊惶也慢慢散去。却唯独梦里的一点恐惧格外逼真,久久绕在心头。

            清晰的恐惧。

            梦里我明明站在你身边,却觉得怎样都无法触及。我轻扯你衣角,你看向我,眼神平淡,无动于衷,只一眼就吓得我心下一沉,猛地惊醒过来。

            就好像是被抓住脉门,被看透死穴,梦境这种东西,总是能准而狠地抓住你潜意识里刻意避开的那个点,把它拎到你面前。

            淡漠地生活了这么多年,自得于从不陷入任何一段关系的冷静理智。如今却眼看自己滑向爱你的深渊不能自拔。爱到深处的人是不可爱的,因为无法从容,无法游刃有余。患得患失、敏感多疑、悲观恐惧,都随着安全感的动摇轮番出现。我看很多tips,很多攻略指南,看很多故事引以为戒。哪些时候该怎么做,什么话不能说,如何成为会来事儿的姑娘,感情过了热恋期要怎么保鲜。我一面学一面对照自己,生怕投错一子就节节败退,满盘皆输。

            你从不在乎细枝末节,只是一味对我好,细心温和体贴好到堪称完美,仿佛那是你天生就掌握的特技,好到我简直害怕一旦离开你不知道怎么生活。我像是户头突然多了笔意外巨款,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拥有它,又担心它某天突然离我而去。

            我情商低,藏不住话,不会拐弯抹角,聒噪话多,不矜持,不温柔,太简单,就像一张自动透底的白纸,早早开罐儿的可乐。而你太过自信,开朗,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于是我也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在乎一点儿,可是梦境却一一向我陈列出内心的恐惧:怕言多必失,怕心思太多你觉得麻烦难哄,怕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让你觉得无聊,怕不够会玩儿让你失去兴趣,怕不会来事儿让你觉得不够周全,怕你有天冲动褪去,觉得我不过尔尔,再无感觉。

            怕自己和那些经过你的姑娘一样,和你共同拥有一段很好的时光,最后却敌不过种种,被贴上过去的标签。

     

            那些辗转反侧的恐惧,大概就是这样吧。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带来真正的内心强大,与真正的安全感。

     

            此时此刻,我还在爱着你。你可千万别走啊。